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腚七】大当家,不如你就嫁了吧

逸真衍生CP:赵光腚X陈七

没看过剧,纯粹想测试一下这对CP在我这里的兼容性

剧情ooc会有,不能接受请谨慎阅读

 

 

01

烧杀掳掠仗义疏财,不论是那一种,都是土匪行当中常见的事。然而,黑虎寨数个月来愣是没有干过一票,甚至连下山都没几回。

如此反常的行径,让一些新来的小匪们感到有些不安,纷纷揣测,寨子最近是不是摊上大事儿了?

摊上事儿是真的,只不过,是黑虎寨大当家自个惹来的大麻烦而已。

 

 

02

阳春三月,枝头蕊红馨香飞,山间尽是一片青葱。

陈七见山间风光极好,于是命人沏上一壶好茶送往城楼,边品茶边打发时间。这时,老黑却突然一溜烟奔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指着寨外就是一顿数落。

“大哥,赵光腚那泼皮又来了,一个上午都在寨子门口吵着要见你!”

“赶他走,就说我不在寨里。”

“赶?有那么容易赶他走么!”说到这里,老黑语气满是无可奈何,“这次是大伙央我来求求大哥,下来管管这事吧。”

老黑的一番话说得极为可怜,然而陈七却没有回应,捧着茶杯目光直望向远处山,仿佛听不见话儿似的。

老黑见陈七这个样子,心中顿时了然,没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老大又要假装听不见来推事儿了,看来只能下狠招儿了。

心里打定了主意,老黑故意轻咳一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说道:“对了,我还要给大哥你提个醒,赵光腚这次动静可大了。他直接挑上十担子的番薯搁寨子门口,说大哥你要是不出来给个交代,他明天就去报官府告你耍流氓!”

顿时,陈七喝茶的动作一滞,眉心也微微拧了起来。

“赵光腚他说,和大哥你生米煮成熟饭,已成定局。要是大哥你不肯嫁给他,他就去官府给自己求个公道!”

陈七一听这话顿时来了气,将手中的茶杯重重搁下:“这家伙净干些混账事儿!”

一想起赵光腚,陈七觉得脑袋疼得像是要炸开一般,痛要命!他挥手让老黑先从城楼下去,顺带给捎个话:“你把赵光腚带到前厅,一会我就过去。”

“好!这次全靠大哥了。”老黑大喜过望,作揖过后赶紧转身离去。

看着老黑奔下城楼的脚步如此轻快,陈七无力收回了手,他叹了口气,懊悔那一晚他不该下山。

 

 

03

陈七沉着一张脸来到前厅,赵光腚正好捡着茶盘上的果子来吃,一听见陈七的脚步声,顿时将手里的果子扔到桌上,往身上胡乱一擦,笑着向他走来。

“媳妇你来了!”

“不许叫我媳妇,叫我大当家!”

“是的,媳妇!”

“……”

陈七被赵光腚理所当然的回应气着了,扬手一巴掌向他脸上扫了过去,只不过,劲儿不大,在他麦色的肌肤上只留下一个淡红色的印子。

这巴掌打得赵光腚微微一愣,但很快,又恢复了爽朗的笑容:“劲儿不大,我不痛呢,媳妇你消气就好。”

“……”陈七见他的笑容夹带着一丝讨好意味,心中的气不自觉淡去不少。他走到桌子一旁坐下倒了杯茶,顿了顿,又给赵光腚倒了一杯,口气也缓和了几分,“你要怎样才不闹下去?”

“我闹什么了?”

“我的意思是,你不再到黑虎寨来,从此不提成亲一事。”

“可那天晚上你明明答应我了……”

陈七一听,又来了气,把杯子重重搁在桌上:“说了不许提!”

赵光腚撇撇嘴,有点小委屈,可是又不敢回嘴,默默拿过桌上的茶壶给陈七喝了一半的茶水满上。陈七见他这个样子,心里隐隐有些不忍,又补了一句:“只要你答应我前面开的要求,自然少不了你好处。”

“好处?”赵光腚喝着茶水,在听到这话后动作一顿,目光闪过一丝狡黠,“是不是什么好处,你都可以答应?”

