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副八】欢喜姻缘

剧向背景,短文一发完,人物会有ooc

文中下墓知识还请不要深究



01

矿墓一事风波平复不久,长沙再起异事。

城外的一条小山村附近有一座独山,山脚种了一片桃林,桃林一带每到子时便会出现奇况,泥土变成一片绛红,四周弥漫着惊奇的桃花香。待到白日,绛红褪去,香气减弱时气味依亦会慢慢变化成一股难闻的腥锈味。

住在四周的村民对桃林一带的诡秘情况感到惶恐,不敢作耽误,立马将情况汇报到张大佛爷那里去。

得了村民的求助后,佛爷马上派张日山带一小队亲兵去查探情况。结果,凡是踏足过桃林一带的亲兵在回来后均变得神志不清,与村民汇报上来的异况如出一辙。

佛爷觉得这事太不寻常,为了不让长沙城因此事而人心惶惶,打算请九门出手,细商此事。谁料在这时,上峰突然传来紧急电报一封,要求佛爷尽快去往北平一趟,说是军政要事,刻不容缓。

有军务在身,佛爷无法抽出空暇时间来处理,左右思量一番,把主意打到了齐铁嘴身上。心想,这事要是由他来办,铁定能完美解决。

只不过……此事独由他一个人去解决,好像又不太厚道。

佛爷拧起眉心,摸着下巴想了一会,最后舒颜一笑,心里又有了主意。

 

 

02

夜里,张日山回到住处还没得及换下军装便听到了敲门声。门儿一开,原来是佛爷身边的一名张家亲兵,一问缘由才知是佛爷要他到书房来一趟,有要事委命于他。

张日山来到书房,听了佛爷要交待的任务后,当下有些不乐意了,只是面上没有表露出来。

“佛爷,这事情非得让我和八爷一起去解决?”

“那是必然,这事有你俩来处理,我才放心去北平。”佛爷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属下知道了。”张日山不情愿敬了个礼,算是应下这差事,随即出了书房。

出了书房,张日山立马让人派车往齐府驶去。月上梢头,夜深人静,一路上畅通无阻,车子不一会就来到了齐府。车子在大门前停了下来,张日山下了车却不急着进去,而是抬眸对着齐府牌匾轻啧一声,招手唤来两名亲兵。

“你俩从大门进,拜访时就说佛爷有事邀请八爷过府商议。”

“要是八爷不来呢?”

张日山轻笑一声,接着道:“要是不来,他往哪儿跑去你们就紧跟着在后面追。但记住了,必需得把他逼往后门那边去。”说完,转身往齐府后门行去。

张日山沿着月亮光辉一路走过小巷,刚到齐府后门,里面就传来闹得沸反盈天的喧闹声。

“我不去,打死都不去,佛爷找我肯定没好事!”

“八爷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呸!你们佛爷才是为难我!”

齐铁嘴撩起长衫衣摆,从澡房窗户爬了出来,一路绕开追着他的小兵往后院方向跑去。一路上他不敢作大声响,猫着腰边躲边跑,眼看快到后门才长舒出一口气来。

齐铁嘴笑嘻嘻地拉开门闩,谁知刚踏出门槛没走几步,便被人伸手捞了回来,回头一看,竟然是候在后门多时的张日山。

 

张日山大手紧扣住铁嘴腰身,将他搂得更近。细长的眼眸眯缝一笑,语气流露着一丝得意:“八爷,可真是让我好等。”

“你等我做什么!快放手,我打死都不去佛爷府上!”

“当真不去?”

“不去!”齐铁嘴挺直腰板,颇有气势吆了一声。

“……”张日山挑眉,一个弯身直接将齐铁嘴抗到肩上,脚步一迈,往前走去,“既然八爷不愿意来,那我只好无礼得罪了。”

“哎,哎!你这是在做什么,快把我放下来。”

张日山充耳不闻,任由着齐铁嘴在耳边咋呼,目不斜视扛着人直往前走去。只是,走了没几步张日山脚步缓了下来,眼角往旁边瞟去一眼,拧着眉心不满地啧了一声。

这人怎么就……只穿了一件长衫就跑出门了……

原来,张日山来齐府时,齐铁嘴正好在澡房洗澡。一听佛爷来请心里料准没有好事,于是随便套上一件长衫,顾不上穿上长裤就慌忙往外逃了,所以他身下是光溜溜一片,什么都没穿。

齐铁嘴显然是忘了这一茬,只顾着拼命挣扎着从张日山肩上下来。两条藕白般的修长腿儿在不断扑腾,小腿不时向胸膛借力轻擦而过,在银白月辉映衬下纤细撩人,多瞧一眼心神便多荡漾一分。

“张副官你快把我放下来!”

