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张显宗X马静安】只是喜欢还不够

现代故事一发完,私设马静安≠陈七 



 

01

也许是酒精作祟的缘故,马静安大胆地揪住张显宗的衣领将他拉向自己,双唇一凑,猛地吻住了他。

唇瓣厮磨间,马静安想更进一步时,张显宗突然拽住他不安分的手,望向他的双眼平静得不带一丝情欲。

“行了,闹剧到此为止。”

“……”

目光望进张显宗的眼睛里,马静安只看到一片漠然,他内心一慌,忙搂紧了张显宗。

“你先别生气,我只希望能得到你的回应而已。”说到这里,他略委屈地垂下睫羽,“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可是,你一直都不愿意回应我。”

“……”

“我想过很多原因,也猜过会不会跟我哥有关,但不管怎样,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可以给我一个答案么?”

“……”

张显宗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偌大的房间安静得只听见街道上飞驰而过的汽车轰鸣声,就在马静安以为张显宗不打算回应时,他却有了动作。

张显宗轻轻揉了揉马静安的发顶,语气平静:“如果你能接受当别人的替身,我就跟你在一起。”

马静安目光一漾,眉心紧拧:“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显宗不急着回答,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照片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觉得你俩像不像?”

“……”马静安没有接话,但是在看到照片上那个与自己面容相似的男人时,目光已经沉了下去。

说到这里,张显宗便没再说下去。从马静安的样子来看,表示他已经将自己都话全部听进去了。

尽管如此,但张显宗却没打算就此放过他。

张显宗将怀里的他搂得更紧了些,凑到他耳边,轻声的说:“照片上的这个男人让我失去了所有,但我不后悔,因为我爱他。”

“……”

“我爱他很多年了,哪怕他不接受我的情意,我仍然深爱着他。如果你愿意当他的替身,那么,我可以爱你……”

“够了!”

马静安猛然打断张显宗的话,他红着眼眶凝眼望着张显宗,嘴唇微微发颤,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多希望这一瞬是在做梦,又或是,张显宗给他的一个惩戒。

但是从张显宗平静却认真的目光中,他便知道,这一切都是痴心妄想。

马静安感到心脏痛得厉害,难受极了。他咬紧牙不让自己哭出来,从张显宗身上跨了下来,打开门朝外面猛地跑了出去。

他冲出家门,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一路狂奔,毫无目的,像是逃亡那般,只想着逃脱开这一切让他绝望的困境。

其实,在张显宗拿出那张照片的一刻起,那些从过去累积至今的疑问在这一刻全有了答案。

张显宗对他的宠,对他的温柔,全是因为照片上的那个男人。

他曾偷偷溜进过张显宗的书房,在一本旧相册里见过张显宗和这个男人的合照,照片上的男人笑得很甜,张显宗的目光一直都在他的身上。

这种失神的凝望,张显宗却一次都没有这样看过他。

 

 

02

从张显宗家走出来以后,马静安在街头游走了很久。一个人在拥挤的人群中跌跌荡荡,四处张望,目光一片恍然,但又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他的落寞身影透过玻璃橱窗,被一道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目光的主人陈七,慵懒地靠在一家酒吧的吧台上,半眯着眼,望着马静安失魂落魄的样子,目光深意难测。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走,马静安哪儿都没去,在街头一角安静站了许久,此时陈七的耐性也耗尽了,仰头将酒一口喝完,推开门想着马静安走了过去。

陈七缓步走近,当他看见人群深处的马静安时,目光由最初的闲散变成一股子冷意,心里猛然窜起一股怒火。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马静安,像是一个失去了生气的木偶,眼里却没有一点亮光,只红着一双眼眶。

陈七眉心拧起,脑海闪过一个男人的面容,他按捺着情绪问马静安发生了什么事,但马静安始终都没有开口。

得不到回应,陈七丝毫不在意,因为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笃定这事跟张显宗脱不了干系。

在此之前,他早已知道张显宗和马静安纠缠许久。说好听点两人是好事多磨,但实则上,他知道张显宗的心并不在马静安身上,马静安只是单方面的喜欢。

他也清楚地知道张显宗不接受马静安的原因,但他却不打算如实告知,他希望马静安有一天能亲自发现张显宗的自私,然后决绝离开。

但马静安现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显然不是他最初所期待的结局。

想到这里,他内心更为恼火,他极力调整着情绪,努力让自己平静地开口:“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先跟我回家再说。”

只是,马静安仍像是听不见似的,半响都没有回应。

陈七厌倦了这样的状况,他斜了马静安一眼,决定换一种方式来发问。

“怎么?不跟我回家,也不回他的家,该不是被人赶出来了?”