见事情有了转变,陈七喜上眉梢,连带着面容也带上了几分笑意,把赵光腚看得一愣一愣的,好一会,才乐呵呵地笑着回应。

“媳妇你真好看。”

“闭嘴!开门见山直说,你到底想要什么好处。”

赵光腚继续在乐:“我要你当我媳妇。”

“……”

陈七咂舌一声,神情一言难尽。觉得方才的想法简直是异想天开,他竟然会认为顽石一般的赵光腚会改变主意。

 

 

04

面谈失败,赵光腚是被打飞出黑虎寨的。

但赵光腚不觉得这事儿有什么,打是情骂是爱,村里的教书先生说这是爱的一种表现,所以,他不在意。

而且庄稼汉身子壮实,陈七打他时也没真正使上劲儿,即使是被打了出来,他依然淡定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扬起笑容,挥手对着城楼上的陈七吆喝道别。

“我先走了,媳妇你记得多吃点饭,你瘦了。”

“赵光腚你给我滚!”

“好叻好叻,我改天再来看媳妇你。”

“滚!”

两人的对话顺着风势飘进了黑虎寨内,在静养的老当家正好在吃茶点,听见这动向,料到八成是赵光腚来提亲了,于是笑着让人把陈七叫来。

陈七一路向老当家的院子走去,路上遇着了寨子不少兄弟,有意思的是,大伙竟不约而同地对他说着意思相同的话语。

“大当家,腚哥儿这人还是挺好的。”

“赵光腚托我给大哥你捎个口信,他新收的菜已经做成菜干了,改天送过来给你尝尝。”

“这赵光腚一身野气,跟我们当土匪挺般配的。再说他人那么好,大当家你不考虑一下?”

“……”

陈七打飞了一个堂主,又踹翻了一对匪兵,他发现自从赵光腚上山以后,寨里又不少兄弟都被收买了,隔三差五的来他面前说着好话,要是再这样下去,恐怕大伙全站赵光腚那边去。

思考间,陈七已经来到了老当家的院子,老当家见他面色不佳直接问了缘由,当听了事情始末后,直笑得人仰马翻,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赵光腚,可以!有胆量来我黑虎寨提亲,不错。”

“老当家你别取笑我了,这不,我都快愁白了头。”

可老当家不这么认为,吃着由赵光腚种的大白薯当茶点,又香又甜,觉得多了一个“女婿”经常进贡番薯做茶点,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

“他性子倔,认准的事非干到底。不惧黑虎寨三番四次来提亲,想必是认准你,非娶不可。”

陈七可不这么认为,凉凉的看了大口吃着番薯正香的老当家一眼,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老当家,咱们黑虎寨还是买得起番薯的。”

老当家是见惯风浪的人,怎能就轻易被陈七一句话给打发了呢?

他顺手给陈七递过去一个番薯,一脸看流氓的目光。“对了,我还听说……你俩有肌肤之亲了?”

“……”

闻言,陈七面色一沉,在拱手拜别时顺带将老当家茶盘上剩余的番薯掐个稀巴烂。

 

 

05

从老当家院子出来,陈七几乎心如死灰。

他觉得整个寨子都像被赵光腚下了降头,着了魔一样来说着好话,让他接纳这样一个与黑虎寨格格不入的人。

陈七回了自个院子,泡上一壶茶水,托着腮在思考怎样才能拜摆脱开赵光腚,正好又遇到老黑来找他。

这次,老黑不像过往那么坦率,而是有些欲言又止。

“大哥,赵光腚这事……就这样算了吧?我看他人还是不错的。”

陈七一听,没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可以断定黑虎寨的人真的都被下降头了。

老黑不知陈七心里想些什么,见面容沉静,不像是在发怒,于是继续说道:“依我看,他对大哥是真心的,不如……”

“不如怎样?”

“不然就和他结亲吧。”

在赵光腚这事,对陈七的沉默老黑早已习以为常,只是,近日听来的一事让老黑想起了往事,随之,也对赵光腚的执着有了新的看法。

老黑把心一横,决定将听来的消息全盘说出:“我刚得了消息,听说附近一豪绅的女儿看上赵光腚,硬软兼施要他娶亲,结果他说什么也不从,亦因此落得了报复,遭了一顿毒打。

“……”

“赵光腚虽然是个文化不大的庄稼汉,但胜在他对你真心无二。这世间最难得的是真心,大哥,你莫不是忘了那件事了?”

