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逸真/显真】他比你好(六)

阅读提要

本文CP:风天逸X羽还真、张显宗X羽还真

文章现代背景向,有穿越情节,人物会有ooc,内含邪教CP一枚,不能接受的亲请谨慎阅读

 相关阅读(一) (二) (三) (四) (五)



化妆舞会上的不愉快事件让两人失了兴致,在给羽还真买好衣服后,风天逸直接领着他回了家。

其实,羽还真的心情比起风天逸还是要好上一些的,因为手机功能的强大足够惹起他的注意力,连走路都在低头玩手机,一路上没少撞上风天逸的后背。

风天逸忍无可忍,狠狠揪住羽还真的脸颊将他拖着走。羽还真自知理亏,忍着痛哭丧着一张脸在求饶认错,好说歹说,风天逸才松开了手。

风天逸见羽还真知错,嘴上告诫了他几句,这时他的目光却不经意撇见了羽还真抱在怀里的军装外套。

这件军装外套在舞会时风天逸就注意到了,不属于羽还真的衣服,到底谁才是它的真正主人?

风天逸眉心微微一拧,伸手拿起军装外套问他:“这衣服是谁的?”

“是救我的那个好心人的。”

风天逸眯起眼睛扫了衣服一眼,然后扔回羽还真手里:“为什么他的衣服会在你那里。”

羽还真将军装外套叠好拿在手里,随意回了一句:“当时我的衣服被小流氓弄破了,所以他好心将身上的外套给我披着。”

“……”

风天逸眉心微微一皱,思绪莫名凝在“好心人”这三个字上面,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羽还真提及了。

风天逸想起羽还真说过,他初来到现代世界时是被一个好心人施与钱财,才得以跟人合租生活。而如今,又一个好心人出手替他解围,还对他温柔相待。

让风天逸感到疑惑的是,羽还真在提及这两个好心人时总是含糊带过,没有再作深一步解释。想到这里,风天逸目光一沉,觉得事情有些跷蹊。

风天逸从羽还真手里的军装外套上收回目光,拍拍羽还真的肩膀,示意他先回去,待到他人已走远,掏出手机拨出了电话。

“是我。”

“……”

“把舞会里走廊C区的监控视频给调出来,我要知道是谁救了羽还真。”

“……”

 

风天逸的调查命令一发布下来,向从灵立马着手调查,一番功夫,终于将走廊C区的监控视频弄到手。偏偏,C区的监控视频死角位太多,从剪辑出来的片段来看,全程只看见小流氓尾随羽还真的身影,除此,再无他人。

风天逸挥手让向从灵将监控视频关掉,向从灵见他面色不虞,低头想了想,然后将手旁的档案袋向他递去。

“风总,我擅作主张调查了一番当晚有哪些人穿过军装,这里是我调查得来的结果,其中一位人物,我认为风总你必须过目一番。”

“我看看。”

风天逸拿过向从灵手里的档案袋,抽出里面的资料粗略看了一遍,当看到最后一份时,他眸光暗了暗,沉着脸将资料扔在桌上。

资料上姓名的那一栏,上面写着:张显宗。

从张显宗当晚穿的军装照片来看,风天逸确定羽还真身上披着的那件军装外套就是他的。至于他当晚出现在舞会上,这可能是个巧合,但让风天逸在意的是,张显宗为什么会出手救下羽还真。

明明是个生性凉薄的人,却反常的去管了一件闲事。

风天逸眉心皱了起来,手指不急不缓地敲击着桌面。他脑子里有太多疑问,太多想弄清楚的事情,只是,不论他怎么去想,依旧无法将张显宗和羽还真这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相连起来。

