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逸真/显真】他比你好(三)

阅读提要

本文CP:风天逸X羽还真、张显宗X羽还真

文章现代背景向,有穿越情节,人物会有ooc,内含邪教CP一枚,不能接受的亲请谨慎阅读

 相关阅读(一) (二)



从住进风天逸别墅那天开始,羽还真彻底过上了“被包养”的生活。

不需要做任何事,整天闷在别墅里,每天重复着吃吃吃的生活,一个多月下来包子脸又圆润了不少。

这种生活其实并不是羽还真想要拥有的,但没办法,因为他在这里没有一个合法身份。

风天逸跟羽还真说过,在这里生活必须要有合法的居民身份。不然,像羽还真这样会飞的异类,绝对会被人捉到研究所里关一生,做尽各种残忍实验。

于是,在听了风天逸的话以后,羽还真更不敢随意出门了。

没有风天逸的陪同外出就一个人待在别墅,哪儿都不去,每天在别墅里转以后,然后晚上等他回来一起吃饭。

这样的生活过了两个多月,渐渐地,羽还真有些熬不住寂寞,主动找一些事情去打发时间。

羽还真自告奋勇要帮忙修建园林,仆人拦不住他的热情,只好随他去了。结果一天下来不但没上忙,反而把风天逸最得意的园林设计给毁了,气得他当天晚上差点吃不下饭。

一次不成,再接再厉。

这一次羽还真倒是不捣鼓园林去了,而是去给管家风叔帮忙整理文书。

风叔是个聪明人,知道羽还真跟风天逸关系不一般,没真敢让他做辛苦的事情,只好给他派了个简单的活,把一些废纸拿去碎纸机销毁了。

这活儿瞧着简单乏味,但羽还真不是一般人,玩着就玩出新花样来了。

在看到碎纸机轻松将纸张吞噬碎毁,羽还真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一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样子,忙不迭地把手里的废纸往碎纸机塞。玩到最后,兴致被点燃到最高峰,他拿出穿越来时身上带着的小工具,将碎纸机搬到一旁,肢解了。

根据主体构成,零件被分类按顺序整齐摆放在地上,从小件到大件的,一丝不苟挨个放好,整个画面堪比亲眼看恢复原厂安装还要壮观。

羽还真哼着小曲儿,晃头晃脑拿着小工具拆得正高兴,丝毫没留意风天逸站在他身后,一脸无语凝噎。

“羽还真,让你待在家里还真是屈才了。”

“风天逸你回来了!”羽还真听不出风天逸的话中意,立马扔下手里的小工具,高兴地蹦到他跟前去,“今天有没有给我带回新的技巧书?”

“……”

面对着风天逸的沉默,羽还真以为他不明白自己的话,然后认真比划着书的大小,认真解释了一番:“就是你那天给我带回来的那种书,里面记载了各种机械设备维修图案的技术书。”

“……”

羽还真越说越劲,风天望着羽还真闪烁着亮光的眼睛,有一瞬仿佛时光回到了星辰阁那时去。两人依旧是君臣关系,他仍是那个抓住羽还真弱点去达到展翼目的的羽皇风天逸。

想到这里,风天逸勾起一抹略伤感的笑来,他眯了眯眼睛,只是瞬间脸色就恢复如常,他拍了下羽还真的肩膀,微笑着说:“不要玩这个了,你再等几天。到时候,我会让你自由地去做喜欢的事情。”

羽还真可以一两个月不出门,但未来的岁月里要一直把他困在这座别墅么?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风天逸认为,他有能力养羽还真是一回事,但将羽还真困在别墅里一辈子又是一码事。这样做,无疑是等于折了羽还真的翼,让他再也无法肆意去飞。

想到这里,风天逸内心的想法更笃定了,不管要付出多少,他都要给羽还真自由。

 

那一天,风天逸许诺会给羽还真一个惊喜,但几天过去了仍不见有任何动静,渐渐地,羽还真也不再放在心上,将这件事给彻底忘了。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风天逸突然派人送了一份礼物回来,并指名要羽还真亲手接过。

仆人的转告间,羽还真便知道这一份礼物就是风天逸许诺的惊喜。顾不得穿上鞋子就往楼下跑去,只是,在看到站在大厅手捧礼物的那人时,羽还真愣住了,眼里满是惊讶的神色。

“你是……向从灵?”

