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逸真/显真】谁人曾做多情种

本文CP:风天逸X羽还真、张显宗X羽还真

算是原剧背景?本文无文笔,剧情简短总结为:不甜。但也不算虐,所以可以往下看。

 


01

院子栽着的桃树如今正是娇俏,羽还真站在桃树底下,看着上方的一簇桃花在走神,连花瓣飘落在他的发间都没有发觉。

初春,风意仍寒,一阵凉风吹过害他忍不住瑟缩一下,低头轻咳几声。这时,他感到喉间一阵刺痒,顺势将那东西吐了出来,看着地上躺着几瓣由他吐出的血丝桃花,他目光一怔,然后自嘲一笑合上手掌,将沾有血沫的桃花用力辗碎。

他闭上眼,低声呢喃。

或许,是等不到风天逸回来了。

 

 

02

澜州大地再起战争,人羽两族交战多年,士兵死伤无数,百姓因战火被迫离开家园,颠沛流离。

羽还真是南羽都第一机关师,深得风天逸器重,战役中的所使用到的机关兵器全由他来设计,并特封他为机关阁阁主,掌管兵器大权。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羽还真所渴望拥有的。

他沉迷机关术,是醉心其中的精妙奥秘,而不是用作研发残杀他人的武器。他想要的也不是什么高官厚职,而是两族息战,百姓平安喜乐。

只是,风天逸不懂。

被怨怒遮掩住双眼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人族一日不亡,难消他失去所爱心头之恨!

 

战事到了第十五年,羽族机关兵器不如从前,渐渐无力抵挡人族大军。近几次交战羽族连连惨败,身在前线率战的风天逸龙颜大怒,将战败结果归在羽还真头上。

一夜骤变,羽还真从深得羽皇赏识的机关阁主变回不起眼的雪氏遗孤,只是,羽还真却松了口气,他终于可以一个人逃得远远去了。

不用在风烟渡空等风天逸回来。

也可以断了,他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份情意。

羽还真粗略收拾了一下行装便离开了,只是,他料想不到吐花顽疾是如此难缠,只要他踏出风烟渡一步,喉间便会一阵刺痒。

只可惜,风烟渡他是无法再待下去了。

 

 

03

一步一桃花,一寸一缕血。

张显宗看着路上的带血桃花,不禁有些疑惑。他沿着桃花一路寻去,最后,在一片桃林深处发现了昏迷过去的羽还真。

羽还真走过的路都留下几瓣桃花,张显宗感到好奇,在心中猜想羽还真会否是桃林里受伤的桃花仙子。

只是,张显宗的疑问得不到答案,因为醒来后的羽还真忘却一切。

关于过去的种种,都记不住了。

 

 

04

羽还真被张显宗带了回去,在他的府邸住了快五年,在后来两人互生情愫,张显宗父母被两人的情意感动,便应了他俩的亲事。

大婚当天,红灯笼从府邸门前一路挂到城门外,鞭炮锣鼓一刻未停,这是两族交战后罕见的一场大喜事。喜宴间游走着不少素不相识的宾客,对两人衷心道喜。

春宵一刻,张显宗被宾客拥簇着进了新房,脚子刚迈入门来,众人被眼前的情景吓得面色一白。

羽还真唇角染着血,旁则是数不清混在血沫里的桃花。

张显宗眉心紧锁,挥手将身边的宾客遣散去,目光复杂地看向羽还真,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片刻后,他终于想起是两人初遇时。

当天倒在桃树底下的羽还真与穿着喜服昏迷在床沿的羽还真,两个画面在眼前渐渐重叠,张显宗不自觉攥紧拳头,心里有一种预感像是在告诉他,羽还真,是留不住了。

果然,羽还真醒来后的第三天,羽族的皇带着大批精兵闯入了张府,将羽还真带走了。张显宗看着与自己面容相似的羽皇,忽然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大抵是,做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不过,他并不在乎,只要羽还真在身边他就感到满足。

