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周卫国X陈七】劫错花轿遇对郎

逸真衍生CP:周卫国X陈七

古代短文一发完,没看过剧,纯粹想测试一下这对CP在我这里的兼容性,人物会有ooc,不能接受的亲请谨慎阅读。



皇恩浩荡,当今圣上颁下谕旨为周老将军的长嫡孙再赐良缘,这桩喜事不过半日便在苏城传开了。

道喜,是听逢喜事的向来反应。而苏城的老百姓在听闻这桩喜事时却是在笑谈议论,周老将军这次能否顺利喝下这杯孙媳妇茶。

原来,当今圣上已经不是第一次为周老将军的嫡孙周卫国赐婚了,说起前几次姻缘,苏城的老百姓又是好笑又是同情。

周卫国,乃苏城名人榜的首位人物。

他能排上第一位,不是他年少从军,为国家立下功勋的事迹传为佳话。而是在姻亲上屡屡失利,到最后,好端端的姻缘变成了一桩桩的笑话。



至于这一次赐婚,老百姓不自觉带上热闹祝福各参一半的心情去期待。

到了周卫国大婚当日,周府像以往一样将红灯笼从府邸门前一路遥挂到城外,不同的是,这次特地找来湘城的齐先生选了吉时和路线。待到吉时一到,迎亲队伍抬着各式彩礼一路高响锣鼓,沿着指定的路线远去。

齐先生选的是城外一条偏僻小路,山野远道,人烟稀少,通往宁城的一路上只有周卫国的迎亲队伍。走的时间长了,周卫国渐渐兴味索然,而就在这时,路的另一头隐约传来了同样的鞭炮锣鼓声。

另一支迎亲队伍声势浩大从远至近,两支迎亲队伍在道上不期而遇,周卫国略一抬眉,心想这可真是有缘,同样选择了一条不好走的道路。

周卫国挥手让队伍稍作停顿,打算让对方先行,而对面的迎亲队伍同样停了下来,目光紧盯住周卫国身后的大红花轿。

周卫国瞧着他们目光不善,不由得拧起眉心。

像狼一样盯着花轿是什么意思……不过片刻,周卫国脑海冒出了一个念头:难不成他们是来抢亲的?

果不其然,那支迎亲队伍为首的新郎突然从马鞍下抽出刀来,吆喝着身后的人朝着周卫国这边冲了过来。

“兄弟们给我抢!”

“不好了,遇上来打馊主意的,大伙快准备迎击!”

话音刚落,周卫国这边的人瞬间反应过来,在慌乱过后有条不紊的组织成一支队伍挺身反击,顿时厮打声混作一片,只有他一人摸着下巴,饶有兴味地勾了勾唇角。

赐婚以来,周卫国遇过不少的娶亲失败状况。比如,新娘子在成亲的前一晚跟情郎私奔了,不然就是因故不愿嫁,要是他强娶,新娘子就放言吊死在城门前。

至于抢亲……还真是头一次。只不过,让他意外的事情还远在后头。

带头抢亲的汉子见时机差不多了,回头朝后方的花轿吹了个响指,下一刻轿门猛被踢飞,一道红影旋身从轿内飞出。

身穿红袍的新娘子稳落在马背,红盖头一扯,朝着周遭一片红彤彤的人群颇有气势地喝了一声:“新郎人在哪儿!”

听见有人在找新郎,周卫国非常自觉地举起了手:“我就是……”

结果,新娘子未等他话说完,从腰间抽出长鞭缠住他的腰身,然后劲道一收,将他捆住放到马背上来。

“撤!”

一声令下,抢亲的人不再恋战,纷纷跃上马背忙跟紧新娘子一路离去,留下瞠目结舌的一干人等在风尘中遥看周卫国被劫走。

“慢着……是我眼花了?他们来抢的难道不应该是新娘子吗?”

“我们还没迎亲呢,哪来的新娘子让他们抢!”

“……”

迎亲的队伍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特别是喜娘,哭得那叫一个呼天抢地:“夭寿啦……这是哪里来的山野胡匪!没新娘子也不能将新郎官劫走充数呀,这唱的是哪一出戏!”

