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副八】白乔寨两三事:请不要再往我怀里滚了好吗

夜凉如水,月色迷蒙。

白乔寨的夜晚比起长沙城要幽静许多,也许是在城外的原因,虫鸣声响伴随着那素洁光辉,一切是那么的恬静安逸,仿佛万物都沉醉在这酣梦中。

然而世间并非所有人都能酣睡于梦中,最起码张日山他没有。

此时他的眼眸已带上倦意,仍强睁着眼睛在听三更天的锣鼓敲打声。

张日山并非不想休息,是根本没法入睡。原因是睡在他身旁的齐铁嘴在熟睡后总爱往他这边滚,好几次都快滚进他怀里了。

更要命的是,齐铁嘴对此情况毫不自知,每天早上醒来都一副睡得舒坦的样子,看得张日山恨得牙痒痒。

其实这事说来也不怪齐铁嘴,他每晚洗漱之后都安安分分地睡在边上,只是不知为何,在熟睡以后总是不自觉往张日山那边靠去。

今晚的齐铁嘴睡得挺安分的,只稍微往张日山那边挪了一点距离,两手乖乖捏着被角,弯着唇角在笑,似乎在做着有趣的梦。

张日山对齐铁嘴做了什么梦一点都不好奇,他侧着脸观察了齐铁嘴一会,确定他不会再靠过来就长舒了一口气,闭眼睡去。

但是这份安宁并没有维持很久,直到怀里滚进一副温热的身体时,张日山终是没忍住,伸手怒折了席子的一角。


张日山睁开眼用手肘撑起身子,正想吼一嗓子把人叫醒,但是在看到半趴在他怀里的齐铁嘴的睡颜时,他又有些不忍心了。

齐铁嘴是九门提督之一,几次下墓都靠他一身奇算本领化险为夷,在平日虽喜欢与张日山斗嘴,但其实私底下对张日山还是挺好的。就拿最近的事来说,在白乔寨里张日山几次得罪汉人首领,全靠齐铁嘴一番巧言化解矛盾,为他除去被逐出寨的危机。

想到这里张日山更不忍心了,犹豫间盯着齐铁嘴又瞧了好一会,这时,他目一漾,脸颊忽然泛起了一丝不自然的红。

月光穿透过窗扉,正好在齐铁嘴身上投落一层淡淡的月辉,让他整个人看上去似真似幻,朦胧的月光更是将五官衬托得更俊秀清逸。张日山细看之下才发觉齐铁嘴相貌生得极好,眉如墨画,目若春潭,只是平日戴着眼镜,将风华掩去不少。

张日山低头看了看怀里的齐铁嘴,见他睡得一脸安稳,最终摇头一笑,放轻动作将他推到边上。

给两人盖好被子,张日山重新躺下准备投入梦乡,让他始料未及的是,齐铁嘴又一次向他怀里滚去。

这股温热给他的感觉异样得可怕……好像跟往常有些不一样。

张日山稳稳心神,准备再次将齐铁嘴推回边上,偏偏这时齐铁嘴说起了梦话,嘟囔着说了些话,勉强听清的也只有几个字词。

好奇心打消了张日山大半睡意,小心思在心中一时生起,他打算作弄一下齐铁嘴做个小小报复。

张日山唇角勾起一抹坏笑,撑起身子俯视着齐铁嘴,用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八爷你在说些什么?”

“……”

见齐铁嘴没有回应,张日山又伸出狼爪:“莫非是八爷梦见什么好事了?”

齐铁嘴挠了挠脸,不知是身体本能反应亦或是其他原因,他将张日山的坏手抱拢在怀里,含糊不清地嘟囔了句:“张副官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

内心的弦似乎被什么轻轻撩拨了一下,在心湖弹起一圈圈涟漪,张日山内心原先那股异样情愫更浓郁了。

 那种异样的心情他从未有过,他下意识向齐铁嘴撇去一眼,顿时间,内心一阵漾动,心跳仿佛漏跳了半拍。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张日山面色复杂地躺回床上去,失去了捉弄齐铁嘴的心思。

他清楚地感受到内心正一点点在变化,有种念头正欲冲出他的心房,告诉他一些欲想弄清的疑问。

这种感觉还在持续发酵,渐渐越来越浓重了。

张日山闭上眼睛,狠心将齐铁嘴推到边上,暗暗催促自己赶快睡去。谁知,齐铁嘴不折不挠又向他挪近了些,最后还将大腿向他横压过去。


齐铁嘴这腿横跨得真有学问,正好压在张日山下身的敏感处。

两人盖着同一床被子,还黏糊得那么近,这情况本就尴尬了,让张日山快疯的是,齐铁嘴的脚不时在他胯下来回挪动,而他也起了生理反应。

张日山是个生理正常的年轻人,这情况很要人命。

他无力翻了翻白眼,觉得今晚就是一场噩梦。

先是发现他对齐铁嘴存有异样的情感,后又被齐铁嘴反复靠近折磨,张日山觉得他上辈子肯定对齐铁嘴做了十恶不赦的事,这辈子才要这样偿还于他。

张日山叹息一声,脑海逐渐浮现起他最近与齐铁嘴经历的点点滴滴。

在矿山附近的村子探路时,不是抱着他手臂让他好生护着,就是让他掏钱换吃的喝的……

平日请他齐八爷过府商议要事,在车里总是三番四次用言语调侃他是个呆瓜木头……

到了这白乔寨,又时常让他帮忙做事,还要在夜里帮忙打蚊子。

回忆逐渐深入,心思百转千回,张日山看着屋上房梁陷入了沉思。忽然间,他特别想知道齐铁嘴方才在梦里见到的他们,又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评论(10)
热度(163)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