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逸真/显真】他比你好(四)

阅读提要

本文CP:风天逸X羽还真、张显宗X羽还真

文章现代背景向,有穿越情节,人物会有ooc,内含邪教CP一枚,不能接受的亲请谨慎阅读

 相关阅读(一) (二) (三)



也许是初次来到这里的第一印象并不好的缘故,羽还真心底越发不喜欢这种地方,再加上耳边的音乐太过于嘈杂刺耳,让他有些头昏脑涨。

风天逸没察觉出羽还真的异样,只顾领着他一路前往,一边解释什么是化装舞会。

说到末尾,风天逸停下了脚步,回头向羽还真看去,目光不知在何时添上了几分温和:“在这里你不需有所忌讳。即使你身穿着羽族的衣服,也不会有人用奇怪的眼光去看你,因为我也在这里。”

风天逸的这一句让羽还真听后微微一怔,起初他以为风天逸带他来这里只因为有趣,但他没想过风天逸的用意却是为了让他欢喜。

明白到这一点后,羽还真抿了抿唇,犹豫着要不要将心底的想法压下去算了。

风天逸见羽还真没有吱声,目光略略扫了他一眼,大概是看出了他的不安。在扫量四周一番之后,将他拉到一处较为安静的地方,问了一句:“怎么了,你不喜欢这里?还是在害怕些什么。”

风天逸的关心让羽还真更开不了口,他摇了摇头,说:“也不是,我只是……还不习惯。”

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里而已。

羽还真最终还是没有将心底的这一句话说出来,他看得出风天逸有意想让他开心,所以不忍心辜负风天逸的好意。

不知情的风天逸满意点点头,继续领着羽还真往会场内部走去,还不忘为他介绍一些好玩的娱乐项目。羽还真低着头,一路跟在风天逸背后喏喏地应着,结果一个没留神,被身旁路过的一个爱丽丝打扮的女生撞了一下。

但没想到的是,在短暂的互相道歉后,他再抬起头向前方看时,已没有了风天逸的踪影。

羽还真双眼满是焦急,他往四周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位和风天逸身形相似的男人身上,但由于光线昏暗,他不能确定,只能勉强辨认出男人穿着的是一身浅蓝色服装。

病急乱投医,羽还真不再多加思考,直接撒腿向男人身在的地方跑了过去。

但很可惜,那人并不是风天逸。

跟风天逸完全不像的五官轮廓,气质更是云壤之别,羽还真在发现认错人以后,在道歉一声过后就转身跑开。只是在他急匆匆离开时,没留意到在寻找他的风天逸正好在那一刻与他擦肩而过。

 

羽还真寻找了好一会,但仍不见风天逸的踪影,心里又是不安,又是失望。

他拉拢着脑袋,默默坐到吧台较为安静的一角,纠结着要怎样才能找到风天逸。好在他运气不差,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他遇上了一位好心少女。

一位舞法天女打扮的少女见羽还真孤单无助,在主动交谈几句之后得知他与朋友走散,便爽快地答应他,会帮他通知主办方人员寻找风天逸。在安慰了他几句后,还交代酒保好好照顾羽还真,然后才跟朋友一起离开。

羽还真瞧着女生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再次闷闷地低下了头,手指无聊扣弄着吧台的边沿,酒保小哥见他这幅样子笑了笑,给他倒了一杯葡萄酒递了过去。

羽还真接过了酒说了声谢谢,低头喝了一小口。葡萄酒停留在口腔的幼滑感是他从未尝过的香醇,让他有些惊喜,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忍不住夸赞道:“这酒非常好喝!”

羽还真将葡萄酒一口喝光,又连续要了几杯,酒保见状摇头笑笑,劝他不要牛饮:“这种酒虽然入口感好,但后劲也大,不能这样喝。”

酒保担心羽还真会喝醉酒,于是给他换了杯果酒,味道香甜引得羽还真忍不住多喝了几杯,没一会,就尴尬着笑容问酒保厕所在哪了。

从厕所出来以后,羽还真沿着来时的路往吧台折返。

也许是喝了香甜的果酒的缘故,他的心情比刚才好了不少,一路哼着小曲往前走,没留意到一位身穿蓝色衣服的男人突然从他的背后出现,趁他不备时将他紧紧拽住,把他一把甩到墙壁上。

男人牵制住羽还真,目光大胆游荡在他的身上,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色意:“撞到人随便道歉一声就走,未免太不够诚意了吧。”

男人的笑容太过于熟悉,让羽还真在瞬间就想起他是谁。

是在刚才寻找风天逸时无心撞到的小流氓。

羽还真打心底厌恶这种人,眼底划过一丝不耐,用力甩开小流氓抓住自己的手:“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要什么诚意。”

“说到诚意……”小流氓嘿嘿笑了一声,故意拖长调子,“当然是陪我爽一晚。”

“呸!你做梦!”

