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一八】大雨将至 (算是虐佛爷)

注:情节方面有虐,配角方面有女角存在(基本是零戏份),有原创人物。


 

【1】

十里长街,满江灯火莹莹,又是一年花灯盛会。

长沙城的花灯会张启山记不清到底参加过多少次,他抬眸看着远处花灯飘满江河,墨黑的眸子有些迷茫。

每一年的花灯与他一同前来的,好像都是同一人,至于是谁人,偏偏他又有些记不清了。想到这里,他回头向身旁牵着自己手的女子看去,眉心微微皱起。

是她吗?

然而,为什么被牵着的感觉有些陌生?

张启山想要弄清究竟,他越是努力去想,越是什么都记不起来,直到头部传来一阵剧痛,他骤地用双手捂住脑袋,痛苦地呻吟出声。

他的脑海闪过一些零星片段,他看不起那人的模样,场景却是那样地清晰,仿佛就在眼前,就在往昔。

他满身刀伤对着被悬吊在梁上的人投以安心的笑……

他骑在马背上对牵着小毛驴走来的人无奈地笑着……

他在飘满花灯的江边嘴角噙笑,对江边诚心许愿的人温柔地注视着……

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2】

张启山眉睫轻轻颤抖着,很快他就醒了过来,睁开眼朝四周看了一圈,发现正躺在自己的卧室中。

他的床边站一人,老九门之一,解九爷。

解九爷见张启山醒来,连忙将他扶起,问起他为什么突然晕倒过去。张启山示意解九爷不用挂心,漫不经心地说起了前因,以及昏阙过去前脑海里闪过的画面。

“那个人的容貌我看不清,要是再相见我一定能再记起。”

解九爷听后,眉心下意识一拧,淡声道:“佛爷,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人并不真实存在……”他顿了顿,眼眸有一瞬的伤楚,“有可能,是在青龙墓穴遭遇到的腐尸烟霭后遗症而已。”

“是么……”张启山随口应了一句,他始终不相信,那些片段给他的感觉太真实了。张启山笑笑,笑容中带着笃定,“我觉得这一切是真实发生过的。”

 

 

【3】

张启山近日军务繁忙,已经好几晚在书房过夜了。这一晚也不例外,三更时分已过,他的书房依旧灯火通明。

张启山坐在书桌前审批军务,他正在一份申请上写上批注意见,准备盖上公章时却找不着了。

他拉开抽屉翻找着,最后在右手边最下方的抽屉找到了公章。公章一侧放置着的一个锦盒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伸手拿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只戒指。

戒指的造工精致中透露着历史感,他仔细辨认一番,这应该是属于明朝的饰物,从款式上来看,应该是一枚婚戒中的男戒。

左右瞧了瞧,他发现自己越看这戒指越欢喜,顺势戴到自己的无名指上去。戒指毫无阻碍一戴到底,契合得像是为他量身定做一样。

“婚戒均是配对,应该还有另外一只……”张启山喃喃道,继续翻找起来,然而,任他把整个书桌都翻遍,愣是找不到其余一只。

他眯了眯眼睛,想起她手中并无佩戴着这样的戒指,莫非……另一只戒指他送人了?

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个念头。

张启山思考了一番,与他亲密交好的,身旁除了她再无其他人,这婚戒他还能送给谁?

还是……这只戒指本就特殊,只有一只单独的男戒?

 

【4】

今日是老九门惯例的聚会,地点就定在聚贤楼。

酒宴上大伙互相灌着酒水,张启山心情好喝了不少,带着微醺的酒意与张副官漫步在长沙城的街头上。

老九门,老九门……张启山腹诽道,老九门由九个家族组成,为什么聚会上少了一人?

对于缺席的一方,大伙解释的理由显得有些蹩脚,神色太过于明显,不由得让张启山心中生出疑问。

“张副官,今日谁没来参加聚会?”

“……是齐家,齐家八爷。”

“齐八爷……”张启山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他觉得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他平日是不是鲜少参加聚会?”

张副官垂下眼帘,恭敬回答:“是的佛爷,齐八爷生性喜静,不爱热闹,基本从不参加聚会。”

“原来这样,难怪我想不起这人。”

“那是因为佛爷余毒尚未清去,记忆上有些偏差。”

张启山点点头,领着张副官一路往城楼方向走去,当走近后,他发现城楼之上人在放孔明灯,仔细辨认之下,发现是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男子。

男子相貌清秀,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他手捧着孔明灯站了起来,灯光映照着他笑靥如花,在他的注视下一盏盏孔明灯缓缓向如墨的夜空升去。

张启山在这一瞬,觉得这个画面尤其熟悉,他似乎与谁人一曾经历过。

太阳穴突突跳跃着,张启山的脑海又再次闪过零星画面。

在无数个夜里,他在与谁厮磨缠绵……

在批阅军务时,又是谁穿着青色长衫在他身旁叨叨絮絮说个不停……

……

张启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快要看清那人的样子了。

“今年大伙平安无事,又是个好年!”

“嗯,你说的是。”

“佛爷,来年我们再一起来放孔明灯好不好?”

“好。”

 

张启山倏地睁开了眼,眼眸闪烁着狂喜,他终于看清那人的面容了!二话不说,张启山快步朝城楼走了上去,他要寻找的那人,正是城楼之上放孔明灯的男子。

待张启山跑上城楼,发现男子提上东西正要离开,于是赶忙冲上前去拉住他的衣袖,“我们……是不是认识的?”