羽还真看向向从灵的眼神里充满惊诧,让向从灵有些抹不着头脑,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将此番来意说出:“我是向从灵,是风总的秘书,今日前来是替风总送礼物给您的。”说着,向从灵恭敬地将手中的礼物往前递去。

 羽还真点了点头,将礼物接了过来,只是他并不急着拆开,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向从灵看:“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请说。”

羽还真低下头想了想,从向从灵刚才的态度来看,他不像是在澜州里认识的那个向从灵,但羽还真心里又不确定,只好对他试探一问:“请问你一直都是叫向从灵这个名字么?”

向从灵微微一愣,然后略尴尬笑笑:“不是的。向从灵这个名字是风总后来给我改的,说这个名字他叫着顺口。”

“所以你就改了?”

“改了。”

羽还真几乎说不出话来,这种霸道行径的确像是风天逸的作风,在他想继续问下去时,门外突然传来了风天逸的声音,沉稳的嗓音高呼着羽还真的名字。

“羽还真,收到我的礼物开心么?”

风天逸负手走了进来,穿着一身在澜州时的服饰,一头长发及腰,发顶缠着羽族特有的发饰,长眉入鬓,气质雍容华贵。

“这,这是……”羽还真见他这个模样打扮,顿时有些不知所措,风天逸见他个样子,挑眉一笑:“怎么,向从灵还没跟你说?”

羽还真摇摇头,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风天逸挥手示意让向从灵到外面等着,然后伸手拿过羽还真怀里的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东西扔到他的怀里。

“这里是你的证件。有了身份证和户口本,你就是这里的合法居民,以后想去哪都行。”

“真的?”羽还真嘴有些不敢相信,忙翻看着手里的身份证,又打开户口本瞧了一眼,在看到上面写着羽还真的名字后,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以后我可以随意出门了?”

“当然可以。你可以随意出入各种场合,不需要再为自己的身份担忧。现在你赶紧去换上羽族的衣服,接下来我要带你去好好玩个痛快。”

羽还真听得不明白,目光扫了风天逸上下一番,接着问道:“我们去的地方,是不是跟羽族有关?”

风天逸挑了挑眉,笑着卖了个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羽还真没来得及细问,就被风天逸催促着去换上羽族的衣服。由于来别墅后行李都是风天逸派人回去收拾的,所以找回当初那套衣服时羽还真又花了不少时间,到两人踏出别墅大门时,天色已是完全暗了下来。

 

夜里,不论是哪一处依然有着川流不息的车与行人,风天逸坐着的车子开得飞快,像是一支离了弦的利箭直往黑夜前方冲去。

坐在车后座的羽还真期待不已,眼睛充满憧憬。他之所以那么兴奋,是因为风天逸出门前对他说,今晚为了庆祝他成为合法居民,要带他去一个有意思的地方。

只是羽还真并不知道,风天逸口中有意思的地方,却是那样的一个地方。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摇晃着的灯光幽暗迷幻,会场中央的舞池站着几名兔女郎,正在扭动着火辣的身材在热舞。放眼望去,四周举着酒杯在狂欢的全是打扮各异的人,整个场合在迷离的霓虹灯映托下颇有几分光怪陆离的味道。

羽还真眉心微微一皱,指尖不安地揉捻着衣角,在这样的场合里,他有些紧张。

化装舞会对现代年轻人来说,是最受欢迎的派对类型,更是上流社会喜欢狂欢的消遣方式。然而,对羽还真来说却是相反。

眼前的场景与记忆中的画面渐渐重叠,勾起了他的回忆来。

他记得,初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这样的舞会派对。

那时羽还真还不知道他穿越到了现代世界,一睁眼身边全是打扮奇怪诡异的人,四周光线昏暗迷离,是他在澜州从未见过的陌生环境。

这里不是澜州……那会是什么地方呢?在当时羽还真心里害怕极了,他不安地扫量着四周,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到了群魔乱舞的阿鼻地狱里。

风天逸不在身边,羽还真只好向身边的人求助离开这里,但那时没有人理会他,更有过分者甚至趁机给他灌了不少烈酒。

带着醉意的他理智几乎不复存在,跌跌撞撞不知方向四处瞎走着,到后来他意外地撞进了张显宗的怀里,最初的邂逅就这在一片误会的基础上展开了。

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羽还真在回忆中,眉心皱得深了几分。

他知道那时他醉得有些厉害,理智溃散之下,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只能遵循本能地去回应。另一边,又忍不住在心里埋怨张显宗在那时不该这样草率,还差点将荒唐成真。

只是,羽还真也不知道,在后来张显宗有找寻过他,有那么一点弥补的意思。

但无奈,两人至此都没再相遇过,以至于张显宗的第一印象在羽还真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评论(10)
热度(63)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