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副八/现代】人质(上)

注:现代都市背景,齐铁嘴=齐恒、张副官=张日山,大量私设出没,人物绝对ooc。

 

 

低沉晦暗的房间只亮着一盏台灯,明黄色的灯光映照着床上两具交缠的身体,空气中暧昧的分子随着他们的动作不断在跳动,这一场旖旎春色伴随着一声急促呻吟,两人一同攀上欲望的高峰。

情事结束过后,张日山闭着眼赖在齐恒身上享受着情欲过后的余韵,齐恒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不满地推了推伏在他身上的张日山:“太重了,起来。”

“……”张日山眉心微微拧起,不悦地将齐恒抱得更紧。

齐恒淡淡瞥了他一眼,长腿猛的一踢,将张日山踹到床的另一边:“你该走了。”齐恒走下床,抓起地上的衣物边穿边说,“太晚了。”

“我想在这里过夜。”

“不行。”齐恒套上衬衫,将衣衫上的纽扣挨个系好,淡淡说道,“我不喜欢一觉醒来就看到你的脸。”

“……”

张日山无声笑了笑,拿过烟点燃夹在手中,看着在穿衣服的齐恒背影是那么冷淡绝情,根本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在这一瞬,张日山想起他对齐恒做过的那些事情。

以及在三年前,他的一位好友曾问过的一个问题。

那位好友问他:张日山,你是不是很恨齐恒?

张日山想了想,在一开始齐恒刚来到张家的那段日子里,他并不恨齐恒,哪怕两人共同享受一份父爱。如果是在齐恒离开张家之后……那么张日山会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恨,恨到曾经想过要杀了他。

但……现在呢?

张日山眯了眯眼睛狠狠抽了一口香烟,他的瞳仁倒漾着点点火光,目光复杂。

他回答不出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现状足够让他煎熬。

 

十年前,齐恒妈妈带着齐恒和张日山的爸爸组成了新的家庭,从那一刻开始,齐恒的出现改变了张日山原本的生活轨迹。

在过去,张日山深深恨着这个家庭。

亲生母亲抛弃家庭去追求所谓的爱情,父亲对他不闻不问,除了一个堂皇的张氏集团继承人身份,他其实一无所有。

他不像同龄人那么纯真,也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快乐惬意。在过去的人生中他从未感受过什么是真正的快乐,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在任何人闯不进来的世界中独来独往。

但后来齐恒出现了。

不在乎他冰冷的视线,不介意他的拒绝,自顾自地粘着他。不以哥哥的姿态,用同伴的身份带他经历感悟了很多事情,仿佛要将他少年时错过的一切都弥补回来。

在那时,张日山头一次感受到,被人放在手心珍重的感觉是那么的好。

随着关系变得亲近,张日山才知道齐恒脸上有个浅浅的酒窝,在笑起来时甚至能看到那颗俏皮的小虎牙。齐恒的笑总给人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也许是在他笑容的迷惑下,渐渐地,张日山发现他对齐恒已经有了亲情以外的念想,但未等他想清楚这个念想是怎么回事,又迎来另一件让他气愤恼怒的事。

齐恒他交女朋友了,是大学系里的一个女生。

听到这个消息时,张日山气得身子直颤,不顾一切向齐恒学校跑去。他要问清楚齐恒为什么交女朋友之前不跟他说一声,为什么不再等等,等他将内心的事想清楚再来做决定。

两人在路上不期而遇,在看到齐恒的新女友时,张日山瞬间失去了理智,与齐恒在大马路上争吵起来。张日山突如其来的怒火让齐恒摸不着头脑,一时间也乱了分寸,在挣脱张日山的桎梏时一个失手将他推出马路,与后面驶来的汽车正好撞上。

那一场车祸让张日山受了很重的伤,他的一只耳朵险些失聪,在痊愈后也只能听见一些轻微的声响。

再到后来,这个新组织的家庭爆发了纷争,齐恒和他的母亲搬出了这个家,没留下只字片语。

而张日山的恨,就在那时彻底点燃。

他的性情变得狠戾,在继承张氏集团之后,他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挠齐恒得到幸福,直至齐恒的初恋女友意外身亡,这样的报复才总算告一段落。

他和他相互折磨了五年,他打算将自己和齐恒困在一座荒岛,是恨也好,是爱也好,只有他们,再无别人。

但他没有想过,他和齐恒的关系会恶劣到完全没法收拾。

 

张日山夹着烟的手有些发凉,不知道是夜风太冷,还是回忆太凉,他的指尖轻微抖了抖,烟头掉在地上,溅起细微的烟火,然后殒灭。

如同回忆,灿烂过后,归于死寂。

张日山站起来从背后将齐恒搂紧,贪婪地吸取着他身上的温热,感到怀中人在挣脱,张日山心情变得闷闷的,用力将人搂得更紧了:“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

“让我们重新开始的机会,一个可以弥补我所有过失的机会。”

“……”

齐恒无声叹了口气,最终什么都没有说,看向窗外的目光幽暗如墨。


 
评论(3)
热度(60)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