“……”

“行了行了祖宗,我去就是了,你放我下来自己走。”

“……”张日山收回心神,轻应一声将齐铁嘴放了下来,动作不自觉轻柔几分。只是,视线却一直黏在齐铁嘴身上那件靛青色长衫下方,待到铁嘴迈开步子上了军车,他才彻底收回目光。

 

齐铁嘴来到佛爷书房时,正好佛爷吃夜宵去了,他逮住时机,暗讽带嘲数落了张日山方才粗鲁如胡匪般的行为。

只是,不论齐铁嘴如何数落,张日山都不像往日那样怼回去,而是漫不经心的应着答着。

“哎,我说呆瓜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张日山视线撇向他处,嘴上随意应了句,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随后,他突然将身上的军装外衣解了下来,往身侧方向一抛,扔在齐铁嘴腿上。

“夜寒霜重,八爷你把衣服盖在腿上吧。”

“……你怎么忽然那么好心?”

“……”张日山皱了皱眉头,心想,给你衣服盖还那么多话儿。最后,他禁不住齐铁嘴叨絮,两人又像往常那样拌嘴起来,直到佛爷吃夜宵回来,两人才结束像孩童般的幼稚行为。

 

 

03

对于两人吵闹拌嘴的行为,佛爷司空见惯,他笑着摇了摇头便将话头带入了正题。只是,事情商议到一半时,他突然觉得两人跟往日有些不同,可是,又想不出在哪里。

直到商议一事结束,两人散去,佛爷才发觉是哪里不对劲。

佛爷拧眉遥望他俩离去的方向,心中有一个疑问:副官的军装外衣哪里去了?

 

 

04

隔日天一亮,两人乔装一番就出发前往发生异况的桃林一带。

一路上,齐铁嘴一直念叨着张日山一会别鲁莽行事,不时,又嚷着让张日山给他摘下一些桃花,回去做成桃花酿埋在树下。

张日山经不起叨絮,要是换在平日多半是懒得理会甚至还会嘲讽几句。然而,今日他心情却好得很,对齐铁嘴有求必应,唇边的笑容也不自觉变得温柔些许。

两人来到桃林,齐铁嘴立马收起了那副玩乐嬉笑的样子,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脸上变得肃穆起来。拿着罗盘四处细勘,手里捏着诀,眸光紧盯着罗盘上指针的动向,看得张日山眼里不自觉升腾起一抹敬意来。

过了好半晌,齐铁嘴方收起罗盘来,目光一凛,随后指着一个方位说:“这一带风水不对劲。”

“八爷的意思是?”

齐铁嘴没有立马回应,从张日山背着的小背包里掏出一包红色粉末,然后仔细均匀地涂在右手。他蹲下身去,伸手抓起一把泥土,不过片刻,那一撮泥土变成了黑色,惊得他神色大变,慌忙掏出罗盘绕着四周又看了一遭。

齐铁嘴沉吟半晌,然后半眯起眼睛,眼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光:“地下有东西。”

“……”

“墓有十忌十不葬,桃林一带的泥土有异况正是因为地下的墓穴闹出来的。”

张日山眉心皱了起来,向齐铁嘴问道:“以八爷之见,接下来要怎办?”

齐铁嘴抿了抿唇,吐出两个字来:“下墓。”

 

 

05

山村边境的偏僻一处,一座独山的山脚下一带停留着一伙鬼鬼祟祟的人,正挥着铁铲卖力在桃林附近挖着泥土。

然而,整个队伍只有一位身穿长衫的人没有动作,抱着铁铲紧跟在带头正忙着的那人身后,不时念叨上几句。

“哎呀,你们来就好,做什么非得让我来……”

“……”

“我一个文弱书生,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呆瓜你带着我不就是个累赘……”

正在忙碌的张日山扔下铁铲猛地回过头去,对齐铁嘴忍无可忍吼道:“我说八爷,你能不能安静点!”

“……”齐铁嘴瑟缩一下,耸了耸肩,就不再吱声了。

张日山心中恼火,其实,这说来也不怪他。

当日齐铁嘴的一句下墓,说得那叫一个斩钉截铁,果决有气势。然而,当张日山火速组织一队张家亲兵,去齐府找齐铁嘴下墓时,他的这份气势瞬间荡然无存了。

各种借口耍赖不愿意来,这一路上,还是张日山将他抗着走来的。

张日山重新将注意力落回手头上去,没一会,盗洞就打通了。

齐铁嘴分针点穴不错,张日山一行人直接把盗洞打进了主墓室耳室。耳室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珍品,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古物字画应有尽有。只是,众人之行目的不在倒斗,在张日山的禁令下,众人随后走向了主墓室。

“咦……这墓室有点奇怪。”

齐铁嘴从张日山身后探出脑袋,指着主墓室的两口青铜棺樽说,“这两口棺是对望着的,墓主人生前可能是一对夫妻。只不过……棺樽上刻着的图案来看,里面躺着的却像是……两名男子。”

