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一八】老八,你的脚能不能别夹那么紧

注:有私设出没,文风依旧走轻松调,人物依旧ooc,更没文笔可言。

 

 

均匀修长的双腿紧紧缠在腰侧,不时地轻轻滑动着,更要命的是,两人赤裸的身子互相紧贴,偶尔厮磨。

张启山咬了咬牙,努力稳住心神,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不,他确实是疯了,不然怎么会答应教老八学游泳!

张启山极力按捺着体内欲望,双手承托着齐铁嘴,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沉到水里。

咽下几口池水是小事,但让他在意的是,齐铁嘴一但下滑就毫无自觉用双腿把他缠得死死的!

这种举动简直要命!

张启山好歹是个生理正常的年轻人,而且他还对齐铁嘴存有那么点心思。眼下这种情况让他悔青了肠子,悔不当初那么爽快就答应齐铁嘴的要求!


让张启山懊恼的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那天解九爷等人在张启山家中做客,闲聊时解九爷提到大海的美景,吴老狗无意提了一句“我们九门除八爷是个旱鸭子其他人都会游泳”,不知怎的,这话就刺到了齐铁嘴,瞬间鸡血起来缠着吴老狗闹到一块去了。

两人围着这个问题争论了半天,最终以老八败阵告终,就因为不会游泳这一点让嘴皮子功夫一流的齐八爷输了。

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惘然若失,看着张启山的眼神就像死了老公一样。

张启山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端起茶盏吹了吹茶面上的热气:“起来吧,人都走了你演给谁看。”

“佛爷!”

齐铁嘴这一声叫得那叫一个凄惨,声调拖得婉转悠长,听得张启山身子一颤,差点失手把茶盏给打翻了。

“你鬼叫什么,行了行了,起来说话。”

齐铁嘴不依,反而一骨碌地滚过去抱住他的大腿:“佛爷,你要帮我!”

“你想我怎么帮,约五爷出来游一圈然后赢他给你扳回面子?”

“不!”齐铁嘴摇头,挺起小胸膛一脸坚决,“我要亲自赢他!”

“……旱鸭子怎么赢?”

“所以佛爷你要教我游泳啊!”

张启山满脸疑惑:“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能教会你?”

“这还用问么!”齐·不自觉佛吹·铁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佛爷你那么厉害,有什么能难倒你!”

“……”

明知道是拍马屁的话,但不知道为什么,张启山听着很受用,心里感觉好爽。

齐铁嘴见状,趁机抱着佛爷的手摇摆了一下,讨好说道:“所以说呀,佛爷你肯定能教会我的,你就教我吧……”

看着齐铁嘴小鹿般的水润的眼睛盛满了期待,张启山鬼使神差地说了声好。

这下子把齐铁嘴高兴得都忘了形,一把将张启山的手甩开,然后高举双手,嘴里念着要回去好好准备,一脸欢乐地就往门口的方向跑了。

看得齐铁嘴瞬间跑得没了影,张启山先是一怔,下一刻气得咬牙切齿,忍不住心里暗骂一声:妈的,九门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机boy!

 

张启山把学游泳的地点定在他的另一处住所里,那座房子自带露天游泳池,且环境幽静。张启山认为此地最适合教导游泳,偏偏齐铁嘴这家伙不同意,说要在公众游泳池才能迅速学会。

张启山问他为什么会这样觉得,他说好方便模仿他人的游泳姿势,得以进步呀!

这次张启山连鄙视的眼神都不屑给一个,他觉得不能和不走寻常路的齐铁嘴讨论逻辑,简直白费力气。

长沙城确实有几个公众游泳池,在建立初期曾惹起不少非议,但随着西洋文化的流入,渐渐地,从一开始寥寥几人参与到现在基本成了大众玩乐的项目。

两人来到长沙城比较人少的一个游泳池,进去以后,发现适合新手的泳池基本都是女士。齐铁嘴吱唔了半天说不想去,最后张启山选了另一个池子,但问题是,这个池子水深两米五。

水池的深度,让齐铁嘴深感压力,一时间他有些胆怯了,抱着游泳圈迟迟不敢向池子迈进一步。

换好衣服出来的张启山看见他这幅模样,皱了皱眉:“怎么,不敢下水?”

“才不是……我是在等佛爷你呢!”

“……”张启山也不戳穿他,绕过他直接跃进池中。

张启山畅快地在池子游来游去的样子,看得齐铁嘴有些蠢蠢欲动。他套上游泳圈小心翼翼走近了池边,摸索着下了水,可下一刻他就鬼嚷鬼叫起来了。

“佛爷快救我,我要沉下去!”

