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CP洁癖的亲们请谨慎阅读。

【秦明X羽还真】我家团子两三事(秦明篇)

阅读提要

脑洞源于《小木乃伊到我家》,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短文一发完,剧情娱乐向,不能接受的亲请谨慎阅读。

 

 

01

穿过光线昏暗的大厅,秦明径自走回卧室,门刚打开,便听见床铺那边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

秦明略一停顿,将房内的照明灯打开,看着被子里一起一伏的小包,他微微挑眉。

“不睡觉,到我床上做什么。”

秦明话刚说完,被子里鼓起的小包停了一下动作,接着,一个小脑袋从被子边沿拱了出来。

床铺上站着一个巴掌大的一个小人儿,肉圆的一张小脸,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弯成一轮新月,在一蹦一跳的张开小手臂,向秦明求抱抱。

秦明摇了摇头,向着小团子伸去了手,小团子立马跑近几步抱紧了他的手指,末了,还轻轻啄了他的手指一下。

小团子撒娇的行径让秦明心内一软,他动作轻柔将小团子提了起来,放到本该属于小团子的床铺上:“你该睡觉了。”

“……”

然而,小团子却不领情。

小团子不满地皱起了一张小包子脸,猛然扯住了秦明的袖口,一副不愿意睡觉的样子。

望着小团子不愿撒手的样子,秦明微微拧起了眉心,在思考片刻后,他开口问道:“你在等我回来?”

“……“

小团子扯紧了衣袖,点了一下小脑袋。

 “你怕我不回来?”

他话音刚落的一瞬,小团子已是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

秦明没想过这就是小团子反常的原因,在陷入思考时,小团子见他一脸沉默,不由得有些慌了,小肉手忙松开扯住的衣袖,转而抱住了他的手指。

小团子的动作透着一丝隐隐的不安,像是一只害怕被抛弃的小奶猫。然而,这个微小的拥抱却让秦明心里涌进了一丝触动,以及一股暖流,他唇角微微一弯,指腹温柔地揉了揉小团子的脑袋。

这个小团子似乎是越来越粘自己了。

 

02

小团子是在一个多月前空降到秦明家里的。为什么说是空降,因为小团子的出现让秦明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几乎是措手不及。

那一天,秦明像往常那样回家,跟以往不同的是,他在家门前迎来了一口欧式棺材。

起初,秦明以为是最近一桩被查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的恶意威胁,但在一番调查过后,得来的全是清一色的否认答案,没有人给他寄过这晦气的玩意儿。

别无他法,秦明决定亲自找寻线索,先从棺材查证起来。然而,棺材在打开之后,他却彻底愣住了。

棺内填充满大片松软的棉花,一个缠满绷带的小人儿正盘腿坐在那儿,歪着脑袋在看他。

这是……一个活着的小木乃伊?

身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在这一刻秦明眉心紧拧,几乎是不作犹豫地将小家伙提到手心里,麻利解开了小家伙身上缠着的绷带。

这绝对是一个高智能的恶作剧,秦明在心里深深相信着。

但很快,现实就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绷带之下,是一个肉圆可爱的小团子,绷带被褪尽之后,肉嘟嘟的小脸泛起了红色,立马捂着小屁屁跑回了棺材。

一阵衣物窸窣声过后,棺材的边沿探出一个小脑袋,咬着小手指在打量秦明。

“……”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木乃伊?”

“……”

小团子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在秦明如炬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活了这么多年,秦明头一次见着这样……鲜嫩的木乃伊。他面上毫无波澜,但内心早已翻腾了无数次,所有坚定唯物信念在这刻彻底碎成渣滓,不等小团子所有动作,他立马将棺材翻了个底朝天,但很遗憾,里面半点线索都没有。

秦明蹙眉,心底在思量到底要怎样处理这个外来物种。在这时,小团子突然向他这边跑了过来,张开手臂,一副要他抱抱的样子。

“……”

