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逸真】羽还真,你给我放开那个烧烤摊老板!

脑洞源于朋友,仓促之作,现代短文一发完,娱乐向,ooc严重



01

婚礼要不要请追求者来参加,在这一点,风天逸和羽还真有了分歧。

风天逸的意见是,不希望看见羽还真的追求者出现,毕竟那个人他也认识。

他商场上的死对头,张显宗。

当初他和张显宗在争夺羽还真时没少吃苦头,现在好不容易跟羽还真修成正果,自然是不想看到这号人了。

偏偏,羽还真却希望能邀请张显宗来参加婚礼,一同见证幸福。

“为什么非得请张显宗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他叮嘱过在结婚时一定要通知他,而且他也说过会祝福我们。”

听到这番话时,风天逸暗暗在心里呸了一声,他才不稀罕!于是,他直言反对羽还真的请求,甚至霸道地拦下所有上诉。

结果呢,羽还真不开心了。

“风天逸你怎么那么小气!”

“这哪是我的问题,是你心眼太大了。”

羽还真没有回话,将手里的婚礼请帖拍在桌上,闷声不吭出了门。

在当时风天逸也没多在意,只当羽还真到小区转悠消气去了,但是到了晚饭时分仍没见他回来,风天逸才彻底慌了。

要知道羽还真可是从不错过饭点。


02

风天逸心急火燎拿了钥匙和外套就出了门,满大街去找羽还真,途中他感到有些口干,于是将车子停到一旁打算到便利店买瓶水喝,谁料视线不经意一瞥,竟在一旁的宵夜摊发现了他家爱人。

羽还真趴在桌子上,瘦削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好像在闷声哭泣。这一幕看得风天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立马下了车往那里走去,打算好好认错,安慰一番。

但哪知道,走过去才发现羽还真不是在哭泣,而是喝醉了,小肩膀在一抖一抖其实是在打嗝。

羽还真枕着手臂,一双大眼泛着薄薄的水气,边打嗝边可怜兮兮地喊着风天逸的名字,那模样活像一副被主人抛弃的小奶狗。

风天逸咂舌一声,心里又软了几分,将羽还真小心地扶起来。

“我就在这呢,我来跟你道歉,来找你回去了。”

“风天逸么?”还真迷迷糊糊将身子贴上前去,但是在看了风天逸一眼,又将他推开,醉眼迷离,却一脸认真:“不,你不是风天逸。”

风天逸听着羽还真的醉言,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我不是风天逸,那你说谁才是?”说着,又伸手捏捏他的脸。

羽还真打开风天逸的手:“你才不是他,他比你好看多了,我指给你看……”他整个人摇摇晃晃,眼神涣散地往四周扫一遍,下一秒就扁着嘴往烧烤摊老板那里跑去,一把抱住老板大腿。

“他才是风天逸!”

“慢着,我不是……”烧烤摊的老板想把腿给抽出来,无奈羽还真抱得严实,怎么抽都抽不动,“小伙子你喝醉了,快撒手。”

“我不要……”

“我求你了小伙子,喝醉就回家休息吧,别妨碍我做生意…”

老板好言相劝,谁知羽还真听到这句话后“噌”的一声站了起来,然后往旁边的桌子猛拍了一掌。

“你怎么老是想着赶我走!是不是嫌弃我了?要是嫌我你早点说呀,张显宗他还在那等我呢!”说着,羽还真顺势指向了一位路过的大叔。

“……”

如果忽略他因醉意而泛红的脸颊,这一掌这一声吼是挺有气势的。只是,被他莫名一指的路人大叔倒是一脸蒙圈了。

大叔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风天逸也被羽还真的醉后胡言闹得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这他妈是哪门子的张显宗?

“他哪里是张显宗,你喝醉了,来吧,我带你回家休息。”

“我不要跟你走,你快放开我,我要等风天逸来接我一起回去。”

“你看清楚了,我就是风天逸,我来找你回家了。”

“你不是……”

“……”


03

两人缠闹了好一会,喝醉了的羽还真仍是认不出风天逸,到后来甚至当面控诉起他的各种霸道行径。

羽还真一边控诉,一边还不往扯着烧烤摊的老板在胡闹,渐渐他眼圈泛红了,可能是想起了委屈的事,一双眼眸泪光闪闪,这一幕让逐渐聚在一起的围观群众心里泛起了同情,开始对羽还真口中的风天逸批评起来。

“哎呀,这个风天逸太坏咯,瞧这娃儿多伤心。”

“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风天逸怎么舍得让他难过呀。”

“就是就是,这风天逸简直就是典型的坏男人,负心汉!”

“……”

围观群众还在不断讨伐,丝毫没有留意到风天逸就站在羽还真旁边,左劝右哄,两两不是。

眼见情况越发收不住,风天逸大步上前一把将仍在纠缠烧烤摊老板的羽还真圈在怀里,软着声音在哄:“别闹了,乖乖点跟我回去好不好?”

顿时,在鬼叫狼嚎的羽还真停住了动作。但是在瞥了他一眼以后,又满满嫌弃地开了口:“怎么还是你……一直妨碍我找奉天逸,你到底想做什么…”

“……”

羽还真嫌弃的表情差点没把风天逸气死,恨不得扛起人就往海里扔,好让他喝糊涂的脑子清醒清醒!

但冷静下来,风天逸的内心也很绝望。

因为他压根不知道羽还真喝醉后会发酒疯,甚至完全认不出哪个是路人哪个是自己。

在婚礼上还能让他喝酒么?

答案很明显是不能,因为风天逸害怕他直接让张显宗给骗走了。


04

自家爱人这点小糊涂,以后可要怎么办?想到这里,风天逸叹了口气,真不知当初自己是怎么爱上羽还真这个糊涂蛋:“羽还真,你快松开手,我带你回家。”

喝醉了的羽还真仍是听不进去,虽然他人被风天逸圈在怀里,但双手依旧固执地揪住烧烤摊老板的衣袖:“你才是要松开手……风天逸你快救我,这个人是流氓!”

“说了多少遍我才是风天逸!羽还真,你给我放开那个烧烤摊老板!”

“我不要,他是风天逸!”

“……”

 
评论(2)
热度(81)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