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副八】今宵灯月下

注:中秋贺文,日常系列,小甜饼一发完。

文中最后一句取自戏剧《紫钗记》中的唱词,并非原创。

 

 

紫檀木生长缓慢,没数百年不能成才,此木材不论在哪个朝代都是极难所得,因此在明朝时就有人戏说此物为:一寸紫檀一寸金。

紫檀木的珍贵之处,张日山并不清楚,他只在意手中的这块紫檀木能否如意雕琢出图纸上的成品来,毕竟雕工他才学了半个月,技艺并不精湛。

其实,张日山要雕琢的成品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他所雕琢之物是两只小乌龟。说易之处,乌龟外形简单不讲究太深的雕工;说难之处是张日山要雕琢的小乌龟并非凡物,乃是齐家算子的心头好,两只极有灵性的宠物。

书案上的文书被推至一角,摆放在中间是几把雕刻刀以及指敲锤、木锉、斧子等工具,张日山手中正拿着雕刻刀在雕琢,紧张得手有点轻微发颤,直至最后一刀完成他才长舒了一口气。

手里拿着两只雕琢完成的小乌龟,张日山笑弯了唇角,心想用来作为中秋礼物赠与齐铁嘴,他一定会喜欢。

张日山收好小乌龟就往齐府奔去,刚进了大门就遇见小满在整理一些竹篾木条,正好打听齐铁嘴在府中何处。

在得知齐铁嘴在书房后,张日山立马朝书房走去,前脚进了书房,正好看到齐铁嘴伏在书案上将手中的书看得入迷,丝毫不发觉他已走入门来。张日山心想正好如了他意,想到齐铁嘴收到小乌龟时高兴的模样,唇角不禁又弯了几分。

张日山含笑走到齐铁嘴身后唤他一声,打算给他一个惊喜,谁料,齐铁嘴仿佛没听见似的,看都不看张日山一眼。

张日山眉心微微一拧,双手撑在桌沿俯低身子又叫了一声八爷,齐铁嘴充耳不闻,将手中书看得津津有味,愣是没瞧张日山一眼。

张日山挠挠头,心中猜想,难不成是最近惹他不高兴了?

想到这里,张日山绕到齐铁嘴另一侧,凑到他跟前讨好地又唤了声:“八爷……”

“……”齐铁嘴仍是不理不睬。

张日山见齐铁嘴仍不理会他,心中仿佛有只小爪子在挠他的心,闹得他的心情七上八下,一开口,不自觉带上了些许委屈:“八爷,我来了。”

齐铁嘴翻书的手一顿,终于有了反应。只是他见来人是张日山之后,又立马将人撵到一边,没好气说了句:“去去去,别烦我。”说完,又继续埋首于书里去。

齐铁嘴的反应让张日山心中的小情绪更浓郁了,不自觉扁了扁嘴角,委屈得就像被主人忽视的小狗崽一样,只差哼哼唧唧去咬着主人衫角摇晃求关注了。

这种行为有失颜面张日山当然不会做,好歹他是长沙布防军官的副官!这会,他又绕到齐铁嘴身旁空着的凳子坐下,探着身子不折不挠地往齐铁嘴眼前凑:“八爷,你在做什么?”

“……”

“八爷你在看什么书?”

“……”

张日山歪头看向齐铁嘴,见他依旧没有理会的意思,心中有些哀怨。百无聊赖之下,只好随手拿过书桌上散放着的书籍翻阅起来,心想:我不吵不闹在旁边等你总行了吧?

然而,张日山没想到他还是惹了齐铁嘴不高兴。齐铁嘴手中的书已阅毕,然而正想看的下本恰好被张日山压在手肘下方,他蹙眉不满地啧了声,伸手一把将张日山的手推开,拿起书继续翻阅起来。

“八爷你到底……”

“嘘!”齐铁嘴只想把桌上的书看完,然而张日山没完没了在他身边吵闹,让他根本没法记住书上所说的内容,心情难免有些烦躁,“我说小祖宗你现在能不能到别处去?先不要烦我好不好。”

“……”张日山摸了摸衣袋里的小乌龟,眸光难掩失望,像个大孩子一样将心中的情绪全然写在脸上,语气更是委屈不甘,“那我不妨碍你看书了,晚点我来找你。”

 

没能将小乌龟顺利送出,张日山心情好不到哪里去,沉着一张脸上操场,把正在操练的张家军队里的新兵吓得腿儿都险些站不稳,纷纷在心里嘀咕,今天的张副官是不是被家里婆娘赏脸色看了?

操练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适逢中秋佳节,佛爷特许提前结束操练,新兵们听后开心得一溜烟的跑了,张日山正好回军营拿好小乌龟,买上一些时令水果又往齐府去了。

早上来送小乌龟的时候碰了一鼻子灰,这下子,张日山仍心有余悸,担心这次又没能成功送出礼物。然而,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人刚走到院子门口,齐铁嘴就笑嘻嘻过来将他拉了进来。

“呆瓜你来得太慢了,我都开始要做月饼了。”

“什么甜饼?”

