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一八】论荔枝的花样吃法

注:人物有ooc,有私设出没,这是一个带肉馅的甜饼,希望你们喜欢。

 

 

七月果硕挂满枝,又到荔枝成熟时。

齐铁嘴这人没多大喜好,唯独对荔枝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喜爱。每年一到荔枝上市,他总要让小满帮忙买上三五几斤冰镇起来,一个人躲在宅子边吃边消磨时间。

眼看着今年的荔枝上市期又来了,但整个长沙城的街头都不见有贩卖的摊位,这把齐铁嘴急得派人四处打听。

原来呀,这荔枝在成熟前遭遇了数场特大暴雨,导致收成大减,因此荔枝在各地都稀缺得紧,连长沙城也不例外。

吃不到荔枝,齐铁嘴心情好不到哪里去,终日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今年的夏天特别热,用齐铁嘴的一句话来说,这人都是一个个的包子,他们都住一个名为“长沙”的蒸笼里头。特别是这几天,更是酷热难耐,齐铁嘴哪里都不想去,让下人搬了一张躺椅在花棚底下躺着纳凉,小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百无聊赖。

抱着账本进来的小满见他这个样子,不由得掩嘴偷笑:“八爷,您这躺姿未免太难看了吧,都快跟椅子融为一体了。”

齐铁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念买荔枝,见小满进来张口就问:“去去去,我问你,这长沙城有荔枝卖没有?”

“没有呢。”

“……”齐铁嘴瘪了瘪嘴,有力气无力地挥了挥小蒲扇,“知道了,放下账本出去干活吧。”

“大街上没有荔枝卖,可我今早瞧见别处有呢,装得满满一车。”

“在哪!”听见这话,齐铁嘴马上来了精神,坐起来抓过小满的手忙问道,“哪里装有满满一车荔枝,我马上差人全给买下来!”

小满又是一笑:“在佛爷家呢。”

“佛爷家?”齐铁嘴带着疑惑的目光扫量小满一番,见他似乎不像是在说笑,“……你说得都是真的?一车荔枝停在佛爷家门,这么大的消息怎么我就没听到?”

“我怎么敢骗八爷您呀!”小满继续说,“今早佛爷府邸门前停着一辆载满荔枝的货车,凡是路过那里的人都知道呢。至于八爷您说不知道……这入夏以来八爷您吃不到荔枝就不出门,外面发生什么了大事,八爷您能知道吗?”

被小满的话堵了一顿,齐铁嘴听后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开了颜,想到马上能吃到荔枝了,二话不说扔下小蒲扇跑回了房内,拿起外衫边身上套边往门外走,朝着佛爷家方向一路小跑去了。

然而,齐铁嘴跑得再快还是晚了一步。


等他到达佛爷家门前时,那辆装满荔枝的车子不见了。他往左右看了一圈,四处寻不着车子的踪影,转身就往佛爷家大门跑去。

刚进了门,齐铁嘴就遇上了正要离开的解九爷,正想着要跟解九爷打个招呼,可视线不经意一撇,注意力就全被解九爷手里提着的荔枝给勾去了。

齐铁嘴把眼睛睁得圆圆的,盯着那红皮荔枝咽了咽口水:“九爷你手里的荔枝哪里来的?”

“是佛爷送我的。”

“哦,那再问九爷一句,佛爷家还有荔枝吗?”

“应该还有,五爷还在大厅吃……”

未等解九爷说完,齐铁嘴就一溜烟的往大厅跑去了。

风一样的齐铁嘴让解九爷一头雾水,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时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齐铁嘴喜食荔枝的爱好,见他迫不及待的样子解九爷摇头笑了笑,提着荔枝离开了。

齐铁嘴来到大厅时,吴老狗和张启山正在闲聊,两人之间的桌子上面放着茶盏、酸梅汤、果盘以及被剥开的荔枝果壳。

酸梅汤吴老狗没喝多少,倒是荔枝吃了不少,放在他面前的果壳堆得像是一座小山似的,看得齐铁嘴又心痛又气恼。

心痛的是他日夜盼着想着的荔枝都让快吴老狗吃光了,气恼的是佛爷居然不通知他来吃。

吴老狗见齐铁嘴又心疼又气愤的表情盯着他手里的荔枝,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嘴馋坏事了!

九门谁不知齐铁嘴特别喜爱吃荔枝一事,就连小厮们也都知道了!私下还给这齐八爷封了个“荔枝狂魔”的称号。

老狗是个识时务的人,他见齐铁嘴这模样,想必是在心里恼怒他吃多了,趁齐铁嘴没开口找麻烦之前,赶紧把跟前吃剩的荔枝往面前一推。

“老八你来得正好,这还剩有一些荔枝呢,你赶紧尝尝。我还要给三寸钉喂狗粮,我就先回去了。”话说完,吴老狗拱手向两人道别,一溜烟向大厅外跑了。

齐铁嘴扑到桌前,看着桌上的荔枝寥寥无几他更心痛了,气得瞪了吴老狗背影一眼。张启山见他这模样,怎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恼些什么,拍拍身旁的位置示意齐铁嘴坐下:“半趴着多难看,坐这里吃。”

“谢谢佛爷。”齐铁嘴拱手道了声谢,然后坐在佛爷身旁。他拿起吴老狗吃剩的几个寒碜荔枝,剥了果壳就往嘴里送,桌上的荔枝就剩那么几颗,没几下就吃完了。齐铁嘴把壳儿扔在桌上,转头看向佛爷,眼巴巴说道,“佛爷你府里还有荔枝吗?”

