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副八】就是这个味儿

注:放飞自我系列,ooc已经阵亡不足以说明,伪ABO梗无肉向,纯粹是搞事情

       希望大家看完不要怼我,我没朋友谢谢。


 

做为一名及格的牌友,齐铁嘴从不缺席任何麻将牌会,即使是刮风下雨他都如期而至,他的这种精神一直被九门深深敬佩着。然而,今天的九门牌会他却破天荒迟到了。

牌会的地点约定在二月红家中,几人等了约莫有两个钟头,迟迟未见齐铁嘴出现。解九爷抬手看了眼腕表,语气透着担忧:“八爷这么晚还没来,莫不是路上出事了?”

“他能有什么事?每次出门打牌都要先算一下财位,这么谨慎的人能有事?”吴老狗不以为然,将手中把玩着的牌扔到一边然后把三寸钉放在空位上,“我们开打吧,让三寸钉先代替一下。”

“别别别,我来了!”

人未至,一股浓郁的香蕉味先飘了过来,惹得在座各位的身子都颤了颤。齐铁嘴不知情,仍笑呵呵地跑了进来,一把将三寸钉抱起然后坐到椅子上。

“各位真不好意思,老八出门前有点事。来来来,现在可以开局了。”齐铁嘴边说将三寸钉递给吴老狗,谁料吴老狗一副见鬼的表情,颤抖着手接过三寸钉,然后把椅子再挪得远了些。

“老八,今天的牌会就先暂停吧,我,我们改天再约。”

“我跟五爷一同有事要办,八爷,今天的牌会先缓一期。”

“……”齐铁嘴微微皱眉,有些不爽了,“这哪能行,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来到这里的。”

“这话怎么说?”

“我的发情期到了,信息素太浓,好不容易看到有一车香蕉路过我家,然后我就躲在车里一路来二爷家的。”

闻言吴老狗心中肃然起敬,这真是他见过最不要命的Omega了。

冒着被一街Alpha轮了的危险不惜和香蕉同坐一车,为的就是要来参加麻将牌会,这简直就是用生命在热爱麻将!

众人被齐铁嘴的精神又一次感动了,他们默默把裤腰带勒紧几分,然后洗牌开局。只是牌局还没打个几圈,这三位Alpha的手就抖得不成样子了。

二月红的上家是齐铁嘴,那股信息素气味在风向的带动下正好往他这边飘来,Omega的信息素在他鼻间缠绕,刺激得他快拿不稳牌了,他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再打几圈他得不举了。

二月红狠狠地捏了把大腿,勉强保持理智:“老八,今天先这样吧,我有点累了。”

“赞成!我们也累了!”

解九爷吴老狗异口同声举手赞成,未等齐铁嘴回答,慌忙丢下牌便拉着腿软的二爷直接跑了。

看着三人夺门而出,齐铁嘴慌忙招手喊道:“你们拉着二爷去哪呀,这里可是他的家!”

但三人早就跑得没影了,哪还听得到齐铁嘴的话。齐铁嘴见状努了努嘴,心想干脆去霍家玩算了。


齐铁嘴出了红府,大街上立即多了几个人尾随着他。他们目光幽幽,看齐铁的眼神嘴就像是一头饿狼在紧盯着猎物,恨不得马上将他拆骨入腹。

齐铁嘴对此浑然不知,皆因他是个特殊的Omega。

齐铁嘴似乎天生就闻不出信息素的气味,不论是Alpha还是Omega,所以他的发情期跟平日没什么区别,只是苦了他身边的一些Alpha。但是这样的情况也未必是件好事,因为总有一些恶劣的Alpha蠢蠢欲动,想趁乱占便宜标记了他。

齐铁嘴出门前虽然有服用过压抑信息素的药物,但他的信息素还是很浓烈,就一会的时间,一个不要命的Alpha强行将齐铁嘴掳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那是一个散发着农药味信息素的Alpha,他的长相是典型的二流子,正笑得一脸淫荡地靠近齐铁嘴:“发情期忍得那么辛苦,不如就从了我吧。”

二流子淫笑着搓着手靠近,吓得齐铁嘴赶紧一脚将他踹翻就跑,可没走几步,又让二流子给逮住了。

“呸!要爷跟你玩狠的是吧!”二流子呿了一声,正想一巴掌扇晕齐铁嘴,可手还没伸到他的脸庞就被人踢飞了几丈远,痛得他直眼冒金星。

“妈的,是哪个没眼睛的坏了爷的好事。”