“你看,这馅儿有红豆,枣泥,莲蓉……”齐铁嘴指向桌上的木制模具笑说道,“喏,这个就是用来做月饼的模具,你喜欢什么馅就合着熟面皮放里头,然后用力合上一压,饼儿就完成了!”

张日山见齐铁嘴对这月饼的制作过程熟悉得很,一时间有些好奇:“八爷,你那么清楚……难不成以前香堂以前是卖月饼的?”

“去去去,瞎说什么!”齐铁嘴停下捣鼓饼模,不满地堵了回去,“我齐家这香堂代代相传只算卦问卜,你以前才是跟着佛爷卖大葱饼的!”

 “……”张日山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可我看你对这玩意儿挺熟悉的。”

“那当然,早上那会的书可不是白看的!”

“早上那会的书?”

齐铁嘴点点头,笑得一脸得意:“我一个上午都在研究月饼的快速制作方法,嘿!结果真让我找出法子来了!”说着,齐铁嘴将刚做好的一个松子枣泥小月饼递到张日山唇边,“这是刚做出来的,呆瓜你快尝尝好不好吃。”

齐铁嘴满脸期待,眼睛亮晶晶的,看得张日山心神漾动:“不如,八爷陪我一起尝尝?”

未等齐铁嘴回应,张日山伸手搂过他的腰身,咬过月饼反递到他的唇边。

见齐铁嘴咬下小半边月饼,张日山几口便将剩余半边月饼吃完,笑问:“八爷觉得好吃吗?”他眉眼带笑,目光灼灼,看得齐铁嘴脸上一热,含糊回应道:“这松子枣泥馅儿……嗯,还行!”

“我也这样觉得。”张日山又是一笑,眼眸凝望处盛满情意,“八爷做的月饼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月饼了。”

这句话说得有些夸张,但仍听得齐铁嘴心里一甜,他将另一个饼模递给张日山,语气不自觉娇嗔几分:“少贫嘴!赶紧来帮我做月饼,待会我们送给邻里尝尝,然后一起到河里放花灯去,工具我都准备好了。”

今年的中秋长沙城举行了河灯节,不少老百姓纷纷往河里放莲花灯,为来年许愿祈福。只是,齐铁嘴的话让张日山心里有点纳闷,莲花灯到市集上买就好,哪还需要什么工具?

 

张日山将心中疑问道出,齐铁嘴听后揶揄笑道,“真是个没情趣的呆瓜,当然是要自己做才有意思。”

张日山觉得齐铁嘴说得有理,于是点头称是,自觉说道,“那倒是的,我和八爷放的花灯哪能跟其他人的一样,当然要独一无二。”

说到这里,张日山忽然想起了口袋里的小乌龟,他急忙放下手中的月饼模具,将一对小乌龟献宝似地递到齐铁嘴跟前。

“八爷,这是送你的。”张日山见齐铁嘴一脸好奇看向小乌龟,心中有些紧张,“我跟雕工师父学了半个月,这小乌龟我自己雕的,打算送给你做礼物,你看你喜不喜欢。”

两只小乌龟雕工算不上精致,齐铁嘴却越看越欢喜。

“当真是你自己雕琢的?”

“当然是!”张日山怕齐铁嘴不信,急忙伸出另一只手让他瞧瞧在雕琢时不小心被雕刻刀划破的痕迹,“不信你瞧瞧,这都是证据!”

齐铁嘴接过了小乌龟又复而握住张日山的手,指腹摩挲着上面的浅浅的痕迹,忍不住抿嘴在笑:“好了好了,我信你这呆瓜便是了。”

小乌龟如愿博得齐铁嘴欢喜,张日山心中也自是高兴,两人笑着闹着将月饼做好,又一同送给邻里街坊品尝,接着又回到院中制作莲花灯。

小满事先准备好的竹篾木条派上用场,在齐铁嘴的指导下,张日山做出的莲花灯一盏比一盏好看,至于提笔许愿一事,则交给齐铁嘴来办。今夜月色撩人,无须夜里挑灯,单借月亮光辉便可执笔题字,齐铁嘴伏在桌上在纸张上写下一个又一个愿望。

“愿今后再无战事,百姓安居乐业。”

又譬如,“愿天下家家户户人月团圆。”

……

在为剩下最后一盏莲花灯题愿时,齐铁嘴落笔前忽而停了下来,他看向一旁挽起袖子认真在摆放莲花灯的张日山,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浅笑来。

他将视线重新放回纸张上,蘸了蘸墨,落笔写下最后一个祝愿。

“今宵灯月下,与君共韶华;愿作双鹣鲽,情深永无懈。”

 


 
评论(8)
热度(68)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