张启山没忍住在心里白了齐铁嘴一眼,整个夏天以来这是齐铁嘴头一次来府里,进来这么久都不问候他一下就算了,对着他开口的第一句就是问还有没有荔枝,感情这人的四只眼睛里只有荔枝了!

张启山淡淡斜了他一眼,语调中有些不爽,“怎么,你还没吃够?”

“这哪能够呀,我才吃了几个!连味儿都没记住。”齐铁嘴讨好一笑,往佛爷身旁挪近一些,“佛爷府里要是还有,再给我尝几个呗。”

“……”张启山见他这模样,沉默了一会还是软下心来,“书房里还有一些荔枝,本是打算给你送去的。既然来了,就跟我一起去取吧。”

“佛爷万岁,佛爷最好了!”

听见张启山有预留荔枝给他,齐铁嘴高兴得就像个孩子似的举手附和,他这个样子让张启山不禁失笑。张启山发现自己真的无法跟齐铁嘴这人生气较真,只要齐铁嘴一笑,好像再浓郁的怒气都会减缓几分。

张启山领着齐铁嘴往书房方向走去,进了书房之后齐铁嘴视线迅速落到桌上。

桌上有一个托盘以及冰镇好的酸梅汤,精致的托盘上堆放着一颗颗果皮浅红的荔枝,齐铁嘴看到后顿时两眼放光,赶紧坐到桌边伸手拿起一颗荔枝。

张启山留给齐铁嘴的荔枝是桂味,在众多品种中是较为好吃的。桂味的果肉质地爽脆,果香与其他品种更是不同,有着特别的桂花清香,味道更是清甜。

桂花果香随着壳儿被剥开飘了出来,齐铁嘴咬了一口,甘甜的果汁溢满口腔,香甜得他差点感动哭了。壳儿一甩,又马上剥开下一颗荔枝忙不迭地往嘴里送,汁儿从唇边溢流出来也顾不上擦掉。

些许淡白色的汁水从齐铁嘴的嘴角流下,从下颌滑过颈脖,最后慢慢隐入衣领中。

看着这一幕,张启山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觉得有些渴了。

他坐到桌旁,端起冰镇好的酸梅汤喝了一口,斜了齐铁嘴一眼又瞥向他处,心里没忍住念了一句:吃就吃,吃得那么诱人做什么,再说了,他可是姓张不姓柳!

“老八,你吃相太难看了,注意下。”

“……”

齐铁嘴嘴里吃着又忙着伸手去拿盘子上的,根本顾不上什么吃相。他剥开一颗荔枝送到嘴边,牙齿还没咬住又匆匆收了手,就这样,那颗荔枝从他的嘴边滑落进了领内。

“哎?怎么滑进去了。”齐铁嘴一路匆忙走来,长衫上的盘扣没仔细扣好,衣领微微敞开着,偏巧荔枝就这样滚落了进去。

“……”

“呀!怎么越来越往下滚啊。”

看着齐铁嘴这番行为,张启山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你就不会放弃这个,吃其他的?”

齐铁嘴刚解开一个盘扣,听见张启山的话又停下了动作,一脸认真说道:“今年荔枝稀缺得紧,这个个都是佳品呀,哪能放过一个!”说罢,继续动手去解下一个盘扣。

“……”

张启山不自觉放下手中的酸梅汤,看着齐铁嘴低头在他面前解开一个盘扣又一个盘扣。面对着衣襟大开的齐铁嘴,他觉得自己要不做点什么就不是真男人了。


这是肉馅儿


一番激烈缠绵,到了深夜时分这场情事才算告一段落。

张启山让齐铁嘴今晚留宿,但齐铁嘴死活不同意,带着一大袋荔枝软着腿儿上了张启山给他配备的军车,坚持要回自己家休息。

没一会车程,齐铁嘴就到了家,在门前等候着小满见他提着一袋荔枝晃悠悠下了车,赶紧跑上前搀扶。

“八爷,您小心点。”

“我没事,这袋荔枝你给我拿好了,我可是用了不少代价换回来的。”齐铁嘴一张口,声音沙哑得吓人,把小满惊了一下。

“八爷,您声音怎么哑得那么厉害呀。”

“我,我这是吃荔枝吃多了,吃出来的沙哑!”

“啊?”小满一头雾水,“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

“一边去,就你多事!”



 
评论(3)
热度(94)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