顿时,马静安中计了,整张脸没有一丝血色,他身子在微微颤,眼睛渐渐有了情绪。

“你怎么知道的。”

“……”

陈七突然一笑,这很难猜出来么?他多想告诉马静安,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像一只被主人厌倦之后,遗弃在街头的宠物。

“张显宗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他比任何人都自私。”

“……”

“他为了成功,在商场上不择手段,在爱情上恐怕也是如此,他不会在乎你的感受,你的爱意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这一句让马静安的眼眶再一次变红,声音有些梗咽:“我不相信。”

陈七没有急着回应,他掏出一根香烟点上,深吸一口,缓缓地说:“他曾经是宣众集团的总经理,为了一个男人他在婚礼上弃顾家小姐不顾,甚至不惜悔婚,最终他也输得一败涂地,这事几乎是无人不知。”迎着夜风陈七暗暗叹了一口气,看向马静安的目光带上满满同情,“偏偏你这个傻瓜,一点都不清楚。”

“……”

“我比你更先认识张显宗,你知道么,他第一次看到我就把我当作是那个男人。从那时开始,我就知道外面流传的故事都是真的,只是我猜不到,在后来你会爱上他。”陈七话语一顿,他又笑了,语速不缓不急,“没听明白吧?在那个男人以后,他爱的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长相上必然有几分相似,你说,你这么像那个男人,能不让他对你上心么。”

说到这里,陈七似乎忘了自己和马静安是双胞胎的事,他伸手摸了摸马静安的脸颊,放轻了语气:“他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你爱,他也不会爱上一个替身,你该认清事实,该放手了。”

“……”

马静安望着陈七,张了张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话来。

陈七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将他的心捅得面目全非,血从伤口潺潺横流,但在内心的最深处,他始终不想开口说一个好字。

 

 

03

陈七约马张显宗在一家地段僻静的咖啡店见面,在落座后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时间过了半响,是张显宗率先打破安静,开了口。

他问坐在对面的陈七,这次约出来见面是为了什么事,但没想到,陈七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直接撂下了一句,特别难听的话。

“我找你还会是叙旧么?当然是让你不要再白费心思去找静安了。”

“……”张显宗目光一漾,他想不到陈七那么快就发现他在找马静安的事。

张显宗沉默不语,他这副模样让陈七莫名有些恼火,他狠狠瞪了张显宗一眼,低头喝了一口咖啡,虽然没表露出些许憎恶在脸上,但张显宗还是敏锐地察觉出他的情绪。

只是,陈七没有给任何机会让张显宗去解释。

“静安和我不同。我们虽然是双胞胎,但成长环境截然不同,性格也是如此。他这个人心热明快,善良爱笑,但偏偏是个死心眼……”

说到这里,陈七垂眸又喝了一口咖啡,缓缓一说:“这样的他,是不是很像那个人?”

“……”

其实,陈七并不憎恨张显宗,算起来,两人勉强还算是合作伙伴。但马静安的事情让他始终无法平和地去对待张显宗,一看见张显宗那副不咸不淡的表情时,他就恨不得一刀子一刀子划开他的旧伤口。

一杯咖啡喝了下去,陈七情绪也平复了下来,他直接提起当天遇到马静安的事,对此,张显宗也直言不讳,告诉他当晚发生的事。

马静安听后眨了眨眼睛,半响后,才凉凉地白了张显宗一眼。

“在当时,说出那样的话,你有想过静安的感受么?”

“……”

张显宗眉心一拧,沉默了好久,才吐出两个字:“没有。”

“……”

张显宗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在口腔散开,他眉心拧得更深了些。

他想起了过去的事,以及后来遇见马静安的事。

他这辈子从没对谁动过心,唯一的一次,他几乎不顾后果,只想和那个人长相厮守,这辈子都在一起。

但在后来,他没想过,他的不择手段到最后会伤了所爱之人的心。

当他明白过来,自己错在那里时,旧爱人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人海。

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沉迷在肉欲声色里,以此来麻醉自己,直到遇到马静安他才彻底终结这种荒唐的生活。