闻言,顿时陈七身子一震,倒茶的动作亦随之一顿。

他任茶水缓缓沿着杯口淌流到桌面,蔓延开一片茶水痕迹,半晌才收回了动作,目光复杂,又像是若有所思。

 

 

06

夜里,陈七辗转难眠。

老黑的一番话让他无法入睡,尽管好不容易睡了进去,到后来竟又鬼使神差般梦见了赵光腚,还有那一晚的情景。

这事就像心魔一样纠缠着陈七,近日来,他夜不能寐,白日精神萎靡。这天他正坐在大厅,用手撑住脑袋在补眠,这时门外跑进一个小匪兵说山下堂口着了事儿,这会派人来信,让大当家立马下山处理一趟。

陈七一听,披上大氅,翻身上马朝着山下方向赶去。

事情,只是小事一桩,陈七三五下便解决了。再往山上回程时,陈七正好想起赵光腚有伤在身而那日自己又打了他一顿这事,心思一转,陈七随即调转马头,往他家方向飞驰奔去。

在半路,陈七感到些许口渴,于是就下了马到溪边取水解渴,一时没注意,被溪边一株带刺的野草划伤皮肤。

手背被划开一道小口子,陈七并不在意,喝完水便策马而去,直到途中身体渐渐产生异样,他才深感不妙。

身体是被火烧一般炙热难耐,除此之外,内心还多了一丝欲望的蛊诱。

陈七暗叫一声不好,心中揣测方才划伤他的恐怕是催情类的野草。他忍着体内的欲望在思考解决的法子,只是,在欲火的燃烧下体力渐渐不支,最后一个晕眩竟摔下了马,到后来知觉再度恢复时,他已躺在床上。

上方轻纱帐子有些熟悉,陈七眯着眼在想,这不是赵光腚的家么?怎又与他缠在一起了……亦或是,这是个梦儿?

目光往下移去,陈七发现他衣衫被全数剥尽,身体随着压在身上的赵光腚的动作一摇一摆,下方传来被贯穿的快感一波接一波地冲击着他。

是赵光腚救了我回来?

陈七转念一想,觉得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机,而是赶紧让赵光腚停下动作来。

“赵光腚,你赶紧给我下来……”

“我不,是媳妇你自己缠着我的。”

“你还真敢说。”

“真的!我一出门就看见媳妇你昏倒了院子门前,本想着送你回去,谁知道你一看到我就立马扑过来,逮住我狂亲了。”

“你给我闭嘴。你……你快起来,放开我……”

陈七吐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他欲伸手推开骑在身上的赵光腚,谁知,力气像是被抽走般,动作柔软无骨,他这么伸手一推,动作反倒像是在调情。

手被顺势抓住,轻按在赵光腚结实的胸膛,手心下方是泛着青紫的淤痕,陈七想起了老黑那天说的事,他目光往上移动,正好对上赵光腚那双黝黑的眸子。

陈七不知为赵光腚为什么这般执着,左思右想,想不出一丝原因来,他纠结一番,向赵光腚直接问道:“赵光腚,你为什么非要娶我,是因为那晚我说的一句糊涂话?”

“不是。”

“那是什么?”

埋头耕耘的赵光腚动作稍慢些许,他皱着眉头想了会,最后坦率一笑,摇头说道:“我也想不明白,但一想到以后能和你过日子心里就好高兴。”

末了,赵光腚又补了一句:“大概是村里教书先生说的,什么,河水只取一瓢喝。”

陈七摇头失笑,低声轻喘道:“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他随着赵光腚进出的动作在低低呻吟,目光有些涣散,像是在沉沦在肉欲的欢愉里,亦像是渐渐深陷在赵光腚眸光中的真挚里。良久,他叹了叹气,脑海中升起一个念想。

大抵,他这辈子都躲不开赵光腚了。

陈七再叹息一声,认命般伸手缠上赵光腚的脊背,将人搂得紧紧的。

罢了,罢了。

大不了选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偷偷嫁给他算了。


 
评论(21)
热度(127)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