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腚七】大当家,你就别让他吃醋了

逸真衍生CP:赵光腚X陈七  

本文剧情纯粹娱乐,ooc会有,不能接受者请谨慎阅读

 

 

“俗语有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也……”

这句话已是赵光腚第十七次听老黑在他耳边念叨了,但很遗憾,他书念得少,听再多次也弄不懂老黑的话里意。

所以,在老黑念叨至第二十八次时,他决定放弃婉转战术,改为粗暴直接。

“赵光腚,你知不知道厨房新来一位叫秀月的漂亮厨娘?”

“我当然知道。媳妇几个月前下山劫了一支无良商队,那个厨娘就在那时带回来的。”

赵光腚在回答时满脸得意,然后还不屑地白了老黑一眼。他虽然不常在山寨,但寨里发生的事他还是知道一二,因为每次在床上酿酿酱酱以后,睡前闲聊时陈七都会粗略提及一下。

但显然,赵光腚依旧不明白老黑的暗示。好在老黑有耐性,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那你又知不知道秀月她喜欢大哥?”

“我当然……等等,老黑你刚才说了啥!”

老黑突然话锋一转,将赵光腚冷不防吓了一跳,脸上顿时染上几分紧张。老黑见此很满意,然后继续以轻淡的口吻,抛出下一道惊雷。

“我说,秀月姑娘想成为我们寨里的当家夫人。”

“……”

“偏偏大哥不拒绝,屡屡接受她的殷勤,偶尔还关怀几句。”

赵光腚听后艰难地咽了咽唾沫:“所以你的意思是说……”

老黑笑笑,然后来个最后一击:“你的后院快着火了。”

“……”

 

 

话别了老黑,下一刻赵光腚便心急火燎地往院子里跑去,在半途路过长廊时,他恰好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以及……另一道倩影。

陈七和秀月站在廊外的小荷池边,面容带笑,似乎在聊得颇为投契,看得赵光腚心里又慌又急,连忙猫着腰躲到一块假山身后偷听起来。

“能照顾大当家是我的福分,至于缝补衣裳,又算得了什么。”

“客气了,还是得感谢你一番。”

两人说的这番话听来寻常,没什么暧昧之处,偏偏在这时陈七从怀里捻出一对珠花,然后交到秀月手里。

这下子赵光腚再也无法冷静下来了,因为他感到一股空前未有的危机感,仿佛在提醒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媳妇快要被人挖走了!

赵光腚急得抓耳挠腮,思考着到底要怎么办,然而,半晌过去了他仍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要是冒然赶走,说不定还会换来陈七一顿笑话。赵光腚思来想去,最后他想出一个法子先解燃眉之急,那就是,抢在秀月前头献殷勤讨好陈七。

比如,现在就回去把陈七所有的破衣裳给缝起来。

赵光腚是个行动派,跑回院子一进房门就翻箱倒柜,埋头努力找着陈七的破衣裳,而就在这时陈七回来了,正好瞧见了这一幕。

赵光腚的举动惹起陈七好奇,于是倒了杯茶捧着茶碗站在赵光腚身后的不远处,看赵光腚埋头在衣箱子里,手中一刻不停地翻着衣服,嘴里不时念念叨叨。

“这是咋回事……媳妇怎么一件破衣服都没有!”

“……”

“终于找到一件了!哎,不对,这件好像是我的……”

“……”

赵光腚挠挠头,随手将衣裳甩到一旁,然后一头扎向脚旁另一个衣箱子里去,东翻西翻,看得陈七几次将茶碗端至唇边又退了下来。

“赵光腚,你找我的破衣服做什么?”

“当然是要给你缝补好。”埋首在衣箱里找衣服的赵光腚头也不回地说。

“……”

陈七听后皱了起眉,有些想不明白赵光腚费这个心干什么:“可我没有破衣服。”

“一件都没有?”赵光腚不死心,回头朝陈七又补了一句,“实在没有,媳妇你能不能随便在一件衣裳上面撕一道口子?”

陈七放下手中的茶碗,眉心拧得更深了:“我说赵光腚,你是不是很怀念在房外跪着过夜的滋味?”

“……”

 

 

头一遭献殷勤失利,赵光腚心里委屈,但为了保住媳妇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所谓是,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要讨好的方法可不止缝衣裳这一件事。

比方,给陈七做上一顿美味的饭菜。

赵光腚出现在厨房,立马惹来了一群人的八卦围观,他们之所以惊讶,是因为赵光腚和陈七住的院子里备有小灶,即使有想吃的菜也是自己动手做,平日很少会到厨房里来。

“今天吹的是什么风,竟然把光腚哥给吹这来了……”

“来厨房当然是要给媳妇做饭!”

大伙一听,纷纷夸赵光腚疼媳妇,但是在瞅了几眼赵光腚做菜的动作后,不由得拧起了眉。

刀工杂乱无章,蔬菜被切成粗细不一……

煎炒的动作更是粗犷随意,一小半的菜都被他甩出锅外……

待到菜上碟以后,大伙的眉心几乎都拧成一个川字,这种菜拿给大当家吃真的没问题吗?

“腚哥儿,你确定要让大当家吃这样的饭菜?”