 

 

抢亲的胡匪带着周卫国一刻不停朝着山上奔去,待到众人马蹄一停,他抬首绕望,才知道自己被劫到了一座城寨里去。

周卫国半眯着眼睛,不动声色朝四周看了一圈,这里生活富足,有老有少,不像是以抢劫豪夺为生的匪寨,心里的戒备因此松了些许,转而好奇这帮胡匪劫走他的目的。但还没来得及继续观察,新娘子就将他拖向寨子内院里。

院子的大厅里早已候了一群人,待到周卫国他们一出现,人群中的一位姑娘立马朝着他飞奔扑来。

预想中的亲密拥抱没有来临,那位姑娘在周卫国跟前及时停住脚步,只是她的话一说完,围观的人群立马炸开了锅。

“竟然劫错了新郎……那老大打扮成新娘子不就白吃亏了吗?”

“老黑你的情报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早就打听清楚了吗?怎么会出错害我们劫错人了!”

“……”

四周是吵杂不堪的埋怨声,一时间大厅吵得沸沸扬扬,身为这次主行动人的大当家陈七觉得太阳穴在突突的跳,头痛极了。而这个被劫错回来的新郎倒是淡定,自顾寻了张椅子坐下,托着下巴好整以暇在看寨里的兄弟吵闹成一片。

陈七拧起了眉心,朝着众人一声喝停,回头朝着周卫国走了过去,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周卫国一听,顿时就乐了:“是美人你劫我来的,怎么现在反倒问起我来了?”

“……”美人这个词听得陈七心头不悦,想起身上还穿着新娘喜服,心情因此更差了,于是狠狠剜了他一眼,“再贫嘴一句,我就杀了你!”

周卫国笑了笑,举起双手故作妥协:“好,我不贫嘴。也如实告诉你,我并不认识那位姑娘,你们是在我娶亲路上将我掳错回来了。”

周卫国的话一出,大厅再次哀怨声四起,陈七目光中的不满更浓了。

只不过,陈七的这副样子周卫国倒是看得开心,他发现自己很喜欢看陈七因为他烦恼的模样,那一颦一举莫名有些撩人。

也许是周卫国眸光里的兴味太过浓郁,惹得陈七更心烦了,他揉了揉眉心,挥手示意兄弟将周卫国赶出山寨,谁料周卫国倒是不愿意就这样走,非得让他亲自送下山。

“人是你劫来的,现在由你负责送回去,我看这很合理……”

“你闭嘴!”周卫国嘴角含笑的样子看得陈七心里直恼,不顾身上穿着喜裙跨起长腿,一脚踩在周卫国的胸口左侧,俯下身子盯住他带笑的眼眸,语气森冷,“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废了你。”

“……”这时两人距离靠得极近,几乎鼻尖相碰,周卫国盯着陈七的容貌眯了眯眼睛,突然心生色意,抬手握上他均匀修长的小腿,笑容别有深意,“这里风光极好,如果大当家不想送我回去,那就将我留下,如何?”

陈七微微一怔,眼眸闪过一丝锐光,然后沉默了。

被一群胡匪掳上山寨,不仅淡定自如,还敢跟杀人如麻的匪首讨价还价。这样人的……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

陈七猜疑周卫国是个有来头的人,但这样一来,就不好随便打发了,万一不小心给黑虎寨惹来祸患,上千条人命他一人怎赔得起……想到这里,陈七有些当下犹豫,不知道要怎样处理才妥善得当。

周卫国见陈七面露忧色,爪子来回在他的小腿上摸了几把:“要是我这个要求让大当家感到难为,不如让我住个三五几天,到时候我自行下山,大当家你看怎样?”