“哈哈,这话说得倒也没错。”说着,小流氓伸手划过羽还真的长发,最后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我做梦都想睡一把你这样的美人。”

羽还真打开小流氓的臭手,微微眯了眯眼睛,语气毫不掩饰对小流氓的厌恶:“你再羞辱我,别怪我不客气!”

“哟,没想到是只小野猫。”小流氓略意外地挑了挑眉,没想到眼前少年居然有胆量反抗他。羽还真的反抗激起了他的征服欲,他往后拍了两下手掌,一脸嚣张,“给我拿下他。”话音刚落,小流氓身后涌出了几名跟班,向羽还真冲了过去。

“休想!”羽还真向靠近他的一名跟班挥出了拳头,接着,趁小流氓不留神时给他也来了一拳,挨了拳头的小流氓痛得捂住脸,眼神顿露凶意,“给他点颜色瞧瞧,老子今晚要搞死他!”

羽还真擅长的是机关术,拳脚功夫只是中庸,用来对付普通人还算是轻松,但对方同样会拳脚功夫并且人数不少的情况下,就有些难以招架了。一番抵抗过后,他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脸上不可避免地挂了彩,衣服也被拽破了几道口子。

羽还真有些着急地向四周看去,希望能有人发现这里的情况来搭救他一把,扫视一圈过后,他的目光略有些复杂地落在另一边的走廊。

走廊的壁灯下站着一个男人,上方的灯光晕染出的暖黄投落在他身上,将他的身姿衬显出几分凉薄。

羽还真凝望着男人的身影,眉心拧了起来,压根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重遇他。

站在灯下的男人,是张显宗。

 

张显宗穿着一身军装轻靠在墙壁上,他脱下手套,从军装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来,打火机轻轻一划,火光在昏暗中闪现了一下,照亮了他一双略带倦意的眼睛,点燃了嘴里叼着的烟。

他漫不经心的在抽着烟,目光涣散,似乎在想着事情。然后,像是听到了羽还真那边传来的动响,回过头来,正好与羽还真带着无助的一双眼睛对上了。

张显宗眉心微微拧了一下,在片刻的停顿后,他熄灭了烟,向着羽还真走了过去。

越过略显冗长的走廊,羽还真望着张显宗一步步向他走近,距离快要近到眼前,张显宗却没有看他,而是使出了一招动作利落漂亮的过肩摔,将他从一名跟班的手里解救了出来。

张显宗的出现另事情有了意外转变,对于他这名“不速之客”小流氓在愣神后迅速反应过来,凶神恶煞的瞪着他喝道:“不长眼的东西!别妨碍老子,给我滚一边去!”

“……”张显宗不惧怕小流氓的威胁,盯住他的目光波澜不惊,“这里是谁的地盘,你应该很清楚。”

“哟,这是在威胁老子是吧……我告诉你,老子从没怕过!”小流氓不屑啐了一声,瞪住张显宗,扬起下巴,气焰越发的嚣张,“你要是敢坏我好事,就不要怪我打得你跪地求饶找爸爸!”

小流氓说完以后,身旁的跟班哈哈大笑起来,只是,在听见这句话后,张显宗的眼睛却眯缝了起来,目光染上一丝冷意:“我给过你机会了。”

话音刚落,张显宗出手极快地将小流氓擒到跟前,目光一凛,一声脆响,小流氓的手硬生生被他折成一个扭曲的姿势,从那样子来看,小流氓的手应该是断了。

小流氓被压制在张显宗手下,手臂关节处传来的痛楚让他禁不住惨叫起来,最后只得狼狈地跪在地上,对着两人痛哭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我有眼无珠不识您这尊大人物,求您放过我吧!”

张显宗也不理他,在回头瞧了羽还真一眼,确定他身上并未损伤后,才淡淡吐出一句话来:“给我滚。”

“是是是,我马上滚!”

见张显宗松口不追究,小流氓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在跟班的挽扶下一路狼狈逃去,给两人留下一个独处的机会。


----------------------------

前文有关咸粽部分修改了下,谢谢那天那位小天使的提醒,谢谢大家评论留言

 
评论(13)
热度(52)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