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副八/现代】人质(中)

注:现代都市背景,齐铁嘴=齐恒、张副官=张日山,大量私设出没,人物绝对ooc。

前文阅读:【副八/现代】人质(上)



那一夜过后,张日山对齐恒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

面对着齐恒的冷淡他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却不再强迫齐恒承欢,每次来看齐恒时也只老实坐在沙发一旁,或托着下巴在看齐恒把玩喜欢的小玩意。

齐恒很了解张日山,在察觉出他的异样的第一天,齐恒就发现张日山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目光不再带着偏执,眉宇间也没了那股狠戾。就像从前那般,看向齐恒时眼睛里不自觉透出亮光,细看之下,眉角眼梢间全是欢喜。

齐恒曾经问过自己,如今他是怎样看待张日山的。但遗憾的是,他得不出精准的结论。他发现他对张日山的情感是复杂的,复杂到像一团乱麻,无法明朗条理地说清。

两人互不打扰,相安无事地生活着,这样平和的日子是齐恒一直所奢望的。但张日山似乎并不是这样认为,他固执地要想将齐恒留在身边,不管齐恒是否愿意,只是如今他待齐恒的方式改变了,变得温柔了许多。

现状的突变让齐恒心中悄然积聚了不少情绪,多样且复杂。到后来,这些情绪再也藏抑不住,在生日的那天因为张日山的一番举动彻底爆发了。

齐恒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张日山,他手捧着鲜花眼睛好整以暇在等待着齐恒,那双斜长的眼眸微微眯着,在与齐恒四目相对时,嘴角不由自主漾开一抹笑容:“生日快乐。”

“……”

齐恒没有说话,眼中闪过一丝不自在。

“我等你好久了。”

“你等我做什么。”

张日山举了下手中的花束,眉眼微弯:“想给你个惊喜。”

“……”齐恒用食指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目光平静,“送来公司的那份礼物是你的意思吧?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退回去了。”

“你不喜欢?”

齐恒没有马上回应,稍停片刻,才淡淡说道:“重要吗?”

张日山点点头,看向齐恒的目光如炬,似乎希望一直看到齐恒心底里去:“很重要。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希望你开心。”

齐恒笑了,笑容带着嘲意,他不在乎这个笑容会不会刺痛张日山,这一刻他的心里只感到很可笑。

“这种把戏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难道把我的生活搞到一片浑浊你才甘心吗!”

张日山笑容一僵,目光在漾动,最后声音干涩地挤出一句:“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张日山这个回答让齐恒的心轻轻一颤,连目光都有点恍惚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捧着花的张日山看到齐恒沉着一张脸,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话末,又垂下眼帘,“没别的意思,只想讨好你而已。”

 “……”

齐恒沉默看向张日山,他的目光已恢复平静,只是眉心拧成一结。

他想起下午收到张日山送来的那份礼物,那是一个巨大的人偶娃娃,里面藏着无数封手写的情书,落款没有名字,只有一句“原谅我,我想和你在一起。”他搞不明白张日山打的是什么主意,如今又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手捧玫瑰等待着他的回应。

齐恒觉得这个句子用来形容他俩一点都不合适,荒唐得很。

雪,无声飘落,从那墨黑深邃的天空纷纷扬扬飘落在每一处,有些落在散发着昏黄色灯光的街灯上,有些又飘落在他们的肩膀上,慢慢地,地面上堆积起一层薄薄的雪霜。

齐恒在回忆中沉思了很久,印象中的张日山骄傲的眉眼带着不羁,从不会主动对一个人示好,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地去讨得别人欢心。

想到这里,齐恒右手下意识握成拳,骨节泛白,连指甲狠狠刺进手心也不顾,他绝不承认张日山这是在讨好他,这五年来像噩梦般的纠缠怎会可能是讨好?

“够了。”齐恒深呼吸一口气,极力在按捺着心底下的烦躁,“不要再做这些没意义的事了。”

“你不喜欢的话,我可以……”

齐恒猛地夺过花束,在张日山眼中闪过一丝喜悦时又将花束朝他劈头砸了过去:“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高兴的!”他倒吸一口气,感觉呼吸连同四周的温度也一起冰冷起来,“我更不会原谅你,死心吧。”

齐恒眼里掺杂了深刻的寒意,看得张日山浑身发凉,甚至无法开口挽留齐恒的转身离开,这是他头一次看到齐恒的目光带着那么深的恨意。

雪仍在无声飘落着,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只留张日山站在街角原地,沉默看着花束孤零地躺在地上,然后渐渐覆上雪霜。他的目光渐渐由失望转变为一种深沉的平静,他想起来五年前,在那个女人死的晚上也是下着雪,在车祸肇事现场齐恒抱着她的遗体哭得凄惨,最后看向他的眼神让他一直忘不了。