“正是你爷爷我。”

一双锃亮的军靴停在二流子眼前,那人相貌俊逸,斜长的眼眸微微眯着,目光锐利得像一支箭:“我不但要坏你好事,我还要断你子孙!”话音刚落,军靴便狠狠踩在二流子裤裆上,整个后巷都是他凄厉的哭喊声。

“行了行了,张副官我看差不多就算了,这次多亏了你。”

“……”

救了齐铁嘴的是佛爷的副官张日山,他想问问齐铁嘴有没有受伤了,但一嗅到齐铁嘴身上的信息素时,赶紧后退几步。

“张副官你一会还有事吗?”

“……没。”

“哦,那你一会送我回去好吗?这路上有些不太平。”

“……”张日山迟迟不回答,好半天才回了句,“我让其他人来送八爷你吧。”

齐铁嘴闻言瞟了张日山几眼,心想莫不是刚才那二流子将他掳走时两人距离太近不小心把信息素蹭到他身上去了。

想到这里,齐铁嘴低头嗅嗅自己的衣衫,依旧是闻不到什么气味。

一向聪明的齐铁嘴在这一刻犯起了糊涂,他以为张日山是嫌弃他身上有其他Alpha的信息素气味,但实际情况是,张日山就是一个Alpha,他那表情不是嫌弃,而是一直在忍着。

这边的张日山很不好受,他暗暗喜欢齐铁嘴好久了。

这一刻齐铁嘴身上的信息素浓郁得很,那股香蕉味诱惑得快让他疯了,恨不得在这里就摁到齐铁嘴提枪上阵把人给办了!

想法是很美好很刺激,但他不能呀……谁让齐铁嘴是个闻不到任何信息素的特种Omega,如果强来这跟二流子有什么区别!

张日山擦去鬓角滑落的汗珠,他懒得去想什么解释理由了,直接说他是个Alpha就好。张日山淡淡瞥了齐铁嘴一眼想开口说出,可看到他的表情时,又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我操!你用这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是几个意思,我也想一路忍得住送你回家呀!

“八爷,我送不了你回家,我,我不太方便。”

“没事没事,张副官你就忙去吧,我在这等你差人来接我就行。”说罢,齐铁嘴就坐在一块石头上,两手搭在膝盖,唇角弯弯笑着的模样乖得不行。

这一眼看得张日山差点就忍不住掏出他那把肉做的枪了,但他还是努力稳住了心神,掏出佩枪递到齐铁嘴跟前:“八爷,这枪给你防身,在等候期间如果有人来骚扰你,你直接一枪给毙了,后果我都担着。”

齐铁嘴站起来接过枪想道句谢,可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他身上的信息素诱得张日山脸色一变马上转身就走,一刻不多停留。

只是在他转身太急带起了一阵微风,一种属于Alpha信息素的气味飘进了齐铁嘴鼻间,惊得他睁大了眼。

“刚才那股气味……是什么?”

齐铁嘴想问个清楚,可巷子里早就没了张日山的身影。

 

齐铁嘴知道他闻不到任何信息素气味,但那天嗅到张日山身上那股气味以后,身体深处隐约有了些蠢蠢欲动,连手脚都软了几分。

就这样,那股气味成了缠绕在齐铁嘴心头的疑问。

这几日来他一直都想弄明白张日山身上的气味到底是不是他散发出的信息素,亦或是他那天吃了些奇怪的东西,气味经久不散。

齐铁嘴百思不得其解,隔天起了个大早,在一车香蕉的掩护下再次直奔二月红府邸去了。

一进入了红府大厅,就瞧见了二爷和九门其他人在吃茶,他笑着走过去拱手问了声好,然后在众人极度不自然的神色中安然入座。

“老八你今天来二爷家是又想和我们打牌吗?”

“不不不,我是想来请教大家一些事情的。”

听到齐铁嘴不是来打麻将,众人纷纷松了口气,二月红问齐铁嘴这次来想请教些什么,齐铁嘴挠头想了想,将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听完齐铁嘴的讲述后,大伙神情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吴老狗更是夸张,直接失手把三寸钉给摔到地下了。

“老八你……你说你闻到Alpha身上的信息素气味了?”

