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副八/现代】一家三口的轻松日常

 


宽敞的会议室坐满清一色军装的人,一场普通军议从开始到现在已进行了快三个小时。

排长们提出的方案全被连长们反对,期间争论声不断,局面快要乱成一锅粥。至于副连长们则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看着双方在讨论。

身为副连长的张日山同样在沉默地看着两方在争论,不同的是,他的眼睛一直在笑,仿佛是在看一场小朋友之间的闹剧。

闹剧看久了是会闷的,他抬手看了腕表一眼,起立向坐在主位的上级敬了个军礼:“报告长官,B区还有些事需要我去处理,请批准早退!”

资历最老的营长闻言淡淡瞟了张日山一眼,视线在接触到他的肩章之后,点点头挥手示意准许:“去吧。”

张日山出了会议室,警卫员们立马对他敬了个军礼,随后将他的随身物品递上前来。

“报告长官,您开会的这段时间共有十七个未接来电。”

张日山应了一声,拿过手机却翻看,直接揣到口袋里。

“都有谁给我打过电话?”

“柯基排长来电两次,应昊副连长来电一次……”

张日山不耐烦地挥挥手,打断警卫员的汇报工作:“说重点。”

这个小警卫员是最近新调的,不知道张日山口中所说的重点是什么,一时呆楞着不知该怎样回答。另一位警卫员跟随张日山有些时日,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于是马上接过话头:“夫人来电过两次。”

“多久之前的事?”

“两个钟头之前。”

张日山眉心微微拧起,掏出手机立马拨出一个号码,待到电话终于接通,眉心才舒展开来。

“我刚才在开会,不知道你打电话……”

“大忙人终于回电话了,我等屁民可等得真是不容易!”

话还没说完就迎来一顿嘲讽,听着电话那头恼怒的声音,张日山只是笑笑,他知道家里那人应该是怒他不接电话。

“别气别气,我这不是给你回电话了?说吧,你找我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电话那头叹气一声,无奈道:“我都快被那兔崽子气死了。”

“张整齐那混小子干什么坏事了?”一想起张整齐这小顽皮,张日山能想象到电话那头的他头痛不已的样子。

张整齐虽然是他们收养的孩子,但在宠爱和照顾这方面上绝不输于任何一个家庭,但正因为这个原因,导致这家伙平日没少捅娄子。

“别多问了,回来你就知道了……还有!趁商场还没关门,你现在赶紧去给他买个新书包,过几天他要开学了,得给他买新的用具。”

“好好,你别急,我买完马上回来。”


张日山挂掉电话后,立马吩咐警卫员备车往最近的商场开去。

当他一身军装气势凛凛地率着警卫员进了售卖文具店的店铺,店里所有人的动作都静止了,目光全投在他的身上。他不顾店里人的花痴目光,劈头就对店员说道:“给我来一套文具用品,赶紧的!”

他凛一喝,吓得目瞪口呆的女店员结巴着说:“我们店,店里有很多流行的款,长…长官你要的是…是哪种?”

张日山沉默一会,转头问身边的警卫员:“你们说要哪一款比较好?灰太狼、光头强还是巴拉拉小魔仙?”

这两位警卫员都是没结婚的小伙子,哪能知道孩子会喜欢哪一种?只好避轻就重回答:“长官,这巴拉拉小魔仙可是女孩子喜欢的……”

“那其余两款呢?”

警卫员被问得快招架不住了,只好将这个话题抛给女店员。

“不如让店员小姐给推荐一款男孩子比较喜欢的流行款吧。”

张日山听后觉得有道理,于是让女店员推荐两款不同风格的文具用品。看着女店员拿来的大白款和擎天柱款,一萌一酷,张日山终于满意地点点头:“行,就这两款。”

两套不同风格的流行款,总有一款会是那混小子喜欢的。张日山挑挑眉,心想还好我机智,不然一回家又让他骂我呆瓜了。

 

路上畅通无阻,车速行驶飞快,张日山很快就回到了家。

他一手提着袋子,一手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刚打开就听见大厅传来的一阵哀叫声,惊得他加快步速往屋内里走。只是在看到屋里的境况时,又有些不明所以。

他的爱人齐恒正站在大厅的桌子旁边,手里捧着一个本子在翻阅,每翻一页就哀嚎一声,而他俩的儿子张整齐小朋友正嘟起嘴一脸不服地坐在凳子上。

“发生什么事了?”

“你可算回来了!”

“爸爸!”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张整齐小朋友先一步跳下凳子,向张日山的怀里飞奔扑去:“爸爸你今天怎么那么晚?宝宝等你好久了。”

面对着张整齐的“宝宝式”撒娇,张日山挑了挑眉,腰身一弯单手抱起了他。

“你这混小子撒什么娇,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惹你大爸爸生气了?”

“我才没有!”张整齐小朋友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我可不是那种给人添麻烦的幼稚园小鬼!”

“你还好意思说没给人添麻烦……张整齐我看今晚不揍你不行了!”齐恒啪地一声扔下手中的本子,转过头就去找鸡毛掸子,“你瞎写作业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你瞎写完还藏起来这一点我是不能忍了!”

