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逸真/显真】他比你好(五)

阅读提要

本文CP:风天逸X羽还真、张显宗X羽还真

文章现代背景向,有穿越情节,人物会有ooc,内含邪教CP一枚,不能接受的亲请谨慎阅读

 相关阅读(一) (二) (三) (四)



张显宗的出手相助让羽还真感到惊诧,但让他更为意外的是张显宗的身手。动作敏捷,招式狠绝,要动起手来恐怕不输风天逸,一时感慨之下,羽还真忘记了之前那一晚的荒唐邂逅,只顾着将心中感慨说了出来。

“没想到你身手这么好!”

羽还真的称赞不带一丝矫意,显然是发自真心所说出。但张显宗在听后却是眉心一皱,语气略有迟疑地问道:“你不生气了?”

“我在生气什么?”羽还真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理解张显宗的话。在片刻过后,他才反应过来张显宗指的是什么事情。

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就这样轻易勾起了羽还真对那一晚的回忆。羽还真一想起当时的情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带着怒意瞪了张显宗一眼,暗暗在心将他骂了一顿。

但转念之间,羽还真又想起了刚才的事。

要不是遇上张显宗及时出手相救,后果不敢设想。一想到小流氓猥琐的笑意,羽还真心情不禁有些复杂,他抬眼扫了张显宗一眼,见他眉目不像是奸恶之人,一时间对这个人不知道该是感激,还是怨怒。

异样的安静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羽还真纠结了好一会,才开了口:“我当然生气……这种事情放谁身上都会生气。”

“……”

“只是你今晚却救了我。一时间,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生气下去……”说到最后,羽还真的声音带上几分犹豫不决,末了,又偷偷打量了张显宗一眼,似乎在揣测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羽还真是一个心思纯净的人,心里想的事情几乎全写在脸上,只是瞬间,张显宗就已看透了他的心思。

他心里明白,但不急着开口,脸上始终表情淡淡,然而视线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羽还真脸上,好像就这样看着羽还真苦恼的样子,心情也能愉悦几分。

羽还真见他不回应,心里有些闷闷的,正想着直接转身走掉时,张显宗却突然开了口,跟他道歉了:“那天晚上是我的错,是我误会了。”张显宗的语气满带真诚,仿佛想让羽还真相信他的诚意,说到最后一句,还添了几分愧意,“我并非有意这样对你的。”

虽然……确实有过一瞬这样的念头。

当然,在这个时候,这一句张显宗是打死都不会说出口的。

羽还真耳根软,听了张显宗诚心道歉的话后,心里的恼怒动摇了几分,不自觉放软了态度:“既然你不是故意的,今晚你又帮了我,至于那件事就这样算了,我们扯平吧。”

“……”

闻言张显宗微微挑了挑眉,有些意外。

他没想过羽还真就这样轻易原谅自己,不缠不闹,更没有借机敲诈一笔,一时间略有感触。

明明在当时使坏的是他,如今羽还真却反过来在心里纠结,到后来,还因为他的一点点善举愿意放开心中郁结,选择原谅他当天的恶劣作为。

这样纯粹,这样干净的心思,不知是该说他本质是傻气,亦或是……天下间真的有他这样内心纯良的人。

想到这里,张显宗垂眸微微一笑,视线不经意一瞥,正好看见了羽还真身上的衣服破了几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的内衫。然后他几乎是不作多想,将自己身上的军装外套脱了下来,披在羽还真的肩上,最后动作轻柔地摆弄好。

“那我们之间算扯平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显宗透着关心的举动让羽还真感到心头一暖,内心剩余的芥蒂又消散几分,他拢了拢肩上还残留着淡淡烟草味的军装外套,露出一个明亮的笑来。

“我叫羽还真。”

“我记住了。”

羽还真带着笑点点头:“那么,我先走了。因为我还要去找我的同伴。”

道别过后,羽还真转身向着吧台那边走去,心里想着怕错和风天逸碰面,脚步不由自主变得快了些,没有丝毫留意到张显宗一直站在原地,凝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出神。

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走廊尽头,仍迟迟未有离去。

 

羽还真出了走廊,没走几步手腕就被人突然抓住了,他心头一慌,怕是刚才的小流氓回头算账,连忙抬头向那人看去。

但幸好,来人不是小流氓,而是他寻找多时的风天逸。

重遇了风天逸,欢喜顿时映上眼帘,羽还真唇角弯出一抹笑来,呼出了风天逸的名字。“风天逸,我终于找到你了!”

