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逸真/显真】他比你好(二)

阅读提要

本文CP:风天逸X羽还真、张显宗X羽还真

文章现代背景向,有穿越情节,人物会有ooc,内含邪教CP一枚,不能接受的亲请谨慎阅读

 相关阅读(一)



宝马车缓缓开进一座建于半山腰的别墅里,这座别墅不论是前院的园林景观亦或是大体架构,建筑风格与现代主义不尽相同,细瞧之下,又维持着古典风格的延续。

别墅内灯火通明,坐在车里的羽还真双手扒着车窗边沿,借着灯光好奇地打量前院周遭,然后下了结论:“这里应该是陛下的皇宫吧。”

语气夹带着一丝疑惑,然而他的目光却是一片笃定,风天逸挑眉,有些意外他的敏锐。

“你是怎样看出来的?”

“我就是知道。”羽还真偏头在笑,他知道自己猜对了,回应时,眼里带着一丝小得意。

只是,这句话经他口中一说却略显微妙,不但没有让人感到狂妄,反而带上了一丝糯软的味道。听罢,风天逸唇角微微勾起,他收回目光,转身开了车门领着羽还真往别墅方向走去:“不错,比过去聪明了。”

别墅里的管家见风天逸回来,立马张罗厨房为风天逸准备晚饭,同时,让其他仆人带羽还真去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并仔细为伤口上了药。待到羽还真重新回到大厅时,仆人已经将饭菜摆上了餐桌,风天逸好整以暇坐在主席位上。

羽人不喜热食的缘故,所以风天逸从来不吃热气腾腾的饭菜,仆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当作是他的饮食习惯特殊,因此端上来的饭菜也只是微热。

餐桌上是各式各样的菜肴,荤素搭配得宜,看得羽还真不禁伸手揉了揉快饿扁的肚子,像一只饿惨了的小奶狗,想吃但又不敢贸然伸出爪子,只得惨兮兮地咽着口水。

风天逸见他这个模样,心里起了捉弄的念头,故意不开口提吃饭的事,而是让管家从酒窖拿来一支红酒为他倒上一杯,漫不经心地品着红酒。

羽还真见风天逸丝毫没有要用餐的意思,禁不住肚子饿,于是对他开口讨好说:“陛下,现在可以吃饭了吗?我肚子好饿,今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

“一整天没吃东西?”

“嗯。”羽还真拼命点头,生怕风天逸不相信,又强调了一句,“早上出门的时候没注意,背包让人用刀子划了一条长口子,里面的东西都被偷走了。”

“真是个笨东西,行了,你赶快吃吧。”

“好!”

得到风天逸的许可,羽还真一脸开心地拿起筷子,顾不上仪态狼吞虎咽起来,遇到稍微有点热的菜,胡乱吹几下就送进嘴里,看样子饿得不轻。

风天逸没有动筷,端着红酒在看羽还真吃饭,不时轻抿一口,一时间,餐桌上只剩下羽还真的咀嚼声和偶尔碗筷的碰撞声。

片刻后,风天逸觉得有些无聊,于是向羽还真搭话:“你现在是一个人住?”

“不是的,我现在在跟人合租。”羽还真咽下米饭,补充道,“他是个大学生,虽然话不多,但是他人很好,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他没有怀疑你的来历?”

羽还真吃饭的动作停了下来,捧着饭碗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他以为我是跟家人怄气,离家出走的。”说着,羽还真便向风天逸交代了这段时日里的遭遇,只是隐去了与张显宗相遇的那一夜。

羽还真重新拿起筷子,边吃边说近日来遭遇的事情,以及闹出的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糗事。风天逸端着红酒平静听着,在听到有趣的地方,不时揶揄羽还真几句,餐桌上的气氛也因这番互动而变得鲜活起来。

“我现在会搭计程车了,但还是不太看得懂这里的文字,也记不住太多地方,所以不敢走太远。”

“真笨,我去过好多地方了。”

“好厉害!”羽还真的一双眼睛里全是崇拜的亮光,“陛下来到这里一个多月就敢随意行走,不像我,现在都没法完全搞明白地方路线。”

“……”

风天逸没有回答,摇晃着红酒杯的动作停了下来,莫名而来的沉默在两人间蔓延开来。

羽还真见气氛不对,放下碗筷偷偷观察着风天逸的表情,见他眉心拧起,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而这个时候,静默中的风天逸却突然开了口:“我来到这里已经十年了。”

“什么?”羽还真惊得睁大了眼睛,似是有些不敢相信,“我到这里才不过一个多月,陛下为什么会比我早来了十年?”