秦明犹豫了一会,向着小团子伸去了手,很快,小团子便抱住他的手指,那双湛蓝的眼睛笑得弯弯的,似乎很喜欢秦明。

也许是被这个亲昵的动作触动到了,秦明将小团子提到掌心,而小团子也不害怕,仍是笑眯眯地看着秦明,不时轻轻拍打他的掌心,那副可爱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心内一软,要不……先将小团子养下来吧。

 

就这样,小团子成功在秦明这里安家下来。只是,在一开始的相处磨合得并不容易。

秦明迎来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给小团子取个名字。

在起名字这里,一大一小倒是有了很大的分歧。秦明起的名字倒不是什么绕口的名字,偏偏小团子就是不喜欢,秦明每说出一个名字,小团子就皱着包子脸摇一下头。

“秦乃伊。”

“……”

“秦大涛。”

“……”

“秦小宝”

“……”

秦明取的名字通通被否决了,僵持之下他心累不已,只好让小团子自己来选。

秦明拿过一本字典,在里面随机选取了一些文字写在小纸片上,让小团子自己挑喜欢的来选。小团子很喜欢秦明这个主意,小短腿在纸片堆上跑了几个来回,在秦明面前停下时,怀里已抱着选好的三张小纸片。

“……羽还真?”

秦明将纸片上的名字念了出来,小团子仰着脸,满意地点了点头。

闻言,秦明挑了挑眉,这小团子似乎挺有主见的。

 

03

羽还真团子有了名字后心情很不错,一直抱着写有自己名字的小纸片在转圈圈,但很快,小团子就慢下了动作,放下小纸片跑到秦明面前,一边揉着小肚子,一边可怜巴巴的看向他。

小团子应该是饿了。

在明白羽还真团子的意思后,秦明从冰箱里拿出一块抹茶蛋糕,切成大小合适的形状,放在小团子面前。

然而,小团子并不赏脸,仅仅咬了一小口,便皱着脸吐了出来。

秦明微微拧起眉心,转身又走进了厨房,拿出几颗剥开的核桃,以及一小碟切成一片片的白萝卜。

羽还真团子眨巴着眼睛绕着食物转了一圈,最后张开小嘴尝了一口白萝卜,就那么一口,小团子又全吐了出来,仰着小包子脸看向秦明,一脸好委屈的样子。

“不喜欢吃?”

“……”

羽还真团子扁着嘴巴,对秦明摇了摇头。

抹茶蛋糕、核桃、白萝卜都不爱吃,难不成……小团子喜欢吃其他的?

秦明沉吟片刻,然后走进了房间,在折返回来时,他手里多了两小包东西。

啪嗒一声,东西被扔在桌上,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字:防腐剂。

“这个你一定喜欢。”木乃伊不是寻常物,平常的东西他应该不爱吃,但防腐剂是绝对能满足小团子的需求!

“……”

而这一次,羽还真团子连尝都没尝一口,直接委屈得哭了起来。

接二连三的涩味食物让羽还真团子气得背过身去,小肩膀一抖一抖的,看得秦明内心生开了一丝负罪感,只好连忙出门到超市跑一趟。

忙乎到大半夜,秦明终于摸清了羽还真团子的口味。

餐桌上堆满了一大堆食物,各种各样口味的应有尽有,秦明坐在餐桌一旁的椅子上,扯过一本的笔记本将羽还真团子爱吃的食物一一记录下来。

羽还真团子抱着一小块草莓蛋糕吃得津津有味,小脸蛋一鼓一鼓的在动,似乎很中意这种甜味的食物。在又咬下一口时,小团子忽然停下了动作,捧着那一小块蛋糕跑到秦明面前,将蛋糕举得高高。

在纸上滑动的笔尖猛地一停,秦明瞧了羽还真团子一眼,然后合上笔帽。

“你要给我吃?”