风天逸皱了皱眉,责备的语气夹带着一丝担忧:“你上哪去了?不是让你好好跟着我么,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说着。他伸手弹了羽还真脑门一下,当作是给出了惩戒。

想起这几个小时里,四处去寻找羽还真的慌乱过程,风天逸觉得不够解气,屈起手指在羽还真脑门又弹了一下,这却是恶劣地加重了些许力道:“这几个小时我哪都没去,光花找你这事去了。你说,我该不该……”

说到了一半,风天逸突然没了声音,眼睛半眯了起来,目光紧扣在羽还真脸上。

风天逸扫量了羽还真全身上下一眼,原先梳理整齐的头发略有些凌乱,眼角添了几道小红痕,除此之外,身上还披着一件不属于他的军装外套。

风天逸微微拧起了眉,伸出二指将他身上的军装外套拿掉,当看到他穿着的衣服破了几道口子时,目光突然变得一冷。

“发生了什么回事。”

风天逸的目光太过渗人,羽还真顶不住压力,只好老实将刚才遇到小流氓骚扰的事情全说了出来。

但哪想到,风天逸听完以后,眼神更冷了,让人不寒而栗。

“竟然敢动我风天逸身边的人,真是活腻了。”

这个舞会几乎没人不认识风天逸,把主意动到他身边的人,显然是不给他面子。风天逸眯缝起眼睛,眼里闪过一抹危险的光,心里正盘算着让向从灵查出那帮人是谁,然后十倍奉还!

羽还真生来温软可爱,心性善良,确实容易遭坏人欺负。只是,让风天逸想不到的是,这呆子居然不会求救。

风天逸目光一转,向羽还真问道:“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求助?”

结果,羽还真却一脸正经的反问他:“什么是电话?”

风天逸无语凝噎,一时间,不知道该骂他蠢还是气他笨,到最后,连怒气都痿下去了。

风天逸没回答羽还真的问题,领着他往会场外走路,一路上开始反思他是不是太过高估羽还真对现代世界新事物的接受范围了,连日常用到的通讯工具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他回头向羽还真简单地解释了一番电话的用途。

羽还真边听边点头,听到末尾眼睛直接亮了起来:“这个叫电话的东西好神奇!我想……”

“不行。”

羽还真一听,委屈地说:“我还没说我想做什么呢。”

风天逸直接眼睛一眯:“你觉得我猜不出?”

别墅里的电器全都被拆了个遍,碎纸机更是被重组了几次,难道风天逸还能看不出羽还真这个机关痴心里想着什么?

不可能!

风天逸不给羽还真讨价还价的机会,直接拖着他走向大门方向:“我们走,先带你去买个手机。”风天逸脚步不停,回头瞥了一眼羽还真的长发,又补了一句,“一会顺带把头发剪了,你这样瞧着太像女生,所以才会被欺负。”

你才像女生,我会做好多人做不出的机关呢!

被拖着走的羽还真走在身后,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冲着风天逸背后嘀咕了一句,继续任由他霸道地扣着自己的手腕,往舞会出口走去。

 

等候在会场外的向从灵听了风天逸的吩咐,马上发动车子到附近的高级商场里去,车子停好以后,直接乘电梯上了三楼的手机专卖区,给羽还真买了一个最新款的手机。

手机手以后,羽还真好奇地拿着手机翻来覆去不住的在研究,风天逸在一旁提醒了他几句,吩咐向从灵再去买几身替换的衣服,然后领着羽还真离开了手机店,转向往五楼去。

五楼有一间口碑不错的美发沙龙,风天逸干脆就选了这家店给羽还真剪头发。进门后面对着好奇的目光,他目光凉凉地瞪了回去,然后把羽还真推到一个打扮得像基拉度的发型师里去。

“给他把头发剪了。”

“这位小哥长得真可爱,不如给他来个韩国最流行的心形刘海造型?”

“不要什么文艺造型,韩国造型,来个普通的就行。”风天逸不耐烦地回了一句,这时,心里忽然涌上一个想法,他挑了挑眉,对基拉度说,“比如给他来一个,像锅盖头那样的发型。”

“……”基拉度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耳朵,再次征询,“先生你确定?”

风天逸一脸愉快地点了点头:“确定。”

基拉度露出个明媚又忧伤的笑容,然后推着羽还真进去洗发了。待到两人离开,风天逸翘着二郎腿掏出手机给向从灵打了通电话,强调给羽还真买的衣服不能洋气,不能色彩明艳,中规中规就行。

挂了电话,风天逸盯着羽还真离开的方向又撇去一眼,嘴角不自主微微上翘。

给羽还真来个那样的发型,再配上一身普通衣服,土里土气的样子看以后谁还会打他主意。这样一来,他就省心多了,不需要像个老妈子一样整天在粗心。

然而,想法是美好的,但现实总是事与愿违。

换上一身黑色宽松毛衣,配着发尾略细碎的短发,衬着一张白嫩的包子脸,眼前的羽还真比过去看起来更乖巧软糯了,全然一副好人家孩子的模样。

风天逸面无表情,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羽还真不安地低头瞧了自己一眼,声音有些紧张:“我,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奇怪?”

风天逸依旧木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正确点来说,是内心升腾起的小惊诧,让他暂时忘记了说话。

这是他头一次认真去打量羽还真的相貌。生得白净糯软,双眼明净柔和,光是这样看着便有一种轻纱覆身的柔软感,让人不自觉柔和了目光,对他心生欢喜。

细瞧之下入了神,半响后,风天逸才收回心神,当注意到羽还真略紧张的表情后,他才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话,然后领着人转身就走。

“你这样打扮,挺好看的。”




真真的短发造型可以参考一下这个图片,百度搜来的,感谢小伙伴告诉出处。

----------------------------------

 
评论(10)
热度(60)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