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逸真/显真】他比你好(一)

阅读提要

本文CP:风天逸X羽还真、张显宗X羽还真

无大纲计划,纯属一时脑热,更新不定期

文章现代背景向,有穿越情节,人物会有ooc,内含邪教CP一枚,不能接受的亲请谨慎阅读

 

 

薄雨,淅沥沥的在下。

夜幕中的城市因为这一场雨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色,但川流不息的车流没有因为这场雨而停下来,路上的行人脚步一刻未停,只有羽还真撑着一把折了支架的伞站在路边,安静地望着来回行驶的车流,目光一片茫然。

他站在路旁已有一段时间,略显狼狈的身姿吸引了一些路人的注目,然而,他们都没有停下脚步,像是看不见他渴望得到帮助的目光。

羽还真收回视线,转向一旁的树木仰头看去。他依稀记得,回家的小路拐角处有着一株很大的木棉树,只要绕过木棉树就能看到家门前那盏昏黄的壁灯。

丢了地图和钱包没关系,只要找出记忆中的那株木棉树,就可以顺利地回到家了。

想到这里,羽还真的目光重新点燃了希望。他循着记忆中的路线,迈开脚步想换一个方向前去时,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尖锐刹车声。

车子行驶的速度不是很快,但羽还真还是不可避免被撞倒在地,在湿漉漉的地面翻滚了数圈,身上的白衬衫也因此沾满了斑驳的泥渍。

在稳住身子以后,羽还真用双手撑着路面试图站起,但在这时,他的膝盖却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大概是膝盖受伤了……羽还真忍着痛意拉高裤子一看,果然,膝盖的部位红肿了一大片,并且小腿也擦伤了不少。

羽还真咬了咬牙,忍耐着痛楚站了起来,待到他站稳身子以后,才发现身遭围了一大堆驻足停留的路人,正朝着他在打量。

围观的议论声以及素不相识的人群让羽还真有些紧张,他咽了咽唾沫,双手不自觉攥紧了衣衫,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展翼飞走。就在这时,撞到他的司机挤开了人群,撸起袖子来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司机脸色非常的差,看得出在生气,人还没走过来就指着羽还真一通臭骂。

“还没转灯你就过想着马路,是没长眼睛还是嫌命长?”

“我没有,我……”

“还说没有!呸,今天我是倒了大霉才遇着了你这种脑子有坑的人。”司机蛮横打断了羽还真的解释,让他几乎插不上半句话,“因为你横冲马路搞到我的车都撞破了,你得赔钱!否则别想没事离开,不然就跟我上警察局去!”

讹诈,是个技术活。但司机的手段太露骨了,早就在他开口第一句,围观的行人已看出了门道,可没有一个人愿意为羽还真伸出援手,只冷漠看着这一切。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一辆宝马车缓缓停在了两人前方,驾驶座下来了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年纪不大眉目却机灵,视线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随后向司机走了过去,并在与司机交谈时不动声色将羽还真藏在身后。

几句交谈过后,小伙子对眼下情况已有几分了然。他向司机交代一声,折返往宝马车后座跑去,通过摇下的车窗和里面的人对话一番后又跑了回来,伸手掏出几张红钞塞到司机手里。

“这点小事,用不着上警察局,这点小钱……大哥就拿去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太少了……”司机掂了下钱,他瞟了宝马车一眼,一副贪得无厌的嘴脸接着说,“想私了可以,但你得再加个十倍!”

“十倍也太夸张了,大哥你看能不能再少点……”

小伙子在和司机讨价还价时,宝马车的后座突然有了动静,车门一开,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从车子里走了下来。

男人冒着细雨前行,眼睛半眯起来,目光带着三分冷意,二话不说将司机一脚踹飞,惹得路人一阵惊呼。

“嫌少是么?”说着,男人向司机劈头砸去一沓钞票,脚下还不忘狠狠辗上他的手腕,“这些钱赔你的医药费,够不够?”

