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腚七】大当家,你就跟他拍个照吧

逸真衍生CP:赵光腚X陈七  

没看过剧,本文ooc会有,不能接受者请谨慎阅读

 

 

01

春风入户,家家户户新桃换旧符,黑虎寨里外张灯结彩,上下洋溢着欢乐热闹的气氛。

听着院外依稀传来的欢闹笑声,陈七回头朝屋里扫去一眼,瞧不见那人身影,听不见往常熟悉的聒噪声,屋子此时尤显冷清,让他禁不住拧起了眉,将手里的照片捏得更紧。

陈七手中的照片,是当年他在陈府寄读时陈若白邀来照相馆老板拍下的一张合照,当初他回家时忘了带走,在后来几番辗转,这张照片又落回了他的手里。

过去的那段岁月陈七不想再提,于是将照片藏在柜里的衣箱子底下。但让他想不到的是,早些日前赵光腚竟然把这张照片给翻出来了,还莫名吃了一把陈若白的糊涂干醋,非得缠着他拍一张一模一样的。

陈七本以为赵光腚像往常一般,缠闹几天就会放弃了,意外的是他这次却坚决得很,最后,一句话不留下就回了村里,留下陈七一人在年三十这天孤零零的。

陈七揉了揉眉心,一想起这事就觉得头痛。

任他这个黑虎寨的大当家再有能耐,在一些事情上,仍是折在了赵光腚的倔犟上。

 

 

02

半个月前,赵光腚不管是在夜里匆匆下了山,然后就再也没回到寨子里来。眼看着今天是年三十了,大当家院子一片萧条冷清,这时,大伙才反应过来他俩是闹矛盾了。

眼瞧着两人好不容易成了一桩姻缘,如今却闹成这样,老当家心里觉得可惜,于是派老黑火速去将这事查清来龙去脉,好在暗中帮一把手,让他俩顺利和好。

老黑办事神速,很快就打听回来了,老当家在听到赵光腚生闷气的原因后连拍几下桌子,为赵光腚的犟性子哭笑不得。

人都是你的人了,还为一张旧合照吃醋,不过回头一想,这确实是赵光腚的作风。

认准的人,谁都别想沾染一分,哪怕是一次合照,也是在意入了心的事。他性格倔犟,这次必须得圆了他的愿,不然这场闹剧没法收场。

“老当家,依你看这事得怎么解决?”

“赵光腚这性格咱俩心里都清楚,这照片,必须得拍。”

老黑一听,脸上露出一丝为难:“可大哥他不愿意拍那样的照片……”

“……”老当家沉吟一番,半晌后,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微笑来,伸手将老黑招到近前,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个法子,“这事情,得这样办……”

老当家刚说完办法,老黑顿时眼里一亮,拱手笑道:“还是老当家有办法,这事我马上去办。”

“快去,必须让赵光腚陪陈七过个好年。”

“是,老当家!”

 

老黑命人从马厮牵来几匹快马,带着一干机灵聪明的兄弟出了寨子,在道口分作两队,一批人马朝着山下镇子奔去,剩余的人跟着老黑往赵光腚所住的村子赶去。

风尘一路马蹄声,不多一会,老黑便带着人马进了元茂屯。

村子家家户户在忙着张罗年夜饭的事,见老黑突然出现难免有些惊慌。幸好,村子里有些村民认识老黑,知道他来这里准是为了找赵光腚,于是痛快指了去路,让他们赶紧找人去。

老黑见着赵光腚时,他正蹲在玉米地的田埂上,嘴里噙着一根稻草杆子朝着黑虎寨的方向望去,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老黑了然一笑,知道赵光腚心里仍记挂着陈七,于是冲他吆喝一声:“赵光腚别发呆了,赶紧跟我走。”

赵光腚回过神来,瞧见来人是老黑后,懒懒地回了一句:“上哪去?”

“黑虎寨。”

“不去。”赵光腚皱了皱鼻子,不愿搭理老黑将头别向一边,“媳妇他都不答应跟我拍照。”

老黑没忍住白了他一眼,翻身下了马,走到他身旁蹲下身去:“如果大哥不答应拍照,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来黑虎寨了?”

“……”

赵光腚沉默半晌,没有回答老黑这个问题。

老黑活了大半辈子,看透不少事情,他知道赵光腚舍不得陈七,但心里又对合照一事在意。于是,他决定对赵光腚循循善诱,没想到,竟然让赵光腚将藏在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

“我当然舍不得媳妇一个人孤零零过新年,可是,媳妇不愿意跟我拍照,我心里也不舒坦。”

“你喜欢照相?”

赵光腚摇了摇头,踌躇片刻,然后将真正原因说了出来。

“前些年我去过镇上的照相馆,在里头瞧见了不少照片,但我认为最好看的还是老板他俩夫妻的合照……”

也许是想起了陈七的缘故,赵光腚略微停顿,在低头的那瞬脸上闪过一丝羞赧。

“所以我在想,要是和媳妇能拍一张属于我俩一辈子的照片,那该多好……等以后我们都老了,就可以随时翻出来看了。”

 “……”

老黑闻言怔住了,随后又笑了开来。

在平日没少和赵光腚打交道,老黑认为自己对他还算了解。

野气、侠义、泼皮,是大伙对他的印象,然而他们都没发觉他的内心也曾这样细腻过,更不知他对陈七的情意是如此珍重。

老黑望向远方的黑虎寨笑了一下,他似乎明白陈七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赵光腚了。

老黑不作耽误,将蹲着的赵光腚提起身来,把陈七不答应他拍照的真正原因说了出来:“赵光腚,有一点你是误会了。大哥之所以不答应,是因为他不愿意打扮成过去的样子,来和你留下合影。”

“那你的意思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一时间,赵光腚惊喜得有些结巴了,“媳妇他,他是乐意和,和我拍照的?”