“……”

小团子点了点头,踮着脚尖将手里的蛋糕举得更高了些。

秦明眉峰微挑,张口将那一小块蛋糕吃了下去,羽还真团子见他接受了好意,那双水汪汪的蓝色眸子顿时笑得弯弯的,一个转身,又要去搬剩余的草莓蛋糕。

小家伙不贪心,也乐于分享。生怕秦明不够吃,靠着自身小小的力量,一来一回将草莓蛋糕全搬到了秦明面前,望着小团子努力的身影,这一刻,秦明觉得内心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瞬间融化了。

 

04

羽还真团子乖巧爱笑,看着那一张肉圆的小脸,甜甜的笑容,很容易让人心生喜欢。随着相处时日渐长,秦明对小团子也是愈发的宠爱。

秦明为羽还真团子配备了一套迷你小房子,日常所需的家居用品,里面应有尽有,到后来,秦明甚至为小团子制作了一套小餐具,好等小团子可以在餐桌上和他一起用餐。

这一日,一大一小正在愉快用餐,这时羽还真团子突然丢开了手中的苹果块,小跑到一碟香辣小龙虾面前。

颜色红火的小龙虾惹起了羽还真团子的好奇,小身子趴在碟子边沿,小手指敲了敲小龙虾坚硬的外壳,一脸非常想要尝尝的样子。

望着羽还真团子嘴馋的样子,秦明依旧不为所动,小团子见他没有反应,干脆将两只小龙虾拖了下来,吭哧吭哧地努力往回搬。

眼看快要回到小餐具那边,一直在认真用餐的秦明冷不防将小龙虾夹了起来,悬在小团子面前:“你不能吃这个。”

羽还真团子一听不能吃,小脸马上皱成一团,仰头看着秦明,水汪汪的眼睛满是委屈,只是秦明仍是无动于衷,任由小团子扯住他袖口哀求,直至听见嘤嘤嘤的哭泣声,他才向小团子投去一眼。

“真想吃?”

“……”

小团子立马擦干眼泪点了点头,往秦明面前小跑几步,仰头张开了小嘴。

这是还真团子第一次主动求投喂,秦明沉默片刻,放下碗筷回房间拿来手套和镊子。

秦明将镊子拿在手里,不一会就将几只小龙虾轻松剖开,肉被切成适合小团子能吃的大小,整齐摆放在另一个盘子上,盘子边沿坐着的是一直在看着秦明忙活,吧嗒吧嗒流口水的羽还真团子。

小团子咬下一口肉,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忙将手里的肉块三几下吃完又伸手去拿新的一块,在连吃几块之后,被辣得频频吐小舌头。

一脸小吃货的模样让秦明不禁摇头,忖思就纵容小家伙这一次吧。但他没想到,这香辣可口的小龙虾在后来竟给他带来好一阵忙乱。

 

羽还真团子的小窝在秦明房间的床头桌子上,这一晚,小团子在小被窝里翻来覆去,迟迟不睡,不时夹带着微弱的呜咽声。

秦明向来浅眠,在听见羽还真团子的动静后伸手将台灯打亮,只见小团子蜷缩着身子,小脸皱成一团,看上去难受极了。

秦明伸手向羽还真团子身子探去,略高的体温从指腹传来,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小家伙应该是发烧了。

秦明取来了体温计给羽还真团子探了体温,一看上面的度数,小团子果然是发烧了。只是人类的药物不一定适合小团子服用,为了保险起见,秦明决定用物理降温的方法让小团子退烧。

温热的毛巾反复擦拭身体,在秦明的努力下,羽还真团子的体温终于降了下来,等到意识清醒时,已经懂得向秦明撒娇求抱抱了。

望着羽还真团子软软的眼神,秦明没有言语,捏起小被子一角为小团子盖得严严密密。

“以后不许再吃小龙虾。”

“……”

小团子一听,小眉头蹙了起来,迟迟不点头答应。

倔强的眼神夹带着一丝乞求,然而秦明没有心软,经过这一次生病,他是铁了心不再让小团子吃小龙虾了。

香辣的味道的确能刺激味蕾让人食欲大增,在一开始他只思虑过羽还真团子能否受得了辣,但没想过,味蕾在满足过后,小团子会因此生起病来。

秦明刻意不看羽还真团子乞求的眼神,将小毛巾和盆子收拾后走出了房间,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小团子嘴巴一扁,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回想着秦明刚才情绪不佳的样子,羽还真团子认为秦明是生气了,但又不知道秦明在生什么气,只隐约知道跟自己有关,一时间心里竟有些害怕,害怕秦明就这样不再回来。