他承认,在最初他对马静安的好很大的一部分是因为那一张脸,与旧爱人极度相似的脸,以及明亮的笑。

但到后来,他渐渐有些分不清,自己是把马静安当作了替身,亦或是,他爱上了马静安而不自知。

缠绕在心头许久的迷惑,在爆发了那一夜的事,以及在马静安搬走的那一刻时,他的内心终于有了答案。

但他醒悟得太迟,当回到两人的家时,所有属于马静安的气息已被全然抹掉,像是从未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陷入思绪中的张显宗,目光微微在漾,似乎在挣扎回忆中痛苦不已,陈七见他这个样子,暗暗叹了口气:“你后悔了吧。”

“……”

“但你后悔得太迟了。”
“你什么意思”张显宗倏然抬起头,直望向陈七。

“你这个问题,也是我这次来找你的目的……”陈七丝毫没有回避他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静安不知道哪里去了,我找不着他。”

“……”

 

 

04

那一晚,张显宗失眠了。

陈七告诉他,马静安在搬回陈家后像是没事人似的,跟从前没什么区别,但两个月后,却突然没了踪影。

张显宗粗略算了下时间,大概是他刚去找过他不久以后吧。

在当时马静安避而不见,连一句拒绝的话都没有,只由着一位老仆人将他送出门口。

想起马静安酒醉表白的那一幕,张显宗睁着眼睛辗转反侧,一夜未眠。脑海里想了很多关于马静安的事,到后来,他才发现自己不但醒悟得太迟,甚至错得很离谱。

他知道马静安很爱自己,但他不明白自己哪一点值得马静安全身心地去付出。

马静安对他越好,对他越是迷茫。在那时,他内心悄然住进了一个小恶魔,时常在他陷入迷茫的时候,在他耳边悄声说:去试探马静安的底线,看看他的爱到底有多深,值不值得让你去拥抱。

恶魔甜美的耳语,让张显宗彻底着了魔。

他对马静安不惜说出伤人的话,只为知道马静安所谓的底线,到最后,一个不慎,他亲手将这段关系葬入深渊。

回忆让他感到一丝刺骨的冷,他发现,他其实并不想要这样的结局。

他想起马静安看自己的目光,目光中深情与柔意让他感到温暖极了,仿佛有一股暖意漫流过全身,让他不再感到一丝冷意。

伤怀间,张显宗不知不觉落下了泪。

在这一刻,他才彻底惊觉,原来,他一直都在贪恋着马静安温柔的目光。

 

 

05

另一边,马静安在搬回陈家没多久便迎来了大学报考。他没有跟任何人商量,一意孤行地选一座遥远的城市,就读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大学。

马静安就像是一个叛逆期迟来的孩子,他做的这个决定连陈七都没有知会一声,他知道陈七不会在意,再到后来,他终于毕业工作,直到要结婚了,才给陈七寄来一张结婚邀请卡。

那时,他们已经有七年没见了。

马静安的婚礼在当地的一间五星级大酒店就行,婚车价值不菲,婚礼气派奢华,算是没有丢陈七这个做哥哥的脸。

婚礼上的人,陈七一个都不认识,他坐在一群陌生人中一同等着这场婚礼的主人入场。在等待期间,他不自觉回忆起马静安在离开的这些年里,所发生过的事。

马静安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A市,张显宗意识到后,像是疯了一样四处去寻找马静安的踪迹。

到后来,甚至不惜来哀求他说出马静安的去向。

他从张显宗的眉目间感觉到深切的愧疚,但他只能说一句爱莫能助,因为马静安从没告诉过他自己的去处,直到终于要结婚了,才给他寄来一封请柬。

只是,这一次马静安却不让他告知张显宗。

想到这里,陈七有些感慨,这也算是张显宗活该吧,马静安本可以快意人生,但他的这一生全因当初张显宗一段决绝的话改变了。

虽然马静安没有说,但陈七却能感受到,或许,这就是双生子的微妙之处吧。

回忆到了深处,陈七忽然感到一丝幸运,幸好遇上张显宗的不是他。想到马静安用一生的情意来忘记这个人,实在是太亏了。

 

思绪飘荡间,会场的灯光暗了下来,随着音乐悠悠扬起,婚礼的一对新人缓缓进场。

灯光在这一刻逐渐亮起,到最后全数倾泻在两人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这一刻,但很快,便有人在小声嘀咕起来。

“新郎好奇怪……脸上竟然一点笑容都没有。”

“对耶,新郎一副失了魂的样子,到底是怎么了?”