“那是当然。”老黑牵来一匹黑马,示意赵光腚赶紧上马,“现在你马上跟我回去,寨里早就给你俩备好衣服,请来照相师傅了。”

赵光腚笑逐颜开,立即翻上马背双腿夹紧马肚,一拉缰绳立马朝着黑虎寨方向策马而去,留下老黑等人马在后面赶来。

 

 

03

赵光腚在回来前一刻,陈七正在屋里写着春联,大门被人从外面猛地踢开,让专心挥笔的陈七惊了一颤,墨汁抖落在正丹纸上,将刚写好的字晕染花了。

“媳妇,我回来了!”

“……”手中的毛笔还没来得及放下,陈七就被赵光腚搂进怀里,脸上还被香了一口,惹得他不禁皱起了眉,伸手去推赵光腚的脸。

“放开我。”

“不放。”

“我要写春联。”

“那媳妇你接着写,我抱着你的腰就行。”

“……”

腰身被一双大手牢牢抱住,落笔写下的字别扭极了,陈七侧头凝眉看了一会,将春联扔到一旁,扯来一张新的正丹纸重新蘸墨下笔。

“如果没其他事情你先到旁边等我,你这样子,我根本没法写好春联。”

“我有事情要和媳妇你说。”

“什么事?”陈七落笔的动作一顿,目光微漾,他知道赵光腚要说什么。

赵光腚夺过陈七手中的笔扔到一旁,将他搂到桌旁坐下,脸上仍然是那副笑嘻嘻的表情:“我想和媳妇你拍照。”

“……”

未等陈七开口说话,赵光腚又添了一句:“特想要一张属于咱们俩的照片。”

陈七始终不理解赵光腚为什么执着要一张合照,偏偏,他又不想打扮成那样去跟赵光腚合影,一时间,心情颇为复杂。

换上过去那身衣饰,陈七会不自觉想起他还是马静安时的一切遭遇。那一段过去对他来说就像是一道旧伤疤,虽早已经痊愈,但回忆时难免会感到一丝怅然。

所以,他不想带着这样的心情去跟赵光腚留下合影,他认为与赵光腚的合照,是代表着新一段故事的开始。

留下的,亦应当是,幸福且充满暖意。

陈七思考片刻,最后还是开了口,对赵光腚如实说:“我其实,不愿意穿成那样子。”

谁料,赵光腚却理所当然地点头附和:“那是属于咱倆的照片,当然不能和别人一样。”

陈七有些听不明白了:“那你到底想要怎样的照片。”

 “我也说不清意思,反正,跟你之前那张合照不一样……”赵光腚蹙着眉在脑袋里翻着合适的词儿,终于,让他想出了合适的表达来,“就像是大户人家拍的那种,穿上相衬的衣服,拍一张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照片。”

陈七怔住了,原来赵光腚想要的是,属于两个人的婚照。

陈七低头失笑,片刻后主动靠向赵光腚怀里,目光柔软,然后轻声唤了他一句。

“赵光腚。”

“咋了?”

“我们就拍一张,一生仅有一次的婚照吧。”

“媳妇万岁!”

 

 

04

合照的地点定在院子的一株桃花树前,适逢桃花盛开,枝头粉色团簇娇态盈盈,春风一吹漫天落花飞舞,作为背景最美不过。

桃树下并排着两张花梨木椅子,赵光腚身穿一袭枣红色长衫,站在树下急切盼着陈七的到来,不时探头向院口张望。

片刻过后,院口出现了陈七的身影,穿着和赵光腚款式相同的衣衫,不同的是,他身上那件长衫是靛蓝色的,正好与赵光腚配成一对。

今天的陈七跟以往相比,气质上更添了一份温雅,惹得赵光腚连连夸赞。

“媳妇你真好看!”

“你也好看。”

陈七唇角含笑,回夸了赵光腚一句,他的这一笑,再次让赵光腚看愣眼了。

他的骨相本就生得极好,即使容貌不胜从前,也难掩如今风采动人。

他微笑了一下,轻轻捶了赵光腚一拳,将他的思绪扯了回来:“别发愣了,趁天色未晚赶紧来拍照吧,大伙还在等着我们一起吃年夜饭。”

两人对视一笑,一同执手入座,在照相老板的指示下,对镜头露出了笑。

不知何处响起的锣鼓鞭炮声,以及飘远而至的年夜饭香,伴随着两人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同定格在这一刻。

寒冬辞去,暖带春来,寨内祥和一片,处处皆是欢声笑语,共说此年乐未央。


-----------------------

最后,祝各位小伙伴新年一切顺利,身体健康,开开心心萌CP!


 
评论(16)
热度(66)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