齐恒当时痛苦绝望的眼神渐渐在脑海清晰起来,张日山恍然顿悟,原来在那时齐恒已将恨深深刻在心里。

他在五年前就恨着自己,到现在亦如此。

当意识到这一点时,张日山脸色一白,这段关系的修复远比他想象中要难。

 

日子似乎回到昔日,那般平淡,那般恬静。

那一晚过后,张日山再没出现过,仿佛人间蒸发了般,毫无音讯。不被打扰的时光让齐恒松了口气,心里觉得既无法轻易释怀,也做不到彻底忽视过往,相忘于江湖对他俩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齐恒跟往常般重复着朝九五晚的生活,只是,最近的工作内容增加了,导致他时常在公司加班到深夜。这一日,齐恒又加班到很晚,偌大的办公区漆黑一片,只余他的位置是亮着的。齐恒看了一眼腕表,时间已接近凌晨,于是加快动作将工作处理完毕,匆匆收拾好之后就背上背包离去。

按下楼层号,齐恒进入电梯里静静等待着,然而就在那时,电梯突然发生了故障。灯光瞬间暗了下去。齐恒眉心微微拧,他尝试按开门按钮,结果没有反应,他又试图通过电梯内对讲机求助,但公司楼下的看管人员并不在,无法听到他的呼喊声。

一时间,所有能向外界传递被困的方法都被阻断了,安静得有些可怖。齐恒缩在一角,沉默地看着没有信号的手机的屏幕散发出幽幽的光,心里期望明早能有人早些发现他被困在这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手机在发出最后的警示声后,逼仄的空间陷入一片漆黑,齐恒抱着自己缩了缩身子,头一次觉得寂寞如此漫长。

被困的时间里,他回想了很多事情,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停下脚步去想想那些曾经的过往。

随着时间线的推移,齐恒发现在过往的十年中处处都是张日山的影子,他带来那些好的坏的,在记忆中是那么鲜明。

再到后来,张日山已经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强势地霸占住他的所有注意力,让他无法别开视线去看除了张日山以外的人。

想到这里,齐恒忽然有点想哭,他想起少年时的张日山。

少年时的张日山再霸道也不会不顾他的心情,他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导致他俩的关系变成今日如斯田地。他仰起头看向电梯里的顶端,强迫自己不再想与张日山有关的一切。但不知怎的,他越不愿去想,张日山的轮廓在脑海越清晰,甚至还产生了幻觉。

眼前的电梯门缓缓打开,张日山逆光出现,整个人都像是一个泛着光的剪影,然后慢慢清晰地呈现,最后一脸焦急地将他拥入怀中。

齐恒目光微漾,温热的拥抱让他觉得这个幻觉太真实了。

但他不知道,他所以为的幻觉是真实的,张日山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了。

张日山一路挽扶齐恒离开,最后动作轻柔将人放进车里,引擎声一响,马上将车子向齐恒家的方向飞快驶去。

困在电梯间时间太长,齐恒眩晕有些严重,他坐在副驾驶上迷蒙着眼睛看向车窗外,看着不断向身后飞逝而去的夜景,又在看看坐在驾驶座的人,许久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一切并不是他的幻觉。

他靠在座椅上,望着张日山侧脸沉默许久才开口,声音听起来淡淡的:“你怎么知道我困在公司电梯里。”

“你那么久不下来,我害怕你出事,就上去找你了。”张日山眼神有些挣扎,良久后才回答:“其实我每天都在你公司楼下等你,然后跟着你回家,直至看到你房间的灯亮了以后,我才离开。”

“……”

张日山眼睛直视着前方的道路,嘴角的笑容有些无奈,他说,“我很想你,但又不敢再随便靠近你,怕你生气。除了这样做……我不知道还可以怎样。”

说到最后,张日山的眼神孤独得就像个被遗弃的孩子,还有一丝苍凉,看得齐恒内心一悸。

齐恒想起他刚来到张家时张日山的模样。

明明很孤独却强装着冷漠,渴望温暖又胆怯不敢去碰触,怕会失望。

记忆中的少年与眼前人重叠,有那么一瞬,齐恒多希望这是一个梦。

张日山没有为他去改变,也没有在今晚救了他,他仍可以心安理得的告诉自己,就这样痛恨下去,直到后会无期。

又或者是,他正在做着另一个漫长的梦。这个梦虽给他带来无尽的痛苦,但梦醒后一切又回到十年前,那些互相伤害的过往从未发生。

但很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有些事情一但开始了,就无法轻易倒退,直到结束才是真正的终结。正如他和张日山,在这条路上不管留下的足印是悔是很,他们都无法回头,只有继续前行。


 
评论(6)
热度(52)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