齐恒举着鸡毛掸子走来,从脸色来看似乎气得不轻,看那架势今晚是非打张整齐不可了。但张整齐这个小滑头聪明得很,看到他大爸爸动怒了,赶紧搂住张日山的脖子求救。

“哇!爸爸救命呀!齐齐不想吃鸡毛掸子!”

“哎,先别急。”眼看鸡毛掸子要落向张整齐屁股,张日山提着东西的手一松,转向搂住齐恒的腰身将人禁锢在怀里,“这还不是没开学吗?重新做不就得了。好了,你也别生气了。”

“哼,你可说得轻松!”

齐恒口气缓和了几分,他挣开张日山的怀抱将作业拿过来,翻开其中一页指着上面一道题说:“这个道题他很早之前我就教过了,明摆着是个送分题,他竟然答错了!”

“……”

“这道题更过分了,上面都用图案提示这是单项选择了,他愣是给做成双选!多选一个我也忍了,问题是他全选了!”

“……”

“还有这道数字逻辑题,他竟然瞎写了个8上去!”

“慢着,你等等。”张日山一边听着,一边看张整齐瞎做的作业,当目光落到那道数字逻辑题上,眼里添了些疑惑,“这道题的答案不是8。没问题,你看错了。”

齐恒瞬间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张日山你在胡说什么,这道题是错的,答案不是8!”

“不是,这道题你确实错怪儿子了,他做对了。”

“不对不对。”齐恒让张日山放下张整齐,一家三口一同来到桌旁坐下,摊开作业本指着上面的图案讲解起来,“你们俩一起来听我讲这道题。”

齐恒按着题目的数字解说起来,费了一通口舌之后,最后得答案是10不是8。张日山听后不服,说齐恒算错了,这逻辑思维不对,于是又按着他的理解重新说了一遍,强调答案就是8。

见张日山说得头头是道,死认定8是正确的答案,齐恒一下子来气了,当下摔了铅笔:“好你个张日山,现在怀疑我的知识水平来了是吧!”

“不,我没这意思。”

“你现在就是这意思!别忘了是谁一直让我给他讲作业,从小学讲到初中的!”

“是我是我,你是学霸,我就是学渣。总之,你先别生气听我说……”

“那你还说我的答案是错的!”


齐恒在争论这道数字逻辑题的同时翻起了童年旧账,张日山看着他那模样,心中不禁想起了两人年幼时的事,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轻柔的笑。

齐恒的话像是打开了回忆的窗,往事一幕接一幕涌现在张日山眼前。

齐恒比张日山年长几岁,两人从小同住在一个大院,从张日山会记事起,齐恒就出现在他的人生里。那时大院里还有几名与他年纪相仿的孩子,可不知为什么,他就特别喜欢齐恒。

整天跟着齐恒屁股后头跑,只要看见齐恒他就笑得很开心。

直到长大了,对青春情事略有了解之后,张日山才明白,他对齐恒早有了心思,是友情以外的心思。

他不知道这种心思是在什么时候在他心田种下了根,或许是在初中,或许是在齐恒第一次枕在他大腿上睡着的时候。

总之,他深切地明白到,他是非齐恒不可。

回忆让内心渐渐盛满爱意,张日山的目光也变柔软起来,一时情动,探身吻住齐恒喋喋不休的唇。

齐恒不知张日山内心经历了什么,在与他那双温柔的眼眸目光相对时就不自觉地接受了他的吻,感受着他温柔地咬住唇瓣,轻轻吮吻着。

同样地,齐恒也想起张日山从小到大对他的迁就。

张日山对外人冷淡,从不多给一个表情,面对着比他高阶级的长官也不卑不亢,做事更是雷厉风行。但面对着齐恒时又是另一个模样,目光深情,唇角带笑,不论是齐恒说什么他都能答应。

回忆让齐恒唇边漾开了笑,他伸手搂住张日山的脖子,主动回应了吻。

答案是8是10在这刻都不重要了。


两人亲吻有好一会才分开,这时却发现张整齐一脸复杂地盯着他们在瞧,齐恒才恍然醒悟他俩到底在小孩子面前做了什么,脸带羞赧,慌忙说着话转移话题。

“齐齐,你饿不饿?大爸爸去煮点东西给你俩吃,一会再陪你把功课做好。”

张整齐小朋友摇摇头,抱着小手臂说:“你煮给小爸爸吃就行了,我看小爸爸挺饿的样子。”

“……”

张日山瞟了儿子一眼然后看向齐恒,目光别有深意:“齐齐说得对。”

“你看,我都说了嘛。”

张整齐得意地朝齐恒眨了一眼,语气一如既往的拽,那模样惹得人直想狠狠捏他脸颊一把。

不过现在齐恒的心情很愉快,一点都不想跟他这个兔崽子计较,挽着衣袖就进了厨房。

在煮东西时静静听着两父子的对话,不时夹带着欢笑声,一路听着,齐恒不自觉跟着笑弯了唇角。

 


 
评论(6)
热度(73)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