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秦方】小小段子

逸真衍生CP:秦明X方木

段子纯粹娱乐,bug和ooc王道并存,不能接受的亲请谨慎阅读

 

 

【一】

刑侦科的方木跟秦法医是恋人,这事在警界算是半公开的秘密,但大伙不知道的是,这位秦法医他还是个醋坛子。

秦法医的醋劲到了什么程度?用大宝同志的话来说,已到了登峰造极。

近日的一桩连环凶杀案再添受害人,破案心切的方木待在尸检房一旁看秦明他们工作,一边分析着案情。尸检工作进行到一半,秦明突然停下了动作,大宝摸不着头脑,只见他转过身朝方木眯起了眼睛。

“为避免犯罪,方木,请管好你的眼神。”

“什么意思?”

方木皱了皱眉,有些没听明白秦明的话。

他身为一个刑警做着本分该做的事,怎么到了秦明嘴里就成犯罪?就在他想问清这话是什么意思时,秦明的下一句直接堵得他眉心蹙了起来。

“死者不能说话,但他们也有人权。”

“……”

“你的眼神在她的裸体上四处乱瞟,这是对她的人权不尊重。”

“……”

秦大法医抿起嘴唇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表情意味不明,方木没回话,倒是满脸嫌弃地回了个白眼。

至于在一旁的大宝同志,脸上则是一言难尽。

她没想到秦明在方木身上的醋劲已经到连死尸都要计较的份上了。

 

 

【二】

秦明古板毒舌,不通世故,乱吃飞来横醋这些方木可以忍,但有一件事他是打死都忍不了。

那就是,跟秦明一起吃西餐。

在高档的西餐厅里享受烛光晚餐是件让人赏心悦目的事,但方木却不喜欢,准确点来说是不喜欢跟秦明一起在西餐厅吃龙虾。

方木无视周遭投来的视线,一手摇晃着红酒杯,一手托腮,拧着眉心视线几次在秦明手里徘徊:“秦明,你觉得这样吃饭真的没问题么?”

秦明头也不抬,反问道:“有什么问题。”

“……”方木眉心拧得更深了。

方木觉得他一直搞不明白秦明的脑回路,在西餐厅里毫不忌讳拿出解剖刀吃龙虾最后还将壳给好好的放回去,是几个意思?

 

 

【三】

假日的共处时光,美好曼妙,秦明一整天的心情都很不错,到了晚上,甚至主动邀约方木到西餐厅吃烛光晚餐。

一顿丰盛的龙虾大餐,必然少不了一样工具。说着,秦明转身进了房间,动作利索收拾好解剖刀,还不忘给方木带上一把。

面对着秦明的殷勤和贴心,方木内心十分感动。

然后微笑拒绝了他。

“龙虾大餐固然好吃,但偶尔在家吃一顿饭也挺好的,我们一起下厨吧。”

“……”

大龙虾没吃成,但秦明买回了小龙虾,两人穿着围裙在厨房忙得东转西转,好不容易把小龙虾下锅了,正当方木想下盐时,秦明却突然捉住了他的手。

“我来。”

“行了,这里我可以处理好,你就在一旁等吃,别瞎搅合了。”

然而,秦明却不答应,非得坚持他来给小龙虾调味,到最后,甚至回房间拿出了计量器摆在一旁,眼睛不时瞅几眼锅里的小龙虾,小心计算着分量。

方木抱着手臂退后一步,看着秦明在认真捣鼓,声音有几分犹豫。

“秦明?”

“再等等。”

“……”方木担忧地瞥了锅里的小龙虾一眼,叹了口气,“在厨房这里,我觉得你可以偶尔不注意一下用量的问题,毕竟火太大,小龙虾要焦了。”

 “……”

 

 

【四】

轰动全市的连环凶杀案终于告破,新闻报纸争相报道案子的相关信息,当然,也不忘表扬一番在这次立下最大功劳的方木警员。

方木在这次案子里吃了不少苦头,逮捕时还受了伤,住进了市立医院。但庆幸的是他的伤势没有影响到生命安危,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住院期间,不少人带着鲜花和慰问品来探望方木,关心与嘉奖的话,方木也记不起到底听了多少遍。但是,让方木有些在意的是,来探望的人当中只有秦明始终不发一言。

静默,像是在无声诉说着他的不满。

秦明这样的反应让方木心里有些不安,在一次探望中,他按捺不住直接问出了口。

“秦明你怎么不说话?”

“……”秦明像以往一样沉默,朝汤面吹了一下,然后递向方木唇边。方木不死心反复追问了几次,直到一碗汤见了底,秦明才缓缓开口,“食不言寝不语,是礼教也是对消化系统的尊重。”

方木知道他在生气,语气带上几分讨好:“以后在办案时我会注意了,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秦明将剩余的汤水从保温瓶里倒进瓷碗,盛起一勺送到方木唇边,语气没有一丝波澜,“我只是不想成为死者家属而已。”

“……”汤水送入了口,方木眼眸微微弯起,莫名觉得这一碗汤水好像特别鲜甜。

 

 

【五】

在物证科室,大宝见闲来无事于是随口跟秦明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我说老秦,方木跟了你可真是委屈。”

“……”

“嘴巴毒也就算了,还不会疼人。我猜你肯定连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没给他送过,嗨!我瞧你这样的表情就知道说对了,好歹你也给他送送花之类……”

“……”秦明抱着手臂沉默片刻,语气古板地问,“送花有用?”

恋爱零经验的大宝哪知道这招好不好使,既然话是她起的头,只好硬着头皮回应了:“有用,当然有用!而且你还得在卡片里写上甜蜜点的昵称。”

望着大宝信誓旦旦的神情,莫名地,秦明觉得可以尝试信任她一把。

到了第二天早上,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送来了刑侦科,当大伙看到卡片上的留言时,顿时笑作一团。

“这愚人把戏是谁干的!趁方木还没生气,赶紧出来承认!”

“……”

“依我看,这人肯定不是我们警局的。我们这里谁不知道秦法医的性格,卡片上的文字怎么可能是他写的。”

“……”

身边的人哄哄闹闹在讨论,而方木始终没有说话,拧起眉心,望着卡片上熟悉的字迹没来由有些心慌。

下班以后方木直接回了家,他将花束放到餐桌一角,向坐在大厅看书的秦明瞟了一眼,然后装作漫不经心的将科室同事讨论的话说了出来。

难得的是,秦明在听后没有冷讽一番,而是沉默了。

方木望着他的表情,心里那股预感更强烈了:“秦明,这花是不是你送来的……”

“是我。”

“……”

秦明翻书的动作一顿,略一挑眉:“不喜欢?”

“……”方木拧着眉心啧了一声,该怎么说呢,收到花确实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要是没有花束里的那一张卡片他可能会更开心。

因为卡片上写着的“方小木、秦小明”昵称着实让人有些受不了!

 

------------------------

没看过剧,也不懂相关知识,希望你们喜欢吧


 
评论(7)
热度(101)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