在后来,张显宗弃商从戎,为人皇的霸业建功无数,成了人族战功显赫的第一大将。

在人族人人道他是冷面修罗,可谁也不知,他冷漠的背后却藏着一颗充满柔情的心。

而这颗心,他只给羽还真一人。

他从军的理由,一直都没有跟人提及过,他清楚,只有从军成为人族第一大将,才有机会亲手从羽皇的手里将羽还真重新夺回来。

他知道这样的想法未免有些可笑,无奈,他对羽还真的情根太深。深到他不知道该怎么将它拔掉,它就那样生长在他的脑袋里,他的心里。

他奢望能在羽还真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哪怕只一朝一夕。

哪怕,羽还真心里真正爱的根本不是他。

 

 

05

羽还真回到机关阁后变得沉默寡言,不管风天逸怎么逗弄他,都得不到半点反应。

这样的羽还真像是换了另一个人,让风天逸怎么看都不欢喜,发怒的次数比过去多了不少。

探诊的太医对风天逸说,羽还真对他冷淡是因为失去记忆,记不得过去种种。风天逸不甘心,复问太医为什么羽还真会性情大变。太医沉吟一番,最终给了一个笼统的答复。

大抵,他心有郁结。

每天都不断有御医来闻诊,久而久之,羽还真感到烦厌,于是任性地将自己锁在房内,不理门外有谁呼唤。

这一天,羽还真伏在小矮桌上,手里把玩着一只由机关制成,栩栩如生的蝴蝶。他将蝴蝶翻来覆去把弄,这时,他突然发现蝴蝶翅膀的末尾刻着一个名字,痕迹略有些模糊,勉强能辨认清写着一个显字。

羽还真皱了皱眉心,将所有注意力放到蝴蝶翅膀上的显字去了,丝毫没察觉门外响起了叩门声。在叩门的人是风天逸,他见许久没得到回应,干脆抽出缠在腰间的鞭子将门劈开,把正思考得出神的羽还真给吓了一跳。

进门后,风天逸自顾坐到小矮桌的另一侧,摸出藏在腰间的一个小小布包,然后丢到羽还真怀里。

“拆开看看,给你的聘礼。”

“……”

羽还真皱着眉头盯着风天逸扔过来的小布包,拆开,里面竟然是一只蝴蝶。

和他手心里的蝴蝶,一模一样。

羽还真赶忙将蝴蝶翅膀反过来,一看,末端刻着一个真字。

羽还真目光在漾,心头涌上一丝熟悉以及疑问。为什么风天逸送来的蝴蝶跟他的一样,他拥有的蝴蝶刻着的不是逸字,而是显字。

羽还真拿着蝴蝶在端详,突然间,他像如梦初醒般在风天逸期待的眼神中露出了笑容来,只是笑着,眼泪却流了下来。

羽还真终于拾起了记忆里丢失的一切,以及,丢失后的另一片记忆。

那人眉目清冷,平时不爱说话,却格外会疼人。时常买来糕点糖果去哄自己欢心,在自己每次贪嘴牙痛时总会一脸心疼。

羽还真抬眸向风天逸看去,回忆与眼前的他渐渐重叠,然而,却无法彻底融合在一起。同样的狭长眼眸,眸中含笑,而羽还真泪如雨下。

羽还真知道,他是他,但他又不是他。

即使他们面容相似,但羽还真心里清楚得很,眼前的风天逸像是记忆里的那个人,但灵魂却不是那个爱他的灵魂。

 

 

06

人羽两族的战事就像一场无止的恶战,但在后来人族将军战死,国家后无出萃将才,这一场恶战才因此息战。随后,两族签订和平条约,永世交好。

第二年春,羽皇大婚,南羽都举国同庆。

百姓得知羽后是当年的机关阁主羽还真,纷纷夸赞羽皇是个重情之人,并衷心道贺两人白头相偕老,情深永无懈。

只是又有谁知道,当年那位血染沙场的人族将军亦是个多情种。


 
评论(15)
热度(48)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