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K同人][尊猿]你看得到

  • CP:周防尊X伏见猿比古

  • 短文一发完,或者会有bug,有ooc



来墓园拜祭的人,不论是祭奠亦或是缅怀,他们带来的鲜花不外乎是一束束的黄菊花与白菊花,但是在这行人当中,伏见是特别的一位。

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束红玫瑰,乍看之下又像是一团在燃烧的火焰。

伏见抱着玫瑰走通向墓园深处的路上,随着步伐在移动,手中的玫瑰吸引了不少来拜祭的人目光,伏见毫不在意,因为他觉得淡雅的菊花不比如火般的玫瑰合适周防尊。

在墓道的尽头,伏见停下了脚步。他驻足在周防尊的墓前,盯住墓碑上刻着的名字微微皱起了眉。

这一日既不是盂兰盆节,也不是周防尊的生忌,至于为什么会突然来拜祭……连伏见本人也说不清缘由,或者是因为那个梦的缘故吧。

在昨夜,伏见梦回了周防尊在学院岛坠剑的那一天,梦里的每一幕都很清晰,仿佛是再度亲临。眼看着往昔在重演,但到了尾声,周防尊被宗像礼司一剑刺穿心脏之际,竟回头朝他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周防尊回首那一幕,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像是在那一瞬深深刻烙了下来。

伏见不满地咂舌一下,他收回思绪弯身将玫瑰放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万宝路,抽起三根香烟插在周防尊墓前的香炉里:“安息吧。”说罢,他准备转身离开,然而脚步刚迈开一步,他的衣角被突然扯住了。

“不点一下烟?”

“……”

话语在身侧响起,低沉浑厚的嗓音是那么的熟悉。伏见缓缓转过身来,在看见与他搭话的人半透明的面容后,满目愕然。

“尊……先生?”

“伏见,好久不见。”

“……”

 

周防尊以另一种形态“复活”了,伏见在接受这个事实后立马通知了宗像礼司,然后在他的指令下领着半虚化状态的周防尊前往吠舞罗,向草薙出云说明事情的始末。

但诡异的是,身为周防尊的好友兼氏族的草薙出云丝毫感应不到他的存在,连赤组的成员也不例外。

八田是个急性子的人,在听到周防尊复活以后第一时间赶来了吠舞罗,偏偏他看不见周防尊,于是不断追问伏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否在戏弄他们。

伏见被问得烦了,当着赤组所有人的面向叼着香烟的草薙出云伸出了手,指尖在烟的前端轻轻一拂,火光骤燃,香烟被点着了。

下一瞬,吠舞罗像炸开了锅,众人纷纷尝试使用自己的火焰能力,但很可惜,他们的指尖连一丝星火都没有。

草薙出云摘下太阳眼镜,无奈地叹了叹气:“看来这一次,只能拜托小伏见带尊去一趟Scepter 4了。同样是王的身份,或许青王能看到尊。”

无奈之下,伏见只好带着周防尊去了Scepter 4,并将吠舞罗里发生的情况汇报给宗像礼司。

在听完伏见的汇报后,宗像礼司眼中有着同样的疑惑,周防尊虽说复活了,但他的状态又不像是一个正常人,因为他也看不见周防尊。

至于石板赐予的火焰能力恢复了,但只有伏见这个前氏族能随意使用……这一点宗像礼司更是想不通,不由得猜想,两人之间应该有着一层连所有人都未曾察觉的羁绊吧。

宗像礼司抱着手臂沉吟一会,最后决定去请教白银之王,临行之前,他给伏见下达了一个命令。

“在事件解决之前,周防尊暂时由伏见君代Scepter 4看管。”

伏见一听,脸色顿时一黑。

周防尊是吠舞罗的赤王,看管的职责不属于草薙出云也应该是宗像礼司。何况,周防尊是宗像礼司杀死的,看管的职责也落不到他这个Scepter 4的三把手头上。

“啧,为什么是我。”

“我也想负起监守的职责,但很遗憾,目前只有伏见君你才能与他接触。”

“……”

面对着宗像礼司一脸正色地推搡责任,伏见知道这次是跑不掉了。他不满地咋舌一声,看了一眼身旁的周防尊,心情更烦躁了。

 

宗像礼司下令的那天起,伏见开始了执行监守周防尊的职责。因为是前氏族的关系,所以在平日不怎么理会周防尊,可以说是在刻意回避。但是在生活一段时间以后,两人逐渐变得融洽起来,有些时候,甚至会像是一对恋人在相处。

伏见在家里加班的时候,周防尊会默不作声坐在一旁看着,当伏见因疲累伏在桌上睡过去时,他会主动将伏见抱到卧室里去。

到了第二天清晨,伏见会在出门前说上一声谢谢。只是,他每次道谢的声量总是很轻,还会下意识避开周防尊的目光。

作为回报,伏见增加了为周防尊点烟的次数,由于经常近距离接触,渐渐地他察觉出了异常。

他好像能感受到周防尊的体感了。

在过去与周防尊碰触时,他只能感受到一股阻力,除此之外再无其余感觉。然而在刚才为周防尊点烟时,他却能清晰地感受到手腕被握住时的真实感,以及肌肤相触时的温热。

伏见眨了眨眼睛,主动碰了一下周防尊的手臂,当再次感受到温热的触感时,他的思绪瞬间唤醒,立马带着周防尊赶回了Scepter 4的办公大楼,将这个新发现告诉了宗像礼司。

但很可惜,宗像礼司等人依旧看不见周防尊。能看见他的,只有伏见。

从办公大楼出来,两人一前一后往公寓方向走去。伏见走在周防尊的身后,安静地看着前方的行人不断穿过空气般的周防尊,然后朝他走来,与他擦肩而过。

这一幕说不出的微妙,莫名地,伏见有些心疼周防尊。

在所有人的认知里,周防尊已在学院岛一战中死去。但如今他却是以另一种形态在活着,游走在世界之间,只是,所有人都看不见他。

不管是他的宿敌,亦或是昔日挚友,他们都感应不到他。

伏见收回飘散的思绪,对走在前方的周防尊唤了一声:“尊先生。”

“……”听见喊声周防尊立马停下了脚步,回头朝伏见看了过来。

那双鎏金色的眼眸平静无波,似乎在等待着伏见的下一句。伏见下意识垂下眼帘,避开他的视线,吐露了心中的疑惑:“尊先生不会感到孤独么?”

“孤独?”

“你依然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所有人都看不见你,感觉不到你的存在,甚至连草薙先生也……”说着,伏见运用起赤之氏族的能力,赤炎从指尖冒出,跃跃在动。

象征着周防尊的赤炎能力明明还在,然而整个世界无视他,仿佛他被这个世界遗弃了。这对如今的他来说,这或许是漫长的折磨。

所以伏见会忍不住想,这样长久下去,周防尊的意志会不会终有一天被彻底被摧毁。

然而,周防尊的回答却是伏见料想不到的。

“孤独……不会的。”周防尊平静地回头,凝视着伏见,眼眸里似是藏了一丝近乎不可分辨的笑意,仿佛春风化雪,“因为你看得见我。”

“……”

“有你在,所以,不会孤独。”



 
评论(7)
热度(73)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