风天逸半眯起眼睛,眉心拧得更深了:“我不知道。”

十年,一个月……风天逸为这个时间差距感到不可思议,几番思考,却得不出任何结论,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异空岭是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祸首。

尚在澜州那会,风天逸刚经历过天空城一事哀莫大于心死,于是任性将羽族撇下给风刃,孤身一人四处游历。但在后来,他在宛州时重遇了羽还真,两人结伴同行,在一路相处中前尘旧账一笑相泯,风天逸也因为有羽还真陪伴的缘故,渐渐敞开心扉,算是解开了心中郁结。

风天逸记得,在穿越前他和羽还真正好在中州一带的森林边缘歇息,只是不知道怎么就触动了隐藏结界,误入了异空岭。空间在瞬间逆变,他来不及细想缘由,一袭白光已向他和羽还真迎面盖来,意识亦被同时吞噬。

再醒来时,他身边已经没了羽还真的踪影,并来到了如今的世界。

风天逸细想了一会,将他的推论告诉了羽还真,羽还真听后却沉默起来,眉心皱了起来:“陛下,你说我们是不是要一辈子留在这里,再也回不去澜州了?”

“恐怕是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么……”羽还真半垂下眼帘低声嘟囔了一句,只是片刻,他的脸上重新堆起了笑容,对风天逸说,“其实生活在哪里都没关系,只要我们活得开心就好。”

羽还真率性的回答让风天逸不自觉弯了唇角,忍不住歪曲他的话里意,揶揄一番:“想不到,待在我身边,能让你这么高兴。”

“陛下是还真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当然希望我们都能过得开心,不管是在南羽都亦或是在这里。”

羽还真心性纯良,没看出风天逸揣着明白故意在装糊涂,但是在另一些事情上,他却看得比风天逸透彻。他知道在羽族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如果风天逸算的话,那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至亲。所以,不管活在哪里,他希望他们能生活得安稳喜乐。

羽还真真挚的回应让风天逸有些怔住了,他从不知道他在羽还真的内心里,分量会是那么的重,听着这一段话语,内心仿佛有一阵暖意淌流而过,目光也不自觉柔和了几分。

这大抵是他活着这么久来,听过最温暖的一句话了。

他还记得,初来到这个世界时,他的情况远比羽还真恶劣得多。

身体倒退到少年时期,一个人流浪了很长一段时间,不但没有遇到好心人施以援手,还差点招来了杀身之祸。然而,也是因为这个契机,他代替了另一个人,用新的身份在这个世界继续生存下去。

风家私生子风天翼,因天生一双湛蓝瞳仁过于出众,被风家暗暗养在乡间。后来,风家家主命人将他接回主宅,在接回的路上却遇上了一帮来历不明的歹徒,被误杀死去。在一旁目睹整个过程的风天逸也险些遭了殃,幸好被及时寻来的风家当成风天翼本人给救了回去。

十年时间,风天逸凭着自身的聪慧迅速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知识,在争夺继承人这条路上他吃了不少苦头。旁族的觊觎,嫡亲之间的争夺,不论在哪个世界都是残酷的。

没人在乎他的感受,也不曾有人关怀过他,至于亲人,有时候也只是个代名词而已。

所以在羽还真说出那句话时,风天逸承认,他的内心有些被触动了。

风天逸放下红酒杯,看向羽还真弯起唇角,目光灼灼:“你说得对,你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以后,你就不要再叫我羽皇陛下了,把这个称呼忘了,以后叫我风天逸。”

“好的,我记住了。”

得到了认可,羽还真内心难掩愉悦的心情。他高兴地笑了起来,和风天逸重新回到一开始的话题,只是聊到一半,风天逸突然好奇羽还真身上哪来的钱去租房子,对他提出了疑问。

听到风天的问题时,羽还真伸手去拿杯子的动作顿住了,眉心微微拧起,略迟疑地回答:“那些钱,是一个人给我的。”

“谁给你的钱?”

“是一个好心人……我不认识他。”

“……”风天逸皱了皱眉,目光闪过一丝疑惑,“他没有让你还钱么?”

羽还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可风天逸并没有打算放弃追问,面对他探究的眼神,羽还真下意识别开视线,随口一答:“他没有让我还,他说,不需要。”

谁料,风天逸听见这个回答后,眼里的疑惑更深了,正当他继续问下去时,羽还真幸好能及时想出了另一个回答,将话题应付了过去。

好说歹说,风天逸总算是相信了,没有再追问下去。羽还真见状暗暗松了口气,要是风天逸再揪着话题不跳过去,他都不知道该怎样去跟风天逸解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

毕竟,他与张显宗的相遇有些荒唐,不管怎样解释,都容易让人心生误会,无法轻易相信。


 
评论(9)
热度(64)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