“放心吧,有游泳圈,沉不了。”

“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要沉下去了,我呼吸不了了?!”

“……”

张启山闻言看了一眼,这一回头还真的把他吓了一跳,水面上哪还有齐铁嘴的身影!

张启山深吸一口气潜入了水里,刚游到齐铁嘴身旁,下一秒马上就被他抱得紧紧的,几经艰难,终于带着齐铁嘴游到池边。

张启山刚喘顺了气,心里又马上来了气:“你没事把游泳圈甩开做什么,想淹死在这里?”

“我哪有!要不是开始往下沉我还不知道游泳圈都没了。”原来齐铁嘴在扑腾时太过紧张,没留神把游泳圈给甩掉了。

“……”

张启山压根不想回话,游泳圈丢了不自知还一副有理的样子,对于这种人,你想让他说什么?

“你放开手,我要上岸。”

“佛爷我错了!你别不教我呀!”

“……”

其实张启山还真想不教了,但看见齐铁嘴这副样子,一时间,又没法狠下心来。

“你好歹也让我捋一下头发吧,水都快进眼了。”

水流的冲击正好让张启山额间的碎发正好耷拉在眼边,水珠正沿着发滴进眼里。

齐铁嘴瞧见了,很自觉地哦了一声,然后伸手将张启山的头发拨到后方。

“好了。”

“……”

两人的距离本就很近,所以齐铁嘴很自然就这样做了。但他不知道,他这个无自觉的动作让张启山瞬间消了气,同时,也撩得张启山心里痒痒的。

“想不想继续学游泳?”

“想啊想啊!”

“我带你到假山后面那边去,那里少人打扰,方便教学,你也能快点学会。”

“好的佛爷。”

张启山嘴角勾起一抹笑,半抱着齐铁嘴游到假山的另一边,重新教起齐铁嘴游泳。

但是嘛,总有些时候事与愿违。

比如,齐铁嘴在练习踢水时,张启山一松手他就顿时慌了节奏,乱了阵脚。

又比如,在练习游摆动作时,一紧张就变成同手同脚。


无数的意外开端,但结局却总是惊人一致。

齐铁嘴一旦往水里下沉,他就火速抱住身旁的张启山,好像本能驱使一般。

对于这种本能天份,张启山打心底服气!

“老八,我劝你甭学了,都练了一天还是没进展。”

其实这事也不能赖齐铁嘴,除了泡澡堂的经历以外,他真的没试过在这么深的池子泡着,所以,惊慌失措的时候基本都是本能的恐惧。

但一想到吴老狗那天在夕阳下的耻笑,心里那股不忿又升了上来,他握紧小拳头,一脸坚定阐明了自己的态度。

“不行!我还要赢五爷一把呢。”

“……”

对于齐铁嘴要赢吴老狗这事张启山毫不关心,他只想知道,齐铁嘴这本能反应能演化到什么地步。

他淡淡斜了四周一眼,最后视线停在不远处的假山上,嘴角扬起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欣赏你的志气,来,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学游泳。”

未等齐铁嘴回话,他先一步将齐铁嘴带往假山后方的那一边,直到齐铁嘴的背后抵上那光滑的壁面,才停了下来。

“学游泳先要会闭气,我教你好不好。”

“听佛爷的。”

两人的距离几乎是密不透风了,然而齐铁嘴还无自觉,把搂着他颈脖的手臂又收紧了些。张启山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深,他搂紧齐铁嘴猛地往水里沉去,在没入水中的前一秒,噙住了齐铁嘴的唇。

齐铁嘴瞬间睁大了眼睛,在水的刺激之下,他不得不闭上了眼。张启山的吻,让他整个人脑都空白了。

好一会,张启山才带着他重新浮出水面,两人的呼吸交错,齐铁嘴整个人都乱了,心跳如小鹿乱撞。

“佛……佛爷,我看时候不早,今天先到这里吧。”

“可我看你学得挺好的,不继续了?”

“不,不继续了,况且佛爷你教了一天,也……”这时,张启山突然靠近,他的睫毛轻轻扫过齐铁嘴的唇,那份异样的感觉让他突然噤声,不敢再说下去。

张启山挑眉,他怎会不知齐铁嘴想逃避,只是言传身教累了一天,怎么也得收点好处吧。

他将齐铁嘴身子放沉几分,直到隐秘处互相贴紧,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再练习一会吧,一会我就送你回去。”

“呀!佛爷不用了!”

“同是九门,别客气。”

“这,不不,不能,佛爷,这不能!”

“……”

“佛爷,佛爷你……你快住手!呀!不要放手!”

“……”

“……”


 
评论(6)
热度(294)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