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副八】矮攻后续

注:矮攻梗系列日常一发完,文风依旧走轻松调,没文笔可言,人物ooc有有有!

相关阅读:【副八】矮攻事件薄:一个矮攻的自述

相关阅读:【副八】矮攻事件薄:攻受自在人心



 

这一日,在校场操练士兵的张日山突然收到佛爷的一通急令,命他立马前来书房一趟,有要事商议。

军令不得有误,张日山马上赶了回去,前脚刚踏进门来,佛爷便立马让他把门关好,俯身从抽屉取出一个红色锦盒,满脸神秘。

“这是夫人命人从北平送来的珍贵药材,你要收好。”

张日山当下有些迷惑了,问道:“佛爷,你这是……”

佛爷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一副对后辈寄予厚望的表情:“你是我带出来的副官,在长高这事我对你有信心,况且你还年轻,不怕。”

 “……”

张日山无言接过锦盒,知晓佛爷都在关心他身量上不如八爷这事,九门怕是人尽皆知了。

想到这里,张日山顿时有些抑郁了。

 

 

佛爷送的药材看似珍贵,其实成效不大。

张日山照着附带的药方上做成了汤药,一连喝了几个月,个子没有长高,反倒是体重增加了不少。

增高不成导致张日山心情不佳,整天寒着一张脸,活像个冷面阎罗。手下的张家亲兵人人自危,生怕一不小心触了火线,偏偏,九门一众,却是喜闻乐见。

这一日,张日山替佛爷送文件到二爷府邸,巧的是,又遇上了九门牌局。

鉴于上次不愉快回忆,张日山放下文件就打算离开。然而,好热闹的霍三娘又岂会轻易让张日山离开,抢在张日山欲离之前,先一步将人留了下来。

“张副官你最近是怎么了?明明是个玉面郎君却要做那冷面修罗,不怕把你家八爷给吓着了?”

“……”张日山坐到牌桌一旁,淡淡斜了霍三娘一眼,就是不愿开口。

霍三娘也不恼,脸上笑得云淡风轻,眼里却闪过一丝精光,她摇着小扇子,又是一问:“莫不是,张副官厌了咱们八爷,要改投温柔乡了?”

“霍当家要知道东西可乱吃但话不可乱讲!”

张日山行兵打仗经验不少,但是论起心机算计这方面哪是霍三娘的对手,不一会,就被哄得把事情全交代了,还把藏在心底下的烦恼也说了出来。

“怎样才能成为让八爷引以为傲的人?”霍三娘眸光流转,拖长调子揶揄笑道,“要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就不知道张副官你能为八爷做到何种程度了。”

话一出了口,解九爷当下便明白霍三娘要戏弄小副官一番,然后不动声色向二爷投去一个眼神。二爷心领神会,便哄着霍三娘出门逛大街去了。

不着调的人走了,张日山却是认真了起来,竟然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解九爷。

但是,一向足智多谋的解九爷在这个关键时刻却没辙了,就差没高举着“我没有这种烦恼”的牌子,最后只好在张日山幽幽的眼神下找了个借口也跟着溜了。



仨人一走,大厅只余吴老狗和张副官两人,一时间,莫名多了几分惆怅的味道。

吴老狗笑摸狗头假正经,余光向门外偷瞥一眼,确定他们已走远后立马从桌底掏出一本黄色册子来,从略显残旧的封面来看,这书似乎有些年头。

吴老狗吹了吹上面的尘埃,然后塞到张日山怀里:“拿去拿去,五爷送你的,这本秘籍大有来头,必定能解你忧愁。”

张日山拧起眉心,翻看几页过后,语气有些怀疑:“按照这里面说的去做……当真行得通?”

吴老狗听后一拍胸口,胸有成竹地表示,只要张日山按书上说的去做,保证他于齐铁嘴威风之上!

 

 

病急乱投医,张日山信了,被说服了。他揣着神作拜别吴老狗回家认真阅读起来,只是,一通翻阅以后,他的眉心便拧了起来。

书中的方法跳脱得很,毫无一丝信服力。张日山越想越觉得不靠谱,但又不甘心,只好翻到页尾,把希望寄于书中最后攻略。

书中最后一章更是摒弃铺垫直入主题,作为一个矮攻,必须要明白一点:

没有什么事情是床上分不出高低,显不出威风的,如果不行,那就再来一次!

张日山被这话弄得有点茫然,待他翻到下一页,发现书中记录的竟然是图文并茂的……春宫计。

沉默半响,张日山收起了书。心想这书虽然瞧着不靠谱,只不过书中提到的最后一计倒是试试也无妨,况且也好久不与他心尖之人亲近了。

晚饭过后,齐铁嘴早早回了房,张日山倒是不急,让小满打回几坛酒,喝够了,才脚步虚浮回了房。

虚掩着的门被一脚踹开,齐铁嘴冷不防被吓了一跳,看着张日山面泛桃红,一身酒气,手中还在解着军装上的衣扣的,看得他有些云里云雾:“呆瓜你这是在做什么?”

张日山充耳不闻,将外套扔在椅子上的扶手,一把将齐铁嘴扛起来。

“你快把我放下来,哎!呆瓜你快住手!好端端的脱我裤子干什么呀?今晚我不能跟你行房!”

“为什么?今晚你又不需要起卦”

“可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张日山停下了动作,盯着齐铁嘴一番细瞧,“真不可以?”

“不行。”

斜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张日山眼里闪过一丝算计的光,他故作出一副失落的样子,闷不作声将他放到床上,耷拉着脑袋坐到床的另一边。

齐铁嘴不知道张日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几番询问张日山就是不应。

他见摸不清状况,讨好地爬过去坐到张日山腿上去,好奇问道:“呆瓜你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就不高兴起来了?”

张日山抬眼看了下齐铁嘴,见他眼里是掩不住的担忧,心下一动,也失了戏弄齐铁嘴的心思,将这段时日所想的所虑的全都说了出来。

齐铁嘴听后,是好气又好笑。

他气九门牌友们老爱搞事情,特别是看到那本字迹熟悉的秘籍之后,气得当场就想一枪崩了吴老狗!

让他感到好笑的是,张日山竟然在意起这点小事情来。明明脑力不错,偏偏一遇到与他有关的事情就失去了思考能力。

一想到这点,齐铁嘴也不恼张日山方才的戏弄,心里反而像是蜜化开了般,甜得他不自觉勾起了一抹笑来。

他轻轻啄了下张日山的唇,眼角含笑:“我齐八爷挑的人便是天下间最好的人,在守护国土山河的日以继夜之间,你早已成了我心上骄傲。”

齐铁嘴一句话轻巧地拨开了张日山心头上的密云,他搂过齐铁嘴的腰,探身噙住弯起的唇角,回以深深一吻。

“八爷亦是让我引以为傲的人。可有一点八爷说得不对。”

“哪里说得不对?”

“天下间最好的人是你,而我是最有福气的那一位。”


 
评论(15)
热度(81)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