张日山听后眉心皱了起来,对众人说:“这可能有诈,大家听候八爷差遣。”

一声令下,齐铁嘴被张日山身后拎了出来,他扁了扁嘴,只好抱紧怀里的小布包办事去了。而张日山则举着照明灯,仔细察看主墓室起来。

张日山谨慎地绕着墓室四周看了下来,这不,就让他发现了端倪。

正当他欲回头叫齐铁嘴过来时,左手不小心碰触到一个机关,整个人瞬间被一股吸力甩到了另一间隐藏墓室里去,过程快如电转,只来得及听见齐铁嘴一声惊慌呼唤。

墓室门一关,张日山与齐铁嘴等人瞬间被阻隔开来。几声呼唤空无回应,张日山尝试将墓门推开,然而只是徒劳一番,墓门纹丝未动。

张日山回头正视墓室,眉心又拧了起来。

自跟随佛爷下斗以来,张日山见过不少墓室,可这样的墓室他还是头一次见。脚步刚踏入这里,他的内心深处便升腾起一种奇妙的悲怅来,当每往前走一步,那种悲然越发强烈,像是一股汹涌而来的浪潮要将他整个人席卷吞噬。

墓室四周墙壁挂满壁画,除了室内中央的筑台上放着一把有些许烧焦的木琴外,室内空无二物。张日山谨慎着步子往墙壁走去,仔细观察着壁画上的画面,虽然上面布满灰尘,但依稀能看出刻画了什么图像。

壁画似乎记录了墓主人的一生,随着一幅幅壁画阅览过去,张日山突然嗅到一阵奇香。渐渐地,他整个人开始晕眩起来,眼前景象变得朦胧不清,一股突然出现的轻烟化成一个人形漾在眼前。

 

 

06

轻烟散去,张日山发现他处于另一个奇异之境。然而,又觉得他像是一个局外人,在局外看他人演尽悲欢离合。

千株桃树,嫩蕊细开,灼灼其华。

本应是一番美景,然而桃树下却坐着一位怀抱木琴在垂泪的青年,他的身侧紧挨着一个墓碑,目光悲戚凄然。

接着画面一变,演尽了青年和另一位男子的一生。

情根深种,无奈情深缘浅。

最后,两人阴阳相隔,心里那番情意也不曾言说。

 

只是,故事尚未完结。

 

青年与那名男子来世再度相遇,一种较为亲近的关系将他们紧紧系在一起。

男子种在心中的爱早在上世扎了根,这辈子他轻松认出了青年,然而,青年却忘却前尘,成了另一个人。

几番春秋,几番年华,两人却经不起几番折煞。

男子抑郁病死,青年盛怒在桃树下烧了木琴,却意外记起了前世。

最后,青年在桃树下抱着半焦了的木琴,悲痛欲绝。

 

 

07

画面渐渐淡去,内心深处的一股强烈悲伤却向张日山席卷而来,仿佛是在痛惜青年和男子错过。然而,这种氛围并没有持续很久,一双温软的手将他拥入怀中,耳边是温润的声音在呼唤。

“呆瓜,你快醒过来吧……”

“……”

“我求你了,不要沉在幻境回不来,醒来呀……”

“……”

耳边是熟悉的嗓音,张日山费劲睁开了眼睛,发现他被齐铁嘴半抱在怀里,眉心紧紧揪在一起,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张日山心下一动,想起了方才在幻境里看到的画面。

他在想,如果不主动些,不及时点,会不会与墓主人的遭遇一样。错过今生所爱,最后含恨终老。

张日山盯着齐铁嘴看了一会,最后伸手将他搂在怀里,眸里目光在漾:“八爷,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说吧说吧,只要你没事,你爱说什么都行。”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

齐铁嘴闻言睁大了眼,拍着张日山肩膀在安慰的手停了下来,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半晌过后,他才红着脸埋进张日山颈脖间,瓮声瓮气回了一句。

“我知道了。”

“八爷,我以后会对你很好的。”

“嗯。”

“所以,我们不要像他们一样,错过,然后守着对方坟头过日子。”

“……坟头?”齐铁嘴闻言又抬起头来,眼里闪过一丝狐疑,他皱眉在想:莫不是这里邪气太重,呆瓜受影响了?想到这里,齐铁嘴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符来,偷偷贴在张日山后脑勺,接着回应道,“嗯,好的,好的,我们以后都不分开。”

 

 

08

桃花林墓一行结束以后,张日山和齐铁嘴之间的往来走动变得频繁许多,即使是互相拌嘴,两人也是噙着笑意说着闹着。

佛爷对此感到好奇,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心想,大抵是两人经历此行受了磨砺,长性子了也就懂事了。

但佛爷不知道的是,在这次事件中他悄然演了一回媒人,撮合了一段好姻缘。

 
评论(3)
热度(39)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