陈七为难之际,周卫国来了个折中提议,虽然不是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但总比骑虎难下要好。陈七衡量一番,算是默认了这个请求,但想到周卫国仍是泰然自若的样子,心里那股气又涌了上来,决定给他个下马威一挫锐气。于是怒瞪了他一眼,将他的色爪弹开:“我黑虎寨不留来路不明的人。”

周卫国笑容可掬:“大当家你放一万个心,我就是个普通人。”

普通得只是一位……护国将军而已。当然,这话周卫国是不会说出来的。

 

 

周卫国在黑虎寨住了下来,没多久就跟寨里的人打成一片,甚至还有几位堂主跟他兄弟相称,待到时日稍长,陈七耳边已经听来不少夸赞周卫国的话语了。

周卫国平日瞧着笑眯眯的,一副平和的样子看着没什么攻击性,但陈七却不是这样认为。他觉得周卫国这人藏得很深,偶尔捕捉到眼里一闪而过的锐芒足以让他担忧半宿,无奈他就是没法从周卫国身上找出破绽来。

但幸好,周卫国在黑虎寨没搞出什么大事件来,唯一让陈七烦恼的是,周卫国似乎很喜欢粘着他,不时还写来一些书信,只是他从来不看,任由纸笺在他房内零零散散堆了一小角。

眼看中秋将至,这一天周卫国一大早就下了山,陈七也不追究他的去往,料想他应该是回去和家人团聚,但没想到在傍晚时分周卫国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坛酒直接来了他的院子。

陈七见周卫国提着酒前来,问是因为什么事情。但周卫国没有答话,而是蹙着眉朝陈七看了好久,看得他头皮一阵发麻。

“周卫国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

周卫国拧着眉心,没说话。

陈七不解,同样拧起了眉:“你再不说话,我就进屋子里去了。”

这时,周卫国才有了动作,他将那坛酒递到陈七面前:“大当家你先喝一口酒,咱们再说话。”起先陈七不愿意喝,怕是周卫国在酒里面做了手脚,在看到周卫国喝了一大口以后,他才放心接过喝了一口。

见陈七喝过了酒,周卫国脸上才有了笑容,像往常般笑眯眯地说:“大当家喝过我的同心酒,我就放心说话了。”

“同心酒?”陈七不以为然一笑,拎着坛子又喝了一口,“不过是醇厚一点的桃花酿。”

“同心酒的确是桃花酿,但这酒是我爹在我出生时酿好埋在桃树下,留作我成亲时和娘子合卺交杯之用。”说到这里,周卫国嘴角的笑容更深了,“大当家既然和我一同喝了同心酒,那么就得有这份自觉,所以,请大当家务必在下个月十五准时来劫亲。”

陈七喝酒的动作一顿,疑惑是不是他听错了:“你让我来劫谁的亲?”

周卫国指了指自己,理所当然地说:“自然是我。”

“……”

陈七放下酒坛面无表情转身回了院子,他不想回应。他觉得不是自己听错了,应该是周卫国喝糊涂了。

 

 

那日过后周卫国便下了山,在他回去不久,苏城再次扬来了喜讯:周少将军又娶亲了。

寨里有人认出了周卫国就是苏城的少将军,忙将这个消息传回寨里,那时陈七正在房里拆看周卫国之前留下的书信,在听闻这桩婚事时,脸上少见有了一丝迷茫。

时日飞逝,很快就到了周卫国成亲的那天。像过往一样,周卫国沿着红灯笼出了城门,一路朝着城外小道迎亲而去。不过这次他不见往常轻松,满目沉郁,直到路的远方出现一支红色马队,他脸上的阴郁之色才消散而去。

周卫国眼眸含笑,望向骑着骏马前来的陈七说:“黑虎寨的大当家劳师动众挡我去路,莫非,这次又要来劫走我的新娘子?”

陈七没有回应,盯住周卫国眸勾了勾唇角,从怀里捻出一沓纸笺朝着他扔去。

纸笺纷纷扬扬落了一地,其中有一封尚未开启,正好砸在周卫国脸上,周卫国顺势接住,拆开书信一看,随后笑了开来。

“原来大当家要劫走的是我呀。”

“怎么,不愿意?”

周卫国收起纸笺,迎着暖阳与陈七相视一笑:“自是愿意。”

 苏城周少将军大婚当日,城外的黑虎寨同是喜气一片天,高挂的红灯笼两路相汇成一线,像是在共贺觅得良人,喜结姻缘。 



 @社会你七哥 亲点的衍生文,由我来发还请不要意外。

最后,人物避免不了ooc,希望各位看客也能喜欢这个故事。


 
评论(3)
热度(58)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