羽还真生性善良,不谙世间险恶,是个心思很纯净的人。

而张显宗,却是一个染着半边污黑的人。

在商场上,张显宗的名衔是宣众集团的总经理。但极少人知道,宣众集团是一个明面上在正规经营,但实质上在用公司名义来掩护一切肮脏交易的黑道集团。

因此,风天逸在猜疑,张显宗为羽还真解围很可能是别有用意。

只是,在此时的风天逸并不知道,张显宗和羽还真在前早已相识,更不会知道那一晚张显宗出手解围却是抱着另一种心思。

风天逸见事情暂时没头绪,于是将资料拨到一边,目光转了一圈,落在手旁的手机上。在片刻后,他拿起了手机给羽还真发了一条微信消息,唇边还扬着一抹笑容。

“羽还真,你在哪里。”消息发送过去后,风天逸抬起腕表看了一眼,开始默算羽还真的回复时间。

羽还真有了手机以后,一直在努力学习各种软件的使用方法,在前段时间,管家风叔还给他手绘了一份微信使用教程。风天逸一时兴起,于是就给他发了条微信过去,当作是验试成果,结果过了好一会,羽还真才慢吞吞回复了一条语音消息过来。

“我现在在外面,吃完饭以后就回去。”

“好。”风天逸简单回了一个好字,正想放下手机却突然顿住了,然后将羽还真刚才那条语音消息重播了一次。

候在一旁的向从灵见风天逸面将羽还真发来的语音消息重放了好几次,一时间有些摸不清他到底是怎么了:“风总,还真少爷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风天逸放下手机,不缓不急的说了句:“没事,你先出去。”

“是的,风总。”

向从灵离开后,风天逸拿起手机将语音消息再播放了一次,眯缝着眼睛沉思片刻,然后给羽还真拨了通电话过去。

在羽还真的语音消息里,还有一道声量较小的男声在说话,从语音内容来听,依稀可以辨清是在问羽还真饭菜是不是不合胃口。明明是再寻常不过的对白,偏偏这一句,风天逸却敏感地察觉出了异样。

羽还真住进他家以来,一直没有朋友登门拜访,甚至连当初跟他合租的室友都没有来过一次。直觉告诉风天逸,这个陪羽还真吃饭的男人很有可能是张显宗。

 

另一边的羽还真显然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在挂掉风天逸的电话后,重新拿起手旁的勺子从碗里盛起一勺汤,放在唇边轻轻吹凉。

汤是刚端上来的,汤面上的热气在袅袅飘荡着,羽还真不停对着勺子吹散热气,直到汤水半凉以后才小心地喝下去。

“还真,要不……我们换一家饭店?”

羽还真吹凉热汤的动作停了下来,不明白张显宗为什么想要换一家店,刚才明明是他带自己来这里的:“这里挺好的,为什么要换?”

“……”张显宗瞟了一眼羽还真餐桌前没尝过一口的饭菜,“你好像,不喜欢吃这里的饭菜。”

“没有呀。”说着,羽还真又盛了一勺,小心地吹散着汤面上的热气,“这个汤挺好喝的。”

“……”

羽还真喝汤的动作太过缓慢,其他饭菜也是没动过一筷子,在张显宗眼里看来,怎么都不像是饭菜合胃口的样子。但是他的神情又不像是在说谎,每喝下一口汤,脸上都会浮上一丝满意。

如果不是饭菜问题,那会是什么问题……

张显宗目光有些复杂,但最终没有开口问下去,他端起红酒抿了一口,对羽还真淡淡一笑:“你喜欢就好。”

邀约羽还真吃饭,其实是张显宗一时冲动。

原先张显宗约了一位合作伙伴在顶楼酒店谈项目,因为有事务在身,在事情谈妥后他先行离开了,只是没想到在乘坐电梯时却意外遇上了羽还真。

电梯门一开,是羽还真先注意到的张显宗。那时,张显宗双手环肩靠在电梯后方的墙壁上,正低头思考着一件棘手事要如何处理,在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后,他马上抬起头来。

目光越过人墙,然后,看到了羽还真。

这是张显宗第一次看到羽还真穿现代装,套在身上的卡其色宽松毛衣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纤细,一头柔软的黑发,衬得他肤色白嫩,面容乖巧。

在那一瞬,羽还真恰好扬起一抹明亮的笑来,张显宗只觉得心脏微微一颤,好像被什么触到了,唇边不自觉漾开一抹淡笑来。

然后,他就这样鬼使神差地开了口,邀约羽还真一起吃中午饭。

不管当时还有一大堆事务在等着他去处理。

 
评论(19)
热度(64)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