“不,不,我不要了!这事都是我的错,我错了,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男人唇角微微勾起,眼里闪过一丝寒光,脚下再一次狠使劲:“怎么不见你放过他?”

“啊!我的手要断了!”

司机痛苦的神情和凄厉惨叫声让男人感到颇为满意,他收回脚,接过小伙子递过来的雨伞向站在一旁早已呆若木鸡的羽还真走去。

男人扫视羽还真一眼,眼睛再次微微眯起,看向他的目光却不是一开始那样泛着冷意,而是带着一丝玩味,嘴角扬着一抹恶劣又得意的笑:“怎么,吓傻了?”

“……”

看着羽还真睁着一双蔚蓝色的眼睛,不知回应的呆样子,男人又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戏谑笑道:“怎么,连你的羽皇陛下都认不出了?”

脸上是微微温热的触感,羽还真眨了眨眼睛,才惊觉这一切不是梦,眼前为他解围的这个男人,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风天逸。

他终于与风天逸重逢了。

风天逸的出现,让他几乎忘却了身上的一切伤痛,他忙抓紧眼前风天逸的手臂,语气又惊又喜:“真的是羽皇陛下,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欢喜若狂的模样,心里不自觉升腾起一丝欢喜,下巴微微扬起,眼里透着几分傲色:“不对,是我找到了你。”

不管是谁找到了谁,在这一刻都不重要了。重逢的喜悦让羽还真不住地点头,与风天逸对视的双目满是雀跃,也许是他眼中闪烁着的亮光太过耀眼,连风天逸也不禁被他感染,眉目也温柔了几分,唇角微微勾起。

“我们总算是重逢了。”

 

 

风天逸的出现,给这一桩“交通事件”落下完满的帷幕,原本围观的人群见热闹散场,也纷纷离去,唯独是不远处停着的一家黑色轿车,纹丝不动。

借着路灯的光线从后座车窗透出的身形来看,里面坐着的应该是一个男人。从事件的开始到结束,车里的男人没有任何动静,直到风天逸伸手捏了一把羽还真的脸,后座的车窗才摇下半截。

男人面容平静,看不出任何喜怒。他目光淡淡地看两人在交谈,然而视线却一直紧扣在直羽还真身上,看到最后仍是没有一丝动作,任由羽还真上了风天逸的车,最后扬长而去。

但很快,他又像是有些不甘心,扬手示意让司机将车子发动起来,跟了上去。

两辆车子在公路上一前一后行驶着,保持着一段适当的距离,路线更是惊人的一致,如果不是认真观察,恐怕很难发现端倪。

但没多久风天逸就发现了异样。

风天逸在发现被跟踪了以后,故意让小伙子将车子速度减缓停在路旁,显然,后面跟着行驶黑色轿车始料未及,为了不被识破只好保持着速度向前行驶。

坐在风天逸身旁的羽还真对这一切暗流毫无所知,因为在黑色轿车超过风天逸的车子时,他正在低头把玩着身上带着的机关小玩意,到车子恢复速度行驶后,他仍是没有抬眼向前方看去一眼。

黑色轿车渐渐融入了夜幕,风天逸以为终于摆脱了跟踪,但让他想不到的是,在后方的一段路上,黑色轿车不知从哪里的街口悄然开出,再度跟在他的车子后方。

但在跟了一段路程之后,黑色轿车似乎觉得没意思了,突然加速从风天逸的车旁一窜而过。

恰好,羽还真在这时突然抬起了头,向车窗外看去,正好与坐在黑色轿车后座的男人对上了目光。

男人的双眼像是一汪深潭,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但是在接触到羽还真的目光后,他突然半眯起眼睛,不知在想起了些什么。

然而,在与他对视的一瞬,羽还真却是愣住了,连手中的小机关滚落在脚步也没有察觉。

是那天晚上他遇到的那个男人……

在片刻失神过后,回忆像泉水般涌了开来,羽还真想起了他初来到这个世界时,那个晚上所发生的事,以及男人对他做过,说过的话。

并且,他也想起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了。

好像是叫,张显宗。


 
评论(13)
热度(97)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