“我就是不确定才前来求助你们的。”

吴老狗沉吟一番,做出一副舍生就义的表情:“这样吧,我们挨个放出身上的信息素,你来闻闻,看能否闻得到我们身上的信息素气味。”

这个提议真不是什么好提议,但目前来说应该是见效了。

因为这九门上下除了齐铁嘴和霍锦惜是个Omega,剩余的人都是Alpha,当下就他们最合适。

吴老狗是提议人,所以他第一个来。

他站到大厅中间开始释放身上的信息素,一股浓重的韭菜味以他为中心散开,齐铁嘴凑上前嗅了嗅,然后摇了摇头。

接下来是二月红,齐铁嘴几乎要把脑袋埋进他的颈间了,仍然闻不到他身上那股辣椒味信息素。同样地,解九爷身上的信息素齐铁嘴也感觉不到。

解九爷沉默一会,想起佛爷带着他的副官正好在附近办事,于是提议二月红差人去请他们前来。被齐铁嘴身上的香蕉味诱惑得理智和欲望在天人交战的二月红忙不迭地点头,他巴不得赶紧有人收了齐铁嘴,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佛爷收到红府下人的口信马上带着张日山往红府前去,在到达大厅之后,见大伙愁眉不展的模样,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解九爷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佛爷摸着下巴一脸不可信:“老八你闻到副官身上的信息素?”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齐铁嘴不好意思垂下眼眸,他偷偷瞥了张日山一眼,见他一脸平静,心里竟有些闷闷的。

解九爷提议张日山和佛爷一同释放出信息素,齐铁嘴闭着眼睛来嗅,看否能辨识出那股让他挠心的气味。

这个提议再一次得到大家认同,同穿军装的两人同时释放,大厅瞬间充斥着两种强烈的Alpha信息素味道,再加上之前的残余的信息素的气味,一时间熏得大伙眼眶泛红,觉得有些辣眼睛。

齐铁嘴站在张日山前方,他探身轻轻一凑,那股熟悉的气味再度涌入鼻间,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有了反应,身子一软直接向眼前的张日山怀里倒去。

张日山顺势将齐铁嘴搂入怀中,面对着众人呆若木鸡的反应,张日山则是一脸中了头奖的表情。

这是什么展开……难不成是在暗示八爷注定只与他有缘?

张日山无法相信天真的馅饼了,而齐铁嘴这边表情同样错愕,两人互相对视一会,竟默契地红了脸。

收起大葱味信息素的佛爷觉得他是时候要出来主持大局了,他趁齐铁嘴还把持得住没把他的副官扑倒前赶紧发问:“老八,看来你只闻得到张副官身上的信息素气味了,那么,你干脆从了他算了。在我们张家军队里,副官可是炙手可热的Alpha,人帅体力好,一看就是个持久又疼Omega的。”

张日山听后竟一脸认真地点点头:“只要八爷愿意,我会一辈子对他好。”

张日山军人出身,跟佛爷时日久了做事同样雷厉风行,眼见齐铁嘴似乎对他也有着好感,当下决定乘胜追击把握好这个机会将人追到手。

更何况……外表纯良的小副官早八百年就想睡了齐八爷了!

张日山的许诺掷地有声,齐铁嘴心中一动,竟发觉他心里也有些喜欢这个呆瓜,于是握着张日山的手回应道:“我也愿意。”

两人互有爱意,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只剩下完成标记了。

佛爷大手一挥,马上让张日山带着齐铁嘴坐他的军车离开,在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谐再回来工作。只是佛爷没想到他的副官离开的时间会这么久,待到他重新回到岗位工作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

 

出外游玩的霍锦惜回来后听说了这件喜事,立马带着礼物去往齐府,在看到前来迎接她的齐铁嘴把领子立得高高时,她脸上的表情丰富极了,又是八卦又是惊喜。

当大厅只剩他俩时,她悄声问道:“这小副官床上功夫如何?”

齐铁嘴红着脸端起茶盏,支支吾吾地说句过得去。

霍锦惜嗅到他身上多出来的气味,有些模糊不清,又继续追问:“那他身上的信息素是什么味呀?”

齐铁嘴听后一愣,下一刻大笑起来,放下茶盏笑着擦去眼角的泪水:“起先不清楚是什么气味,但后来我知道了,竟然是榴莲味!”

霍锦惜闻言无语极了,她本以为这相貌堂堂的小副官会是一股清流,但没想到头来竟然跟九门的Alpha一个样。

怎么他们的信息素尽是些奇怪的味儿呢?

真是个有味道的老九门!

 

 
评论(36)
热度(137)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