小团子小声哭了有好一会,仍是不见秦明回来,在担忧的重压下,最终大哭出声。

羽还真团子用小被子蒙着头哭得一抽一抽的,哭得正伤心时,被子冷不防从上方被人抽走,接着,小脸蛋的泪痕被轻柔擦去。

“你在哭什么。”

“……”

“没有那么可怜。”

听着秦明安慰的话语,羽还真团子的伤心算是消去了大半,抬起小屁股默默挪到床边,然后抱住了他的手指。

那小模样分明是不愿秦明离开,只是,秦明又岂会不知。

手指被拥抱的力量虽微小,但温暖而坚定,仿佛在用尽全身力量,将他紧紧抱住。

 

05

在经历过生病一事之后,羽还真团子对秦明变得黏乎起来。

休息日在家的时候,秦明不管走到哪里,小团子就跟到哪里,到后来,小团子甚至吵着要跟秦明出门上班。

秦明心里明白,这是生病后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时日稍长就会慢慢消失。

只不过,粘人的情况是消失了,但小团子每晚都要等秦明回家。不管困意有多浓郁,小团子要看到他回来才愿睡去。

这一日龙番市又迎来新的案子,不出意料,秦明又忙乎到大半夜回家。

大门一开,玄关的灯还没来得及打亮,秦明便听见了一道微弱的呜咽声,嘤嘤嘤的哭声仿佛在告诉他,家里的小团子正在难过。

羽还真团子坐在秦明平日剪裁缝纫的工作桌上,抱着小睡衣哭得一抽一抽的,看样子似乎不是在为他的晚归而伤心。

只是,那小模样哭得怪可怜的,看得秦明微微皱起了眉心。

“怎么了。”

“……”

一听见秦明的声音,羽还真团子顾不上擦干眼泪,忙走到他跟前将手里的小睡衣举了起来,秦明接过一看,原来是衣服下摆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秦明拿着小睡衣,淡淡扫了四周一眼。发现原先摆放好的工具区被闹得一塌糊涂,不用问也知道,小团子在等待的时候无聊了,把这儿当成了游乐园,衣服估计就是在那时不小心划破的。

秦明收回目光,拿过一边的小毯子盖在羽还真团子身上,然后拿过桌上的针线将划破的小睡衣一针一线缝补起来。小团子或许是因为好奇,在擦干眼泪后乖巧地坐在秦明跟前,看秦明动作细致地将衣服缝补。

衣服划开的口子并不大,很快,秦明就缝好了。当衣服重新穿回身上时,小团子忽然眼睛一亮,跑到一堆小衣服半成品里,将其中一件衣服举高高。

那眼神仿佛在问:这些小衣服都是做给我的吗?

在羽还真团子期待的眼神中,秦明微微挑眉,然后点了点头,心想这贪吃爱哭的小团子终于知道身上穿的衣服是哪儿来的了。

但他没想到,小团子却因为他这个举动感到非常开心。

一下子高兴得扑倒在衣服堆里,一会又跑过来抱住秦明的手指亲了亲,乐得眼睛眯得弯弯的,连秦明也被感染了情绪,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06

在宠羽还真团子的路上,秦明就这样不知不觉越走越远。

平日在局子闲着没事就翻翻杂志,看看有什么东西合适买给小团子的,那副上心的模样,直让林涛和大宝啧啧称奇。

“我说,老秦最近是不是有点反常?”

“何止是反常!你看看他最近手里拿着的都是些什么杂志,都快不是我们认识的秦明了。”

“……那你说,这是一个怎样的老秦?”

面对着大宝同志抛来的难题,林队长一脸深沉,他表示,他形容不来。

估计他也不会知道,秦科长家里养了个宝贝团子吧。

 
评论(14)
热度(123)
© 今天开始萌CP | Powered by LOFTER