“卖相不怎样,可我感觉会好吃……”说着,赵光腚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嘴里动没两下,他就把菜给吐了出来。

赵光腚一脸肃穆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向一旁的厨娘投去求助的眼神:“好像,味道也不怎样。”

“……”众人彻底沉默了。

为了让赵光腚成功讨好陈七,大伙决定出手相助,为赵光腚挑选几样陈七喜欢吃且容易烹煮的菜肴,厨娘更是严阵以待,守在赵光腚一旁颇有指点江山的架势。

厨房内里闹得沸反盈天,窗外则有一双眼眸在含笑窥看。

陈七途经厨房本是巧合,在听到里面沸沸扬扬的声音有赵光腚后,不由自主将脚步停在窗外。起初,他只是好奇赵光腚能不能做出像样的菜式,但是在看到赵光腚在厨娘的指挥下手忙脚乱的样子后,唇边不自觉漾开一抹笑来。

陈七虽不知道赵光腚为何执着要亲自下厨,但只要他高兴,也就随他闹去。说不定在他的努力下,真的会做出一顿像样的饭菜来。

但是到了后头,陈七便发现他高估赵光腚的厨艺了。

午饭时分一到,赵光腚为陈七上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菜肴的卖相毫无进展,甚至比上午见到时还要惨烈,但禁不住赵光腚的热情,陈七还是拿起了碗筷。

“媳妇你快尝尝,别看这道菜卖相差,味道可特别了!”

“有多特别?”

赵光腚拍着胸口,一脸自豪:“厨娘说她这辈子都没吃过这种味道的菜!”

陈七沉默将视线移向另一道菜:“这道菜又是什么……”

“糖醋鱼,特别入味!我尝过了,连骨头都有味儿。”

“……”

“还有你喜欢吃的八宝鸡,我花了长时间才做好,味道简直不能再棒了!”

“……”

赵光腚嘴上喋喋不休在介绍,手里不停往陈七的碗里夹菜,面对着他的这番心意,陈七很感动。

然后在他期待品尝的目光下,拒绝动筷。

 

 

屡战屡败,赵光腚整个人焉了下来,好长的一段时间都陷入一种消沉的状态里。

陈七发现了赵光腚的反常,可不管他怎么问,赵光腚都只是摇摇头,什么都不愿说。其实,赵光腚并非不愿意说,而是有口难言,总不能跟陈七说,自己在吃另一个女人的醋,担心他被抢走吧?

但赵光腚的这份消沉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他在镇上巧遇了远房表弟张显宗,一番开解之后,还给他出了个主意。

“要让那姑娘别打表嫂的主意,这还不简单。”

“你有好法子?”

张显宗微笑一下,指向不远处的一位身姿挺拔秀雅的少爷说道:“文县里人人皆说慕容四少风度儒雅,而他却成了我的人。”说着,张显宗的脸上浮现一丝得意的笑,“我从来不怕有人来打他主意,因为他的脖子上有我的吻痕,跟我站一起,谁还会不知好歹来打主意?”

赵光腚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对张显宗竖起了大拇指:“当参谋的果然不一样!”

然而,法子是听着有效,但实行起来时对赵光腚来说难度实在不一般。

情欲纠缠间,赵光腚狠命想在陈七身上留下几道深红吻痕。但陈七偏不让他如意,每当他凑到脖间用力吮吸时,陈七立马抬手一巴掌呼过去,到了白天一看,赵光腚发现吻痕全留在陈七的大腿内侧去了。

摸着挨了几巴掌的脑门,赵光腚内心很忧伤。他虽然很想让秀月知道陈七名花有主,可是又舍不得让陈七光腿走路。

一时间,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法子,赵光腚的心更伤了。

 

 

一来二去,赵光腚是彻底没辙了,每天只得紧跟在陈七身后,恨不得半步不离。

晚上洗浴过后,陈七一回房间赵光腚就立马搂住他倒进被褥里,像只大型犬一样黏在他的身上,抱着他愣是不撒手。

陈七早已察觉赵光腚的反常举动,之前几次查问都得不到答案,但没想到在今晚却轻易知道了原因,大抵是赵光腚心里藏不住了。

“你说,你在担心我喜欢上秀月?”

“当然担心,媳妇你是我好不容易娶来的,要放手让你跟别人走,我哪能舍得!”

陈七听后微微一怔,随后笑了开来:“你多心了,我怎么会喜欢她。”想到赵光腚连日来在为了这件事胡思乱想,陈七唇角的笑意更深,“我送她珠花是为了不欠她人情,没有其他的意思。”

“媳妇你没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

赵光腚听后仍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陈七见他这样,只得凑过去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要是你实在不放心,秀月的去处就由你安排,这下子你总该放心了。”

陈七的温柔让步让赵光腚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他搂过陈七在唇上香了一口,至于秀月的去处……赵光腚也没什么想法,思来想去,最后想起了那位当参谋的表弟。

反正表弟那么聪明,他总有法子解决的!

烦忧多日的问题终于完满解决,赵光腚仿佛放下了一块心头大石,喜滋滋搂住陈七往床的深处滚了进去。

“媳妇,我想亲在你脖子上。”

“别给我得寸进尺!不过……今晚随你高兴。”

“媳妇万岁!”



---------------------------------------

@~@~88~ 亲要的腚七小甜饼,希望你看得欢喜。同时,也希望各位看客能喜欢。  

 
评论(7)
热度(82)
  1. llvfwrg今天开始萌CP 转载了此文字
    赞美太太/(ㄒoㄒ)/~~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