“……”面对着张启山的莫名其妙的问题,男子一脸迷惘,他扫了张启山一眼,然后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

 

【5】

男子一口否定两人并非相识,张启山不信,他内心绝对肯定两人是相识的。

不,又或是两人是相爱的。

零碎记忆中的与他亲吻厮磨的人跟他眼前的男子的长相一模一样。

男子见张启山神色带着一丝急切,语气变得轻柔些,他温和地安抚道:“虽然我看见你的时候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但很遗憾,我们真的不曾相识。”

“……”

轻声温柔的模样打开张启山脑海深处的记忆,昔日的过往逐渐呈现清晰,记忆如潮水覆盖他整个人。

张启山终于想起了一切,他想起眼前这个人是谁了。

“你叫齐铁嘴,我叫张启山,我们曾经是非常亲密的关系,你不记得?”

“不,我叫齐忘。”

张启山想起了戒指,他拉起男子的右手一看,当看见无名指戴着的戒指时,他快要欢喜得呼出声来。

“你看。”张启山将两人的手并在一起,声音带着雀跃,“我们佩戴着的戒指出自明朝文物,当今天下独一无二,你就是我要找的齐铁嘴。”

齐铁嘴正想开口解释,这时,他身后走来一个身穿灰色长褂的男子。

灰衫男子面容温雅,浓郁的书卷气更衬显得他气质不凡。他走到两人中间打量一番,下意识将齐铁嘴拉近自己身旁:“齐忘,发生什么事了?”

齐铁嘴把来龙去脉给灰衫男子说了一遍,灰衫男子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张启山,他思索一番,最后对张启山开口说道。

“佛爷你好,他名叫齐忘,是住在我隔壁的邻里,似乎并不是你所找之人。至于这戒指,是他前些日在花灯会上的小摊位买来的。”

“如果这戒指是佛爷好友遗失的,我们原璧归赵。”灰衫男子示意齐铁嘴:“愣着做什么,还不把戒指归还原主。”

“好。”齐铁嘴顺从地点了点头,脱下戒指放到张启山手中。

“……”

他是那么顺从地听着他人的旨意,几乎毫不犹豫。张启山深呼一口气,他觉得有些喘息不过来。

 “不必了。”良久,张启山将戒指重新套回齐铁嘴的尾指,声音低哑:“你就戴着吧。”

“我还是不要了,这款式女戒,我一个男子戴着不太好,还回你吧。”齐铁嘴摇摇头,不敢要这个戒指。

他何止不敢要这个戒指,更是不敢看张启山的眼神。

一种让齐铁嘴说不出的熟悉感,他每多看一眼,内心多慌乱一分,但关于这人的记忆偏偏全是空白,这种情况让他有些无措以及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齐铁嘴的婉拒让张启山有些惘然若失,戒指一时没拿稳掉到了地上,“咕噜”滚到了齐铁嘴的脚边去,齐铁嘴弯身捡了起来,这一次他干脆把戒指套到张启山的尾指去。

“把这戒指送回它真正的主人吧。”

齐铁嘴无心做着这一切,而张启山看在眼里却心如刀割。

 

 

【6】

追上来的副官看到张启山一人独站在城楼,身影是如此孤单。这一幕他不忍心再看,不敢抬眼看向张启山,低着头默默走到他身旁。

张启山目光一斜,情绪似乎平复了些许,淡淡说了句:“方才我遇见老八了,也想起了一切。”

张副官闻言一愣,满脸不可置信。

方才他确实也看见了八爷离开的身影,但他没想到佛爷却因而想起了一切。

一瞬间,张副官有些心疼佛爷。

佛爷仅一面便想起八爷,可八爷怎么没认出佛爷。

张副官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他嘴角动了动,终是没有开口安慰张启山。

因为他知道事至此今,一切于事无补。

张启山见他没有接话,也只是笑笑,然而笑容却有些难看。

张启山此时内心极度懊悔,也恨着这一切。他懊悔自己偏偏失去了最重要的记忆,他恨自己竟轻易让其他女子取代属于他身旁的位置,错过了最好的重逢机会。

他更恨的是,齐铁嘴即使是重遇自己,也什么都没有记起。

想起齐铁嘴与那男子离开时的情景,张启山目光透着隐忍的受伤,双拳紧握。

他忍不住问张副官:“为什么他也忘了一切?”

张副官欲言又止,良久后,他才说出了实情。

“青龙墓穴一行大家都受到了重创,八爷醒来后忘了所有的一切,包括他忘了自己是谁。还有八爷他……已经丧失了奇门神算的本事沦为普通人了。”

“……”

“解九爷说,八爷一向是仙人独行,无家无室。所以不再勉强八爷回到老九门,任他安稳快乐度过一生。”

“你可知道,他连我也忘了。”

张副官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好一句无家无室。”

人群攥动的街头,张启山一眼就望见险些淹没在人海中的齐铁嘴。他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齐铁嘴离开的背影,看着他对身旁之人展眉微笑,直到他快要消失在街角,眼眶才忽然变得深红。

他的笑那么好看,胜过了那漫天的星辰,满街灯火都在他面前失了颜色。

同样失了颜色的,还有张启山的整个世界。

他在,满世风光。

他走,一生疮痍。

 

 

【0】

三年前,齐铁嘴将一封密函交给解九爷,里面写着,他与佛爷有一劫难。

他为青龙墓此行占了一卦,卦象说他与佛爷有宿世渊源,今生仍要一同面对轮回中的恶果。

躲不开,避不了。

齐铁嘴不求其他,只求解九爷一事。

若青龙墓此行出了问题,让佛爷再也不要与他扯上任何瓜葛。

因为,卦象还附带了一句玄意。

三生三世,得失离散,周而复始。


 
评论(4)
热度(86)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