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一八】漩涡 (囚禁、微肉、非虐)

注:人物有ooc,有私设出没,误会向。


薄薄几缕云雾半掩明月,夜空黑得浓郁深邃,如同墨色浸染过一般。

张启山坐在院中的石桌旁边,石桌上放着一壶热茶,烟儿轻轻袅袅模糊了他的面容,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没有喝,只是握在手中。

他的视线落在前方的一盆快要凋谢的兰花上,目光凝结,又似乎是在思考着事情,俊美的面流露出一种淡淡的茫然。

这时,院子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步伐平稳而又有节奏,落步声透着一丝淡定,来人似乎是个性格极为沉稳温和的人。

“佛爷好雅致。”

“……”张启山的目光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光,他勾了勾唇角,抬手为解九爷倒了一杯茶,“九爷你请坐。”

“谢谢佛爷。”解九爷微微一笑,坐在张启山身旁,“今夜过府是有一件事情想问一下佛爷的。”

“什么事?”

“八爷最近既不在香堂,也不在府邸,似乎是出了远门。”解九爷又是一笑,语气中有些无奈,“偏偏我最近遇上一麻烦事,需要八爷帮我算上一卦,关键时刻却没了他消息。”

“……”张启山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解九爷说下去,然而解九爷却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到了他的身上。

“我听说八爷之前曾来找过佛爷,不知道佛爷可否知道八爷的去向?”

张启山闻言一顿,然后摇了摇头:“我也有些时日没有见过他了。”

“这样呀……”

“同身为老九门的一员,九爷要是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

“先谢过佛爷了。”

解九爷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他捧起茶盏垂下眼帘轻轻吹了吹茶面上升起的热气,再抬眸时,他已恢复以往的温雅笑容,把话题带到了长沙城最近的一件趣事去了。

 

两人东扯西拉聊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深夜解九爷才辞别离开佛爷府邸。

解九爷离开后张启山命人将茶水撤去,又吩咐守在院外的张副官回去休息,随后才转身步入内院。

静谧的夜,张启山一个人走在内廊,脚步荡起一声声闷响,在这寂静中显得尤为突兀。他越过卧室,越过书房,一路往内院深处走去,最后停在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前。

门上面落着一把大锁,张启山掏出钥匙开锁,推门走了进去。

进来后他关上了门,没有下一步动作,因为他听见了锁链被带动的轻微声响。

张启山身处的位置已将房间看个完整,房内的布局非常简单,摆设也寥寥无几,阻挡住他和内室的只有一线之隔的屏风。唯一让人感到有些诡谲的是,这个房间只有一扇极为细小的窗户能让外面微微透些光进来。

准确点来说,除了这扇细小的窗户,其余的窗户都被封死了。

张启山就在屏风前沉默着,半响,他才绕过屏风朝房内走了进去,当看到桌上的饭菜时,眉宇不禁皱了皱。多宝鱼的鱼身完整无缺,汤羹上浮着一层半凝的油脂,饭菜丝毫没有动过的痕迹。

在看见靠在雕花大床的边缘的那人时,他漠然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这是在折腾你自己,还是在折腾我?”

“……”

“菜式不合胃口还是怎么了?”

“……”回应他的是,依旧是无言沉默。

“齐铁嘴你给我回话!”

张启山中气十足的一句叫唤让齐铁嘴抖了抖,他下意识向前挪远了些位置,似乎这样做会让他感到更安心些,但他没想到这个动作刺到了张启山。

张启山眯了眯眼睛,目光带着一丝不快,走到齐铁嘴身后抬脚踩上他的衣衫下摆,让他无法移动:“我让你回话,是不是菜不合你胃口。”

齐铁嘴并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瞥过头留下一句:“佛爷什么时候让我回家,香堂的事务都好多天没处理了,也不知道伙计们……”

“你真的不吃?”

齐铁嘴身子微微蜷缩:“不吃。”

“你这样我很不高兴。”看到齐铁嘴这个样子,张启山往退后开站到桌旁,口气不自觉软了几分,“你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这是存心让我难受不是?”

“佛爷说反了。”

“……”

“是佛爷存心让我难受。”齐铁嘴转过身来,看向张启山,“我说要离开长沙城到外地游历一番,你说我要是离开长沙一步就打断我的腿;我说为了不引人话诟以后保持距离,你不同意我也认了,可是为什么要囚禁着我……”

齐铁嘴晃了晃拷着右手特制的精细手链,他笑了,笑得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所以呀,佛爷你说到底是谁让谁难看?”

“……”

张启山向床边走了过去,下一秒,他扯着齐铁嘴的手臂把人提了起来,目光变得森然:“是你让我难看。”

“你千不该万不该躲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去。”

“我躲你?”

“是,你不该无视我的邀约,无视我的意愿,无视我的存在……”

“……”

他将两人的距离又拉近一些,两人的嘴角几乎快要碰到一起,“你最不应该的是,无视我的一切又躲到其他人背后去!”

面对莫名的指控,齐铁嘴心底有些愠怒,明明受委屈被囚禁的是自己呀!张启山过于靠近的脸让他有些看不清,他眉心一拧,伸手用力将张启山推开。

“张启山你到底在说什么!”

话音刚落,两人神色骤然一变。

齐铁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间生气起来,他感到有些无措,有些烦躁。或许是张启山这样怀疑的态度让他感到生气,又或者是多日来的囚禁让他变得焦躁,已经失去理性思考,失去控制力。

张启山的表情难以猜透,忽地他笑了,笑得邪魅,也笑得危险,一双墨黑的眸子死死盯住齐铁嘴,气势逼得他忍不住在发抖。

在平日,不论齐铁嘴做什么越轨的行为张启山都没真正动怒,但这次他表现出了他的怒气。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在彼此之间似乎有些什么在无声改变了。

张启山像想起了什么,瞳仁微微一缩:“你……难不成喜欢他?”

“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不要再说些我不懂的事情了好不好。”这样的张启山让齐铁嘴有些害怕,由于没有进食的缘故,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推开张启山一次了。

“他今晚上门来打探消息了。”

张启山喃喃自语。

老九门人人与齐铁嘴交好,除佛爷之外,解九爷是齐铁嘴最为亲近的一人了,这近半年来齐铁嘴没少往解府走动,到佛爷府邸做客的时间也因此变得更少。

好像是在……刻意疏远。

这事不怪张启山联想到一起去,从半年前齐铁嘴提出要保持距离开始,张启山他就再也没能公正地去看待任何有关齐铁嘴的一切事情。

他对齐铁嘴是那么的喜欢,那么的宠爱,可为什么齐铁嘴还要说出跟他保持距离这种话?

难道他不想再待在自己身边了……?

剩余的电动车部分走起~


比起单箭头的虐,比起单纯是肉的囚禁,我更喜欢这种双箭头因为误会而产生的囚禁,

即便中间有互相伤害的情节,但最终两人还是爱着对方的。

最后声明一句:解九爷是一八的大手,是神助攻!

希望你们能喜欢这篇

 
评论(6)
热度(140)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