……

议论声在宾客间蔓延开来,陈七扫了四周一圈,所有人都在谈论马静安的神情,他眉心微微拧起,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对于周遭非议,马静安像是听不见似的,漫不经心地挽着新娘的手臂走到中央,司仪见状,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忙打着圆场,调侃新郎是紧张了,但马静安恍若未闻,依旧面无表情,目光淡淡。

新娘子身穿婚纱,笑容可掬,娇嗔马静安是紧张,但在这时,马静安突然开口否认了她的话。

“我没有紧张,我只是,撑不下去了。”马静安将新娘的手轻轻挣开,向着新娘和在座来宾深深一躬,“由于我的个人原因,这个婚礼不能进行下去,对此,我深怀歉意。”

语毕,议论声在这一瞬高涨不少,新娘慌张地抓紧马静安的手,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亲爱的,你这是在干什么?”

“对不起……”马静安垂下眼帘,满是歉意。他缓缓地将戒指交到身旁的司仪手里,“我无法做到答应你的事,这场婚礼,就此作罢吧。”

“……”

这一刻,新娘子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她气愤地将手里的花束砸向马静安的脸,不顾在场宾客是如何看待,指着马静安破口大骂。

“你这个混蛋,竟然在这个时候反悔!你忘了你当初答应过我什么了么,你跟我赌一局,只要那个人不在五年内主动来找你,并承认他爱你,你就得无条件我结婚,但现在你悔婚到底算是什么意思!”

新娘话音刚落,在场宾客哗然一片,包括陈七,他万万想不到马静安的这场婚礼竟然是由一场赌局延伸而来的。

 

 

06

一场荒诞的婚礼,前所未见,一时间议论声沸沸扬扬,女方的家人忙给早已愣住的司仪打眼色圆场,陈七也正准备上台好言相劝马静安,先冷静下来。

一切还没来得及做,会场大门走进一位身穿灰色西服的男人,他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淡定走上了台,弯身拾起地上的花束,然后交到马静安手里。

接着,用平淡的语气说出一句爆炸性的话语。

“既然你忘不了我,这婚不结也罢,跟我回家吧。”

“……”

议论声声的宾客在这一瞬不约而同安静下来,他们望着台上这个男人不顾所有人的目光,自顾地拉着马静安的手走出会场,只余下痛哭出声的新娘。

让这场婚礼彻底破碎的男人,自然就是张显宗。

 

张显宗一直紧牵着马静安的手,一路往会场外走去,看着他的背影,马静安目光剧烈在漾,然后慢慢红了眼眶。

张显宗的出现他从没奢望过,然而,他就这样突然出现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前,用行动宣告这场婚姻的告终,然后,又给了他另一个未知的希望。

张显宗说带他回家,可是,他们还能回到过去么?

这个念头让马静安眼神一暗,脚步不自觉停了下来,他垂下眼睫,声音轻轻的,透满伤感:“我们不是回不去了么?我还有什么家可以回。”

“你曾经说过,有我的地方便是你的家。不管我在那里,你都会和我一起。”

“……”

这段话,马静安清晰记得,是张显宗第一次主动吻他时,他靠在张显宗怀里说的,但如今听来,心酸极了。

马静安哽咽着声音,点头承认:“没错,这话确实是我说的,但我知道你一直忘不了你的旧爱人,你也清楚知道,我不愿做任何人的替身。”

“……”

“我们始终,回不去。”

在踏上离开A市的火车时,马静安是一脸的决绝,但是当火车缓缓离开熟悉的城市时,他的脑海里,心里却全是张显宗。

他不愿承认自己后悔这个决定,所以在这七年里,他一直努力去忘记这段感情,甚至不惜和他人建立一个荒唐的赌局,他所做的一切,只为去忘记张显宗。

但随着年月逝去,他发觉自己越发深爱这个人,这份爱像是在他的脑里,心里,彻底扎下了根,无论怎样也拔不掉,毁不去。

在意识到这一点以后,马静安眼眶不可控的酸涩起来。只是那滴眼泪没来得及流下来,张显宗的双唇便温柔带走了那滴眼泪。

“……”

“既然回不去,不如,我们重头来过吧。”

“……”

“在你离开以后,其实我就已经后悔了。我想告诉你,你不是任何人的替身,是我自己用错了方式去爱你,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去待你。”

说到最后,张显宗深深吻上了马静安的唇,他的吻轻柔而细腻,满是情意,也满是珍惜。

“静安,我错了,回来我身边好不好?”

“……”

马静安眼眶变得深红,他一直期待着的一句在这刻终于等来,在张显宗满目深情和温柔的双唇中,他泪如雨下。

曾经,他以为自己已经输掉全部,余生不能再与张显宗会面。

但幸好,一切都还不算迟。

他等来张显宗。

等来了属于他的爱